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蚀骨情深:前妻太抢手

作者:福小西 | 人文历史

收藏

  许桐歆爱他如命,他却为了别的女人虐她伤她,漠视她付出过的一切一切……等他回过头来,她了是人中之凤,遥不可以及。ABN国际医学最高贡献奖是医学领域最高的荣耀,四年一届。。

第30章 刀口撕扯复发_蚀骨情深:前妻太抢手_ 许桐歆, 傅泽西

    “桐歆,你回去的正好,赶快帮我下楼一劝斯洛。”许桐歆刚回傅家老宅,沈如月就脸色惨白急急忙忙拉着她的手,要她下楼前去傅斯洛的卧室。而已没走在楼梯,非常清晰可听卧室的傅许桐歆刚回到傅家老宅,沈如月就脸色苍白急匆匆拉着她的手,要她上楼前往傅泽西的卧室。。...

    “桐歆,你回来的正好,赶紧帮我上楼劝劝泽西。”

    许桐歆刚回到傅家老宅,沈如月就脸色苍白急匆匆拉着她的手,要她上楼前往傅泽西的卧室。

    只是刚走在楼梯,清晰可听卧室的傅泽西正在发脾气。

    且在砸东西。

    明明距离他们约定好和平相处才过去五个小时都没有,他又变卦了。

    许桐歆深吸一口气,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态面对情绪反复的傅泽西,总觉得这样的他好陌生,让人捉摸不透。

    吱呀!

    砰!

    刚打开门,厚重的水杯砸在了许桐歆的额头上,砸伤之处瞬间淤青红肿。

    她捂着自己的额头,任何剧痛,看向全身散发寒气的傅泽西,低声说道:“傅少爷,你又在闹什么,我们之前不是说好要和平相处,这才过去几个小时而已,你又来这么一出,让我怎么帮你跟林同学打掩护?”

    “呵!”傅泽西眸子阴冷嗜血,速度极其之快来到许桐歆的面前,修长的手指用力掐着她的脖颈,愤怒低吼:“我差点就上了你这心机女人的当,你用哪只手推的雨馨?”

    “???”

    许桐歆完全懵圈状态,她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

    傅泽西抬起她的左手:“这只手?”

    又抬起她的右手:“还是这只手?”

    语气瞬间变得阴冷,全身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两只都是?”

    “泽西,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我根本没推过林雨馨,反倒是她怒目扇我巴掌,我根本就……”

    啪啦一声。

    许桐歆的左脸又狠狠地受了一巴掌,力度非常之大,嘴角渗出一层血啧,痛的泪水顺着眼角落下。

    一天之内,她的左脸被傅泽西和林雨馨各扇了一巴掌。

    心底,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

    “真没想到,京华大学的学霸竟然人前一套人后又是一套,卑鄙无耻!”

    “不是的,我没有,我真的没有,都是林雨馨先……”

    “够了,你可以滚了!”

    傅泽西冷漠转过身回到床上躺好,大概是刚才动怒的原因,头脑有点发晕。

    许桐歆看着地上被砸成乱七八糟的装饰,目光落在被推倒的茶几,旁侧是一口未动的白粥小菜和药片。

    看到这,她赶忙重新拿了一副药,倒了杯白开水。

    “泽西,身体要紧,先吃药。”

    “滚,我不需要!”

    傅泽西随手一抬一推,药片洒落一地。

    许桐歆赶紧蹲在地上将洒落的药片一颗颗捡起。

    傅泽西看着许桐歆默不吭声的样子,心里更加来气,“你是耳聋了吗,我让你滚,听不懂人话?”

    许桐歆没回应,继续捡着地上散落的药片。

    一颗没少,全都捡起来放置在掌心,再次展开在傅泽西面前,他一样将药片推开散落一地。

    这一次,许桐歆重复刚才的动作,默默地把药片捡起,执着的样子令傅泽西很烦躁郁闷,他靠在床头,真想剖开许桐歆的脑子看一看,在医学上造诣如此深厚的学霸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今天我的确跟林同学见面了,她当时质问我是否喜欢你。”

    许桐歆站在床边看着傅泽西,语气非常轻,样子很平静。

    “只是这样?”傅泽西眼神冷厉。

    许桐歆微微摇头,说道:“她还让我跟你离婚。”

    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想跟她离婚?

    “呵……”傅泽西冷笑,冰冷至极:“如果我说要跟你离婚,你舍得扯离婚证?”

    “不会,我不会离开傅家,更加不会离婚,除非我死。”许桐歆说的斩钉截铁,看着傅泽西的目光坚定无比。

    好巧不巧,她新买的手机响起,铃声大声的有点刺耳。

    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无声叹口气说道:“是林同学的来电,你接还是我接?”

    “拿来!”

    上一秒还对许桐歆怒目相对的人,下一秒傅泽西便眼神温柔,语气甜腻,哄着电话那头伤心哭泣的林雨馨。

    脑海里不禁回想起许桐歆之前说的话。

    他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确枉为男人。

    凡事都受限于亲生父亲,活着也谈不上真正的自由 。

    这一次,他很快结束了通话。

    许桐歆没有受到半点影响,坐在沙发上认真翻阅着最新药物项目的具体内容,安静又专注。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各做各的事。

    佣人很快就上来打扫卫生,把原本乱糟糟的房间变得整齐清洁,连房间里的空气都舒畅许多。

    夜里,许桐歆蜷缩在沙发上,安静的入睡。

    大床上,傅泽西看着她的背影,眉头一皱,心情极度不爽。

    兴许是之前动作幅度太大,扯到了伤口,原本已经在恢复的伤口被撕裂,疼痛让他很难入眠,仿若锥心痛,痛到无法呼吸。

    他在床上挣扎了好长时间,在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熟睡中的许桐歆猛然惊醒。

    快步跑到傅泽西的面前,伸手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滚烫令她眉心紧促。

    发热等于伤口恶化,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傅泽西一辈子都得在床上度过。

    慌乱中,迷迷糊糊的傅泽西紧紧地拽着她的手腕,气息虚弱恳求:“救我,一定要救我!”

    “嗯。”

    许桐歆拨打了120,又忙着去洗手间拿来毛巾装上冰块敷在他的额头上,又从医药箱里面翻出医用酒精替他擦身。

    这一次,她只顾着降温,任何杂念都没有,专心致志用酒精给傅泽西擦身。

    忙了好一会儿,她的额头渗出一层薄汗,顾不得擦拭,又用手去探傅泽西额头上的温度,很明显感觉得出要比刚才稍微降低一些。

    “是不是泽西出什么事了?”

    沈如月心急跑进卧室,看着在床上虚弱苍白的傅泽西之时,差点没吓得晕过去。

    她紧握着傅泽西的手,心急哭了起来:“宝贝儿子,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我和你爸可就指望着你能把傅氏家业在进一步巩固和扩大啊。”

    “妈……泽西的情况比刚才要乐观许多,初步估计是伤口发炎引起的高烧,已经做了降温措施,应该没什么大碍!”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