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

穿越之被原主扯过来救她爹

作者:姿雅淡香 | 都市异能

收藏

  【再次穿越爽文 种地文 大权独揽】大女主,靠自己的努力在什么都也没的时代里,努力不适应、赚钱,不惧风雨流言,闯出都属于自己的一片小天地。只凭自己自身喜好,快意人生。也没极品亲戚,仅有矜矜业业、脚踏实地跟随女主发大财致富之路,过上好生活的很老实百姓。女主一门心思只想赚钱和也可以享受人生,爱情线少,也没权谋斗争。许烟万万想不到没想起,自己而已在梦里答应下来要救孩子,都能莫名其妙地再次穿越。回这无名的时空,顶着一个又懒又胖的身子,吃不香睡好,除了没完没了的琐事。一门心思我以为只要你把人救了,就也可以回自己非常舒适洒脱的世界。九牛二虎之力心思把人救好了,还热心地帮他们找到了更好的许烟惬意地躺在床上刷微博,点开热搜榜上一条名为:“年少时,最想抹去的瞬间”的热搜。。

穿越之被原主扯过来救她爹_第八章会做生意的老板

    并且钱要花回去,品尝到好处了,才更有赚钱的动力。两人买了面粉和粗米各十斤,怕买太多提不动。没想起才20斤,许烟都提不动,最好是但是落在许文水的肩上。许烟算着除了时间,又去了杂货店,买了四人量新毛巾、熟蜜香粉牙膏、冲澡用的桂花胰子、皂角、木牙刷、两人买了面粉和粗米各十斤,怕买太多提不动。没想到才20斤,许烟都提不动,最好还是落在许文水的肩上。。...

    而且钱要花出去,尝到好处了,才更有挣钱的动力。

    两人买了面粉和粗米各十斤,怕买太多提不动。没想到才20斤,许烟都提不动,最好还是落在许文水的肩上。

    许烟算着还有时间,又去了杂货店,买了四人量新毛巾、熟蜜香粉牙膏、洗澡用的桂花胰子、皂角、木牙刷、油纸袋等等。

    许文水看着都觉得肉疼。听到许烟说,这笔意外之财,不用掉一些,会有霉运,许文水也听说过这样的说话,于是退到门口等着许烟,来个眼不看为净来安慰自己。

    许烟买了洗簌用品,觉得还不够,又去成衣铺,靠着记忆给店家笔划出他们的大致身高和体宽,反正都有腰带可以调节。

    许烟先打听了一下物价:

    一套粗衣150文、一套粗布100文;

    麻衣200文、麻布150文;

    缎衣300文、缎布250文;

    绸衣450文、绸布380文。

    6岁以下小孩的除外,越小越贵。

    许烟算了一下,决定麻、缎、绸三种布料各一人一套,夏秋装,每人共三套。

    想了想决定给阿爷和阿奶和小叔三姑,四人各买一套缎布的成衣。许烟觉得不给他们买的话,许文水是不敢穿的,二来可以直接堵住他们的嘴。

    家虽然分了,但血缘分不掉。

    最后一口气买了16套成衣。

    许烟看着面前这一大堆东西,有点头疼,怎么带回去啊,许文水撑着拐杖也没办法拿。

    店家眼力好,主动提出在傍晚收店后,给她免费送货上门。

    许烟自然乐见其成,爽快地付了钱,一共5000文。许烟拿了五两白银给他。

    店家少见这样大方的人,也回送了一套缎布,说是想跟她结个善缘。

    许烟真心感叹,这里的人都太会做生意了。刚刚的大夫也是,就连书馆的小二都没有以势待人。

    嗯,这样逛街,多开心呀,哈哈哈哈哈。

    许文水在门口看着许烟空着双手,满面春风地出来,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许烟:“爹爹,我们去买油吧,买完就可以回家啦。”

    许文水把面粉和粗米挂在肩上,拄着拐杖往肉摊走去。

    许烟看着许文水都伤成这样了,还要提着东西,心里除了心疼,还有点恨自己的身体太胖又不中用。

    许烟拿出一粒麻醉丸,追上许文水:“爹爹,先吃一个药丸吧。”

    许文水摇头:“爹爹还能坚持,不用吃。”

    许烟佯装生气:“爹爹!”

    许文水立刻停下:“好好好,我吃!”

    啊,真的是,非要我演戏。我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哈哈。

    许烟露笑脸:“爹爹真棒。”

    说的反倒让许文水有些不好意思了。

    许烟看了好几家肉摊,都没有看到肥膘。

    最后站在一家老板看着比较面善的摊贩前,挑了3斤八两五花肉、2斤瘦肉、两条大骨头,还有1斤两层肉给阿奶家的。

    许烟在老板算钱时,开口问:“大哥,你家还有肥膘吗?”

