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蚀骨情深:前妻太抢手

作者:福小西 | 人文历史

收藏

  许桐歆爱他如命,他却为了别的女人虐她伤她,漠视她付出过的一切一切……等他回过头来,她了是人中之凤,遥不可以及。ABN国际医学最高贡献奖是医学领域最高的荣耀,四年一届。。

第15章 要求住下来的娘家人_蚀骨情深:前妻太抢手_ 许桐歆, 傅泽西

    “好,我明白了。”一切其要求,许桐歆都要选择接受,嘛说再说是她的事,许国锋无法可考。许国锋很不满意的点点头,缄默了两秒又说,“你也明白我们本来的房子银行抵押给银行了,之后许一切要求,许桐歆都会接受,反正说不说是她的事,许国锋无从考证。。...

    “好,我知道了。”

    一切要求,许桐歆都会接受,反正说不说是她的事,许国锋无从考证。

    许国锋很满意的点头,沉默了三秒又说,“你也知道我们原本的房子抵押给银行了,之前许氏资金危机面临清盘破产,房子也被银行收走了,可能这段时间得住在你这边。”

    “不……”不行两个字还没说完,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桐歆,家里有客人来?”

    说这句话的主人不是谁,正是傅世琰。

    许桐歆回头看清楚来人之时,脸上满是惊恐的表情。

    她条件反射站起身,细声细语道:“爸,您过来了。”

    “嗯。”

    傅世琰沉着脸走到沙发主位坐下,冷厉的眼神一看向许国锋,后者立马恭恭敬敬道:“亲家公,您来啦。”

    傅世琰微微点头,继而看向许桐歆问道:“泽西呢?”

    “他……他还在回来的路上。”

    “打他电话,让他现在就回来!”

    “好。”

    许桐歆默默的拿出手机再次拨通傅泽西的手机号码,心里祈祷着接电话的人不要是林雨馨,不然等下不知道如何向傅世琰交代。

    电话一接通,傅泽西冷漠的声音传来:“什么事?”

    许桐歆心虚看了傅世琰一眼,轻咳一声低声说道:“泽西,你回到哪里了,咱爸来南湾这边了。”

    “咱爸?是你爸还是我爸?”

    “你才回到半路啊,那路上小心,我和咱爸还有我爸妈跟哥等你回来一起吃饭。”

    傅泽西不得不承认,许桐歆的脑瓜子转的很快。

    他了然挂了电话,拿起西装外套便要离开。

    林雨馨一把抱住他的腰,吸鼻子撒娇道:“泽西,你要去哪里呀,不是说好陪我一起吃饭的嘛。”

    傅泽西转身低头亲了林雨馨的脸颊一口,柔声哄着:“乖,先自己吃饭,我赶回去看一下,我爸也过去了。”

    一听是傅世琰去了南湾别墅,林雨馨立马松开手。

    非常懂事道:“伯父去了别墅啊,要是被伯父知道我也住在那里得到话,会不会怎么样呀?”

    “我爸的暴脾气你也知道,这段时间我们尽量不要招惹他,不然再见面很难。”傅泽西试过一次反抗傅世琰,但结果非常不尽人意。

    赔了夫人又折兵。

    “泽西,那你先回去吧,我等你。”

    林雨馨非常懂事在傅泽西的嘴边亲了一口,亲自送他离开酒店的套房。

    房间门一关。

    她拿起茶几上的水杯砸在地上,嘟嘴瞪着碎了一地的玻璃碎片,眸地都是怨恨。

    属于她的一切,她绝对不会便宜半路杀出来的许桐歆。

    *

    南湾别墅。

    张春花在李红的帮助下准备了丰盛的一桌菜,看上去色香味俱全。

    傅世琰瞥了一眼空无一人的玄关处,不满道:“不是说回到半路,怎么比乌龟还要慢。”

    “年轻人嘛,有点别的事情需要处理也实属正常。”许国锋为了拉近和傅世琰的关系,隔空拍起了傅泽西的马屁,也不管有没有用,只管拍就是了。

    许桐歆站在一侧没说话,水灵的眼睛看了门口一眼,也不知道傅泽西舍不舍得放下林雨馨回来家里一趟。

    他若是不回来的话,她可能会招架不住。

    毕竟,许国锋刚才也表达了要住下来的意愿,没有傅泽西的同意,她不敢点头。

    临近开饭之前,傅泽西回来了。

    他冷着脸看着满客厅的人,不悦开口:“怎么一声不吭来了这么多人。”

    “你可是傅家少爷,说话能不能有点水准。”傅世琰劈头盖脸就来了这么一句。

    许桐歆站在一旁,看了傅泽西一眼,仅仅只是看了一眼,便立马收回视线。

    相处了几天,她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

    傅泽西和林雨馨也算是郎才女貌,彼此又相互喜欢对方,为什么傅世琰那么反对林雨馨跟傅泽西在一起?

    难道林雨馨以前做过什么见不到人的事?

    傅泽西回敬傅世琰冷漠一眼,单手抄进裤袋里,淡淡道:“这里是我家,那么多人突然造访,难道我没资格问一句?”

    “你的家还是你们的家?”傅世琰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傅泽西习惯了傅世琰怒目相对的样子,他都记不起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变得这么僵硬。

    “不管是我,还是我们,都不可能有她。”傅泽西不屑的瞥了许桐歆一眼,满眼都是嫌恶。

    “哼,看来你是非气死我不可!”傅世琰的脸色瞬间铁青。

    他怒目瞪着傅泽西,眼角余光瞥到茶几上有茶杯,速度非常快拿起茶杯朝着傅泽西砸了过去。

    许桐歆站的最近,心下一咯噔。

    “小心。”她惊呼出声。

    “唔……痛……”

    就在杯子朝着傅泽西砸过去的时候,许桐歆也不知道自己做什么,总之等她反应过来之时,人已经像上次那样冲过去了。

    杯子再一次华丽丽砸在了她的后背。

    傅世琰这一次的愤怒没有上次那么强,杯子砸在她后背却依然很痛,痛到难以呼吸。

    张春花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站在原地,捂住嘴巴,傻了。

    脑海里回想起上次在许氏集团跟傅世琰讨价还价的画面,幸亏那时候傅世琰没有被激怒,不然后果可能比傅泽西这个亲生儿子还要残酷几百倍。

    要知道,傅世琰在坊间的传闻可是出了名冷血无情。

    傅泽西回头看了一眼护在自己身后的女孩,没有感激,没有怜惜,有的也只是烦躁、愤怒和嫌恶。

    “搞什么,谁让你帮忙挡了?”

    看着额头直冒冷汗的许桐歆,傅泽西语气冷漠无情,令许国锋和张春花很不满。

    傅世琰愤怒瞪着傅泽西,气得手直发抖。

    他没想到许桐歆上次替傅泽西挡杯子被骂之后,这一次还可以舍命替傅泽西挡杯子。

    心里对这个女孩有了很大的改观。

    试问,一个愿意为他儿子不顾生命的女孩,图傅家什么?

    他不知道许桐歆图什么,但他可以肯定不是为了钱。

    许桐歆后背脊骨剧痛,闭了闭眼睛,继而咬牙撑着站直身子。

    “桐歆,没事吧,伤到哪里了?”张春花装模作样过来扶着许桐歆,关心的语气都很敷衍。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