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蚀骨情深:前妻太抢手

作者:福小西 | 人文历史

收藏

  许桐歆爱他如命,他却为了别的女人虐她伤她,漠视她付出过的一切一切……等他回过头来,她了是人中之凤,遥不可以及。ABN国际医学最高贡献奖是医学领域最高的荣耀,四年一届。。

第18章 你睡床,我打地铺_蚀骨情深:前妻太抢手_ 许桐歆, 傅泽西

    傅泽西漠然看向站在门口听墙角的张春花,一脸轻蔑。漠然张口地说:“温度要正好35度,多曾一度,少曾一度都不行啊。”许桐歆呆住了。冲澡水曝露在空气中,所以很难始终能保持在35淡漠开口说道:“温度要刚好35度,多一度,少一度都不行。”。...

    傅泽西冷眼看向站在门口偷听的张春花,满脸不屑。

    淡漠开口说道:“温度要刚好35度,多一度,少一度都不行。”

    许桐歆呆住了。

    洗澡水暴露在空气中,应该很难一直保持在35度吧?

    这摆明是有意为难她。

    “好的,我这就去。”

    许桐歆没有拒绝,乖巧顺从去洗浴室放洗澡水。

    傅泽西看着走进浴室的那抹倩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还真是蠢钝如猪,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一点脑子都没有。

    她这种傻不拉几的表现,越看越烦躁。

    十分钟后。

    许桐歆从洗浴室出来,柔声说道:“泽西,洗澡水放好了。”

    “嗯。”

    傅泽西从床上起来,迈着大长腿走进洗浴室,伸手探了探水温,不满怒吼道:“你是不是猪,一点脑子都没有,这是我要的35度水吗?”

    “泽西,这个水温在三十度到四十度之间,没办法稳定在三十五度,你将就着洗吧。”许桐歆细声说着,不卑不亢。

    “废物,这点事都做不好,真不知道我爸到底吃了什么迷魂药,竟然会让你这种蠢笨的贱女人嫁进傅家,真是瞎了眼了!”傅泽西说的每一句话像是一根银针般扎在许桐歆的心坎上,但许桐歆没有反击,默默地站在一侧。

    不是她软弱,而是每次傅泽西咒骂她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就浮现他冒着大火救她的画面。

    如果当时他没有救她,她现在也不会嫁给他,且站在他面前。

    “诶,傅少爷,你说什么混账话呀!”

    突然,潜伏在外面已久的张春花冲了进来,吹胡子瞪眼看着傅泽西。

    许桐歆伸手拉了拉怒火冲天的张春花,劝说道:“妈,您先出去,这是我和泽西之间的事。”

    “桐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在许家以外的地方受委屈!”

    张春花将许桐歆护在身后,护犊子的表情倒是让许桐歆心里感到些许的温暖。

    但,许桐歆心里非常清楚,张春花之所以护着她,完全是因为不想许家的颜面被傅家踩在脚底下,不是真正因为疼她。

    “带上你的家人,现在就滚出去!”

    傅泽西烦躁的开口,没有半点耐性。

    “傅泽西,我是看在亲家公的面子上才喊你傅少爷,但我希望你搞清楚一点,我们家桐歆可是你的合法妻子,当时你危在旦夕,是她冒着生命危险切肝脏救你,你不但没有知恩图报,还要用如此恶劣的态度对桐歆,你的良心不会痛,肝总会痛吧?”

    张春花满脸愤怒,肉嘟嘟的手怒指着傅泽西的脸,声音提高几分:“刚才,你爸砸水杯的时候,她眼睛一眨不眨冲上去替你挡下,你不领情就算了,还要恶语相向,你觉得自己配当男人嘛?”

    许桐歆站在一侧,听着张春花数落傅泽西的话,心情异常复杂,眉心紧促。

    等下要是惹怒傅泽西的话,张春花他们会不会被赶出去啊?

    “呵呵。”傅泽西冷笑开口:“少在这里装伟大了,许桐歆为什么会切肝救我,难道不是你们为了还钱才骗她的吗?”

    “你!!!”

    张春花怒指着傅泽西,气得血压飙升。

    “妈,您消消气,我和泽西的事,还是我来处理吧。”许桐歆轻抚着张春花的后背,引导她缓慢的深呼吸,缓解愤怒的情绪。

    “桐歆,你就是太软弱了,男人有时候……”

    “妈,我已经是成年人,懂得怎么解决夫妻之间的事,您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许桐歆直接打断张春花唠叨的话,她不想张春花再责怪傅泽西,这样对她而言半点好处都没有,只会让傅泽西更厌恶她。

    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只会适得其反。

    张春花怒目瞪了傅泽西一眼,气呼呼离开房间。

    回归安静。

    许桐歆细声细语道:“泽西,我妈刚才说的话请你别放在心上,我代她向你道歉。”

    说着,她还真的九十度鞠躬。

    傅泽西眼神一沉,像是拎小鸡一样把她丢出洗浴室外面,关上门开始洗漱。

    许桐歆看着紧闭的门,无声中呼出一口气。

    至少,傅泽西不会再离开,而是妥协。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桐歆觉得自己等着等着都要睡着的时候,浴室的门开了。

    一道倾长的身影走了出来,像是故意诱惑她一般,傅泽西没有穿浴袍,只是围了条浴巾走出来,脖子上还有水滴往下流,顺着线条完美的肌肉往下。

    许桐歆听见自己的心跳声砰砰砰加速,呼吸急促,脸颊绯红。

    不得不承认,傅泽西的身材真的很完美,是个女人看了都会心动。

    察觉到她的灼热目光,傅泽西迈着强健有力的大长腿走到她面前,在她步步往后退的同时跟着紧逼,直到她靠在墙壁上才伸出手将她困在自己跟墙壁之间。

    壁咚了!

    许桐歆意识到自己被傅泽西壁咚的时候,脸颊像是被火烧了一样发烫,心脏砰砰砰直跳,呼吸紧促。

    如此近距离相处,她低垂着眼睑,不敢多看他一眼。

    傅泽西察觉到她发红的脸,不屑勾唇冷笑,凑到她耳边,轻佻开口:“你喜欢我?”

    这话一出,许桐歆瞬间惊呆的瞪大眼睛。

    她没有点头,也没有否认。

    只是她的神情已经给了傅泽西肯定的答案。

    傅泽西抬起手替她别好散落的发丝,可他望着她的眼神却比冰川还要冷。

    语气更是冷的会杀人。

    “记住了,哪怕这个世界上就剩下你一个女人,我也宁愿选择孤独终老。”话落,他修长的手指用力掐住许桐歆的脖颈,警告道:“别妄想我会因为时间而接纳你,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承认你的身份,我这辈子爱的人只有雨馨,傅少奶奶也只能是她,你不过是个小偷!”

    字字句句,像是锋利的匕首般,一刀刀无情插在许桐歆的心上,鲜血四溅。

    纤细的五指紧握成拳。

    用了好大力气才抬头迎上他轻佻的眼睛,声音很低很低,却很正气:“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你睡床,我打地铺。”

    “凭什么你觉得我会同意让你呆在这个房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