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蚀骨情深:前妻太抢手

作者:福小西 | 人文历史

收藏

  许桐歆爱他如命,他却为了别的女人虐她伤她,漠视她付出过的一切一切……等他回过头来,她了是人中之凤,遥不可以及。ABN国际医学最高贡献奖是医学领域最高的荣耀,四年一届。。

第23章 差点连命都没了_蚀骨情深:前妻太抢手_ 许桐歆, 傅泽西

    “姑娘,你说什么蠢话呢,人体要不然次性抽掉400cc以上的血液但是能要了你的命!”急救护士真的是很难为,眼前站着的但是傅家夫人,要不然开罪了这个贵夫人,她怕是在人傅家在京市的实力可是能一手遮天。。...

    “姑娘,你说什么傻话呢,人体要是一次性抽掉400cc以上的血液可是会要了你的命!”

    急救护士真的是很为难,眼前站着的可是傅家夫人,要是得罪了这个贵夫人,她怕是在人民医院没办法混下去了。

    傅家在京市的实力可是能一手遮天。

    “你这护士怎么磨磨唧唧不办事,再等下去我儿子都要没血死了!”

    “我儿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非要了你们的命不可。”

    沈如月非常不悦,看着护士的眼神很凶,像是活生生吞了她们一样。

    许桐歆再次开口:“护士姐姐,没关系,继续抽我的血吧,我是医学生,等会安排给我输生理盐水和胶体液就好了,我休息一会就能恢复。”

    “你这孩子真的是……”

    护士架不住许桐歆和沈如月的逼迫,只好让血站的同事继续从许桐歆身上抽血。

    不过,再次之前她先让许桐歆和沈如月写了个证明,以免后面被污蔑成医疗事故。

    血抽到750cc的时候,许桐歆就出现了头晕乏力的症状,唇色发白的苍白样子把抽血的护士给吓到了。

    许桐歆忍着不适,艰难开口:“继续抽,我没事。”

    护士于心不忍,最后没抽满800cc就结束了,当许桐歆站起身准备千万手术室的时候,眼前一黑昏迷过去。

    “许小姐……”

    *

    许桐歆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天黑。

    她非常艰难睁开眼睛,入眼是围在床边的许家人,还有一脸担忧的程慕阳。

    “桐歆,你终于醒啦。”

    “桐歆,你这傻丫头,自己都是医学生,怎么还能一次献那么多血呢,真的是……”

    前一句来自程慕阳,后一句来自张春花。

    很显然,张春花不是为了关心许桐歆才说这么一句好话,而是为下一句话做铺垫。

    张春花怒目说道:“他们也太过分了,竟然不顾你的生死让你一次性抽这么多血,我得找他们讨个公道。”

    许桐歆心里非常清楚,张春花口中的公道无非和钱有关。

    此时,这一切她都不在乎。

    她撑着手要坐起身,程慕阳立马按住她的肩膀,劝道:“桐歆,你先别动,好好躺着。”

    “我……”

    她想第一时间知道傅泽西的身体情况,想去看看他到底伤到那里了,为什么会大出血。

    但话说到一边她又收回了。

    程慕阳应该还不知道她和傅泽西的关系,不然以他的性格不会不提起。

    她有气无力说道:“慕阳师兄,我有话跟我妈妈说,你能不能先回避一下?”

    程慕阳犹豫了一下,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走出病房。

    张春花小声问道:“我看你那个师兄对你挺上心,该不会是喜欢你吧?”

    “妈,您别乱说,他只是我的同门师兄而已,我们也仅仅是师兄妹之情。”许桐歆第一时间撇清自己和程慕阳的关系,生怕会被误解。

    “我看那小子长得挺标致,看你的眼神又那么在乎,我还以为他喜欢你呢。”张春花看着门口笑了笑,接着又说道:“不过,我看这小子和泽西没得比,你可给我记住了,你现在是傅家的少奶奶,可不能在外面拈花惹草,得给我把少奶奶这个位置坐稳了,我和你爸还有你哥就靠你了!”

    “妈,泽西怎么样了?”话一说多,许桐歆就觉得头晕。

    “死不了。”张春花不爽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傅少爷真是不嫌命大,竟然为了同一个女人差点没命了两次。”

    “同一个女人?”

    “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有多漂亮,竟然可以让堂堂傅家少爷为她差点没了两次命,我听说上次傅少爷肝脏破裂就是为了那个女人被小混混给追着砍杀,幸亏他命大遇见了你,不然就真的死翘翘了。”

    听完事情的原委,许桐歆瞬间捂住自己上次捐肝开刀的伤口。

    傅泽西啊傅泽西,竟然为了林雨馨真的可以连命都不要。

    张春花继续说道:“这一次,据说上次的混混又闹事了,傅少爷单枪匹马跟人家对战,被其中一个混混捅了一刀,当场失血过多昏迷,送来医院的时候就是剩最后一口气,也还是多亏了你,不然再次死翘翘。”

    “嗯,我知道了。”

    许桐歆缓缓地闭上眼睛,心脏刺痛不已。

    这时,傅世琰跟沈如月出现了。

    张春花立马扑上去,佯装心痛的哭着说:“亲家公亲家母,你们总算来了,我们家桐歆好可怜啊,竟然为了傅少爷献了那么多血,差点连命都没了。”

    “少在这里装可怜了,别忘了当初是你跟你老公硬要把桐歆塞进傅家当少奶奶,说什么可以当移动的肝源和血库,这么快就忘了?”

    沈如月嫌弃的瞪着张春花,脸上是愤恨的表情。

    “那……那也不能往死里抽血啊,你家儿子的命是命,我女儿的命不是命啊!”张春花自知理亏,但还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吼着,反正谁说话大声谁就胜利。

    “真无耻!”沈如月不愿多看张春花这种村妇一眼,冷哼看向一侧。

    “亲家母,你说的是自己无耻吧?”张春花在吵架这一方面可是行家,无论沈如月说什么难题的话,她都能对答如流。

    “……”

    沈如月属于冷暴力闭嘴,冷哼不与回答。

    “好了,都别说了。”傅世琰淡然开口,表情严肃冷厉看着张春花,淡漠开口:“许太太,说吧,这一次你们打算要多少钱。”

    张春花目的一达到,立马笑着说:“也不用太多,只要……”

    她的话还没说完,许国锋立马上前拉住她的手,并制止道:“春花,你在瞎说什么呢。”

    “老公,我也是想缓解一下我们现在的经济压力嘛,我都是为了我们家好的啦。”张春花说的很小声。

    许国锋瞪了她一眼,而后看向傅世琰说道:“傅老爷,女人说话鲁莽,您千万别放在心上,我们都是桐歆的家人,桐歆现在是傅家的少奶奶,大家都是亲人,谈钱伤感情。”

    傅世琰非常清楚许氏夫妇贪婪的脾性。

    他背着手,声音低沉道:“说吧,到底要多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