    每个老板面对大客户时,态度都会非常好:“今天的卖完了,你要多少?我给你留着,姑娘可以明天过来拿。”

    许烟:“我需要20斤,今天有办法弄到吗?”

    老板听到这个量,眼睛放大:“姑娘在等等,帮我看一下摊子,我去问问看。”

    许烟欣然答应:“好的,麻烦老板了。”

    许烟等了大概半刻钟,老板就拿着一大包用大扇叶裹着的大肥膘回来:“姑娘,这里只有18斤,要吗?”

    许烟:“够了够了,谢谢老板,多少钱?”

    老板开始算:“肥膘30文一斤、三层肉25文一斤、一层肉15文,瘦肉10文一斤,一共是670文钱。骨头就送你们啦。”

    许烟给他700文:“真的感谢大哥帮我们找到肥膘,辛苦大哥啦。”

    老板喜笑颜开,看到她们一个胖、一个伤,主动提出帮他们提到镇门口。

    许烟就猜到他会帮忙,才会多给钱的。

    到了镇门口,果然看到早上的牛夫还在等着,看到他们,赶紧跑过来把许文水肩上的面粉和粗米接过去。

    回程又是只有他们两个人,但是多了很多东西,许烟看着就觉得心满意足。

    许文水因为麻醉的副作用,一坐上牛车就趴在粗米上睡着了。

    许烟拖着这身肥肉,奔波了一整天,也累的够呛,心里担心车上的东西,一直不敢闭眼。但是坐在牛车上,颠着、颠着也睡着了。

    回到关山村,太阳都变成金黄色了。许烟闻到了鱼腥味,吓了一哆嗦,就彻底醒了。醒了第一时间检查车上的东西,发现一点也不少,才终于送了一口气。

    许烟看到就快到村口了,于是给了车夫5文钱,请他直接送他们到家门口。

    下车时,车夫也热心地帮他们把东西搬进屋里。

    许烟和许文水在车上睡了一觉,精神已经回来了一半,许文水麻利地切好了猪肉,和面做面条,一会功夫,就炒弄出了两大盘纯肉和一碗汤粉。

    这速度快的让许烟赞叹不已。

    没事的魅力就是大啊。

    许烟细嚼慢咽地吃了五分饱,放下筷子开始跟许文水说:“爹爹,今天大夫跟我说,他想吃炸鱼块。我答应他了,明天就给他带过去。爹爹,你会做炸鱼块吗?”

    许文水迷茫地摇头:“用鱼做的吗?”

    许烟点头:“应该是的。”

    许文水不知所措地说了一句:“烟儿会做?”

    许烟:“要试过才知道。”

    许文水懵了:“啊?”

    许烟好难,还要揣着明白装糊涂:“炸鱼块,应该就是把鱼切成一块块,用油去炸。”

    许文水声音一下放大:“用油去炸?要用多少油?”

    许烟耐心安抚他:“他给了我们1000两白银呐,吃我们一点点肉,不过分吧?”

    许文水头、手并:“不过分,不过分。那就用炸去炸吧,他要多少都可以。”

    许烟:“那爹爹等等把猪油洗干净,我拿猪肉去给奶,随便叫小叔帮我们抓几条鱼,爹爹从现在起,都不能下鱼塘了,知道吗?”

    许文水:“好。”

    许烟刚走出厨房,就看到成衣铺的老板刚好下马车。

    老板看到她热情大叫:“许姑娘,太抱歉了,现在才给你送过来。”

    许烟也客客气气地:“哪里哪里,是我们耽误你的时间了。”

    两人客气一番,就快速动手拿东西房屋里搬。

    许文水听到动静,拄着拐杖出来,又被惊吓到了。

    等送完了老板,许文水才开口:“烟儿,怎么买这么多啊,一人一套就可以穿好几年,这些都可以穿好几十年啦。”连‘浪费’二字都要拐着弯说,哈哈。

    许烟:“爹爹,我们现在有钱了,买的起,就是要吃好穿好,不然那么辛苦挣钱是为了干啥?不就是为了过上好日子嘛。”说完觉得药效不够猛,再来点猛的:“爹爹,这只是开始,以后我们会赚得更多,买得更多,我还要盖大房子给爹爹和娘亲住。”

    许烟说完,就拿起猪肉往阿奶家走。让许文水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