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蚀骨情深:前妻太抢手

作者:福小西 | 人文历史

收藏

  许桐歆爱他如命,他却为了别的女人虐她伤她,漠视她付出过的一切一切……等他回过头来,她了是人中之凤,遥不可以及。ABN国际医学最高贡献奖是医学领域最高的荣耀,四年一届。。

第27章 帮傅泽西擦身_蚀骨情深:前妻太抢手_ 许桐歆, 傅泽西

    “泽西醒了?”傅世琰看着走向客厅的许桐歆沉着嗓子开口。许桐歆微微点头:“爸,是的。”“你这丫头可真是奇怪,不管泽西怎么打你骂你,你都不还手,反而为了泽西献了那么多血,连自己的...

    “泽西醒了?”

    傅世琰看着走向客厅的许桐歆沉着嗓子开口。

    许桐歆微微点头:“爸,是的。”

    “你这丫头可真是奇怪,不管泽西怎么打你骂你,你都不还手,反而为了泽西献了那么多血,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沈如月看许桐歆的眼神比之前要和善许多,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如此娇弱的一个女孩,在生命面前可以这般勇敢。

    许桐歆脸颊瞬间绯红,细声细语道:“妈,我身为一名医学生,职责就是要救世济人,为泽西献血是我该做的事。”

    “那得让你们校长给你颁奖才行。”沈如月温柔笑了起来,也有心情开玩笑了。

    “医者仁心,这是每个医学生该具备的基本条件,桐歆在医学方面有很高的成就,她要救的可不是泽西一个人的命,而是成千上万,甚至是百万人的性命。”傅世琰派人查清了许桐歆的底细,也知道了许桐歆在医学方面的厉害,特别是她现在研发的药物项目,更是各大药业争着要生产的药物。

    傅氏集团也一样,也需要争取这个宝贵的机会。

    他真不知道傅泽西这是走了哪门子的好运,能够把许桐歆这么好的女孩娶回家。

    许氏夫妇更是瞎了眼,不知道好好栽培许桐歆这么好的苗子。

    他也知道,许桐歆是一个非常自立的女孩。

    学费都是靠自己打工而得,生活费更是如此。

    成年之后,再也没从许氏夫妇手里要过一分钱。

    这般优秀的儿媳妇,他简直一百二十分满意。

    “爸,您过奖了,我做的不过是普通人也都要做的事情而已。”许桐歆有些不太适应被傅家人夸赞,脸颊更加红了,小手揪在一起,低声说:“妈,泽西还在恢复期,需要吃流食,厨房的粥煮好了吗,我等下端上去给他吃,吃完就得吃药。”

    “粥煮好了,我这就让阿姨去准备。”沈如月笑眯眯的站起身,说话间人已经往厨房走去。

    人一走。

    傅世琰便开口:“桐歆,你做的非常好,继续努力,我想泽西很快就会发现你身上的优点,更加会发现你有趣的灵魂,而这些恰巧是林雨馨所没有的东西,你要自信一些。”

    有趣的灵魂?

    许桐歆还是第一次被这样表扬,总觉得怪怪的,具体哪里怪,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她顺从的点头:“好,我会加油。”

    傅世琰满意的点头,望着许桐歆的眼神满是笑意。

    “桐歆,这是白粥和小菜,你端上去给泽西吃,如果他不肯吃的话,你就跟他说,不吃就等于林雨馨没命,我看他还吃不吃。”沈如月已经开始把许桐歆当自己人对待,说话的语气都很温和,满脸都是笑意。

    “好,我会的。”

    许桐歆接过托盘端着上楼。

    沈如月看着她的背影,不禁叹了口气,说道:“这丫头长得也挺俊俏,一点都不输林雨馨,就是性子太慢热,做事太成熟,少了点人间烟火的人气。”

    “怎么,不反对我的选择了?”傅世琰淡然笑着。

    “我老公的眼光真不赖,若是以后泽西跟桐歆能够好好相处,给我生个大胖孙子,那我就满足了。”傅泽西和许桐歆那边关系还没好起来,沈如月这边就已经开始傅家的新生命出生了。

    傅世琰只是笑,心里也很期待许桐歆和傅泽西结合生出来的宝宝。

    他们俩的基金组配,生出来的宝宝一定很机灵聪明。

    *

    卧室内。

    傅泽西正无聊想法子怎么灭了许桐歆的心之时,许桐歆推开门端着食物朝他走来。

    他立马沉下脸来,语气冷漠道:“滚,我不吃。”

    闻言,许桐歆微微一怔,而后将托盘上的食物放置在茶几上,回头看着像是小孩子耍脾气的傅泽西,低声说道:“傅泽西,拜托你好好说话,你年纪可比我大,做出来的事,说出来的话却不如三岁小孩。”

    “我说,滚,听不懂?”看着许桐歆义正言辞的脸,他心里暴躁又郁闷。

    “和平相处,假装恩爱,再获得自由和心爱的女人恩爱快乐,这么简单又容易的事,你应该不会做不到吧?”

    这话一出,傅泽西震惊瞪大双眼。

    冷厉的眸子死死地盯着许桐歆,忽然就对这个女人刮目相看。

    她不是蠢钝笨,而是聪明过人。

    “吃饭吧,早点恢复身体,早点和你心爱的女人团聚。”许桐歆站在原地,看着傅泽西起身走到沙发上坐下,一口一口将一大碗白粥吃完。

    且,毫无怨言吞下一把药,继续回床上躺着休息。

    正如许桐歆提议的那样,傅泽西没再找她麻烦,也没再反抗,像是默然接受了一样,和她和平相处。

    傅泽西被人打的脾脏破裂大出血,手术非常成功,但不适合大动肝火,需要卧床休息。

    自然而然,许桐歆成了照顾他的贴身佣人。

    许桐歆本是医学生,护理这方面手法很好,细节做的很到位。

    只是,擦身这种事,让她很为难。

    “喂,好了没有,我都快痒死了,赶紧出来替我擦身!”

    “你是想痒死我是不是!”

    许桐歆还在浴室里接热水,外面床上躺着的傅泽西就大声嚷着,从他语气里的不耐烦可以听得出,是真的很痒。

    许桐歆赶忙端着水盆走出去,一边拧干热毛巾一边说:“是你自己擦还是我帮你擦?”

    “你不也说了,我是主,你是仆人,还用问?”

    “哦,我知道了。”

    许桐歆深吸一口气,跪在床边开始帮傅泽西擦两个手臂,她擦的速度非常慢,像是乌龟一样,热热痒痒的感觉让傅泽西更加不舒服。

    他没好气的说:“亏你还是医学生,擦身这种小事都做不好!”

    “要不,你自己擦?”

    “凭什么,给我继续擦!”

    许桐歆心脏都跳到嗓子眼了,不敢直视傅泽西的眼睛,只能屏息继续擦拭手臂以外的部位。

    也就是,肌肉线条结实的胸。

    她咽了咽口水,用了好大力气才装作若无其事擦拭着傅泽西的胸肌。

    一下一下又一下,哪怕是隔着热毛巾,似乎都能感受到肌肉纹理的结实。

    突然,她的手腕被握着,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倒在了结实的胸膛上。

    “唔……”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