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蚀骨情深:前妻太抢手

作者:福小西 | 人文历史

收藏

  许桐歆爱他如命,他却为了别的女人虐她伤她,漠视她付出过的一切一切……等他回过头来,她了是人中之凤,遥不可以及。ABN国际医学最高贡献奖是医学领域最高的荣耀,四年一届。。

第11章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_蚀骨情深:前妻太抢手_ 许桐歆, 傅泽西

    “少爷,老爷交待了,少夫人要和您住一个房间,要不然您和少夫人都要回老宅住。”李红心里会觉得傅斯洛的做法很过份,再怎么样许桐歆救了他一命,有良心的人都会忘恩负义李红心里觉得傅泽西的做法很过分,再怎么样许桐歆救了他一命,有良心的人都不会忘恩负义,偏偏傅泽西却毫无人性。。...

    “少爷,老爷交代了,少夫人必须和您住一个房间,不然您和少夫人都必须回老宅住。”

    李红心里觉得傅泽西的做法很过分,再怎么样许桐歆救了他一命,有良心的人都不会忘恩负义,偏偏傅泽西却毫无人性。

    她只是一个佣人,为了不丢饭碗,不敢多言。

    “你不说,她不说,谁知道!”傅泽西眼神一沉,冷厉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对呀,只要你们不说,谁知道我们在家里谁跟谁睡呀。”林雨馨嗲嗲的笑了起来,她走到许桐歆的面前,笑着道:“许小姐,你一定是聪明人,也一定不会让泽西在伯父面前难堪对不对?”

    “少夫人,要是老爷追究起来的话,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李红看不惯林雨馨伪善的面孔,但又不能明说。

    “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说了算。”傅泽西单手扣住林雨馨的腰身,亲了亲她的额头,提议道:“她那么喜欢住在我的卧室,那就遂了她的愿。”

    林雨馨一脸懵,不知道傅泽西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刚才那么一闹,她暂时不敢再继续往下闹,男人都是爱面子的生物,要是闹的次数多了,耐心也会被消磨。

    她乖乖的跟着傅泽西进了房间,下一秒却被扣住腰身压倒在床上。

    “泽西,怎么……唔……”

    林雨馨还没搞清楚状况,压着她的傅泽西就已经上下其手,用力攫住她的唇,修长的手指隔着衣服摸着她,热度节节攀高。

    意识到傅泽西要做什么的时候,林雨馨脸颊瞬间绯红。

    她推了推他的肩膀,娇羞道:“别这样,还有外人看着呢。”

    “别管她们。”

    傅泽西没有停止,当着许桐歆和李红的面跟林雨馨进行了不可描述的恩爱之事。

    呆站没多久许桐歆就下楼了。

    楼上的动静非常大,林雨馨娇媚的声音像是魔音一样听着让人恶心反胃。

    李红看着许桐歆苍白的脸色,心疼问道:“少夫人,您还好吧?”

    许桐歆表情僵硬的扯了扯嘴角,什么都没说,倒了杯白开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了一个多小时。

    楼上的两人腻歪够了才下楼觅食。

    林雨馨穿着粉色丝质睡衣,白嫩的皮肤大部分暴露在空气中,她走到许桐歆的面前,笑吟吟说道:“许小姐,真不好意思,刚才让你见笑了。泽西就是这样,霸道又专制,他想做的事情没人能阻止。”

    许桐歆目光平淡看向林雨馨,沉默了几秒才说道:“林同学,夜晚天气凉,多穿点。”

    “谢谢提醒哈。”

    林雨馨并不领情,反倒是挑衅一般把身上的丝质睡衣往下拉了拉,粉嫩的肩膀展露无遗。

    许桐歆也不说什么,淡然的坐在原位。

    “少夫人,林小姐,可以用餐了。”

    李红适时出现,打破了两人尴尬的气氛。

    林雨馨率先转身走向餐厅,并在傅泽西的身侧落座。

    傅泽西刚夹了一块鲍鱼在她碗里,她咬了一口,顿时吐了出来。

    “怎么?不可胃口?”

    傅泽西将白开水递到林雨馨的嘴边,让她漱口。

    林雨馨嘟嘴不开心的说:“什么呀,这菜煮的也太失水准了吧,难吃死了,我才不要吃这么难吃的菜。”

    “乖宝宝,不喜欢吃就不吃,我带你去外面吃大餐。”傅泽西朝着林雨馨的唇亲了一口,啵的一声非常响。

    “人家被你折磨的没力气出门啦,在家吃嘛。”林雨馨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看向许桐歆,故作娇羞的问:“许小姐,听说你的厨艺很不错,要不你去做几个菜给我和泽西吃好不好?”

    “怎么可以让少夫人下厨,这要是被老爷知道了,那可是……”

    “闭嘴。”

    李红的话还没说完,傅泽西厉声吼道:“这里是我的地盘,你不说我不说,谁都不会知道这个女人亲自下厨做饭!”

    “是嘛,大家都不说的话,谁也不会知道嘛。”林雨馨沾沾自喜看着没吭声的许桐歆。

    “没事,我去做。”许桐歆淡然开口。

    傅泽西很意外,没想到许桐歆如此能忍。

    李红心里很替许桐歆不满:“少夫人,还是……”

    “红姐,我一个人可能高不快,你帮我打下手吧。”许桐歆柔声说着,脸上没有半点不情愿,这样淡定的她让傅泽西心里很是烦躁。

    李红默默地跟着许桐歆去厨房忙活。

    不出四十分钟,简单的三菜一汤端上了桌。

    林雨馨看着桌上摆着的菜色,心里瞬间很不爽,她原以为许桐歆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书呆子,没想到做出来的菜竟然卖相这么好,看着都非常有食欲。

    傅泽西眼神一黯,问道:“这些菜都是你自己做的?”

    许桐歆默默地点了点头。

    其实也不是什么难度很高的菜色,不过是三样简单的家常菜——清蒸鲈鱼、香煎鸡中翅、蒜香西生菜,以及简单的排骨莲藕汤。

    偏偏,这些菜看着却不普通。

    傅泽西夹了块鱼肉喂到林雨馨的嘴边,林雨馨很乖巧的吃了一口,鱼肉非常鲜甜,味道绝对可以和五星级大酒店睥睨。

    她刚想出言贬低许桐歆做的菜,转念立马说道:“哇,好好吃哦,比刚才的菜要要吃一百倍呢,要不以后就让许小姐做菜好了。”

    “可以,以后的菜就让她做!”傅泽西继续给林雨馨夹菜,完全无视许桐歆和李红的存在。

    两人亲亲我我的样子,看着都觉得膈应。

    不多时,桌上的菜就被吃光了。

    林雨馨娇羞的捂着嘴:“哎呀,一不小心都吃光了呢,许小姐吃什么呀?”

    傅泽西瞥了呆站着的许桐歆一眼,冷哼开口:“以后,我们坐在吃饭的时候,她只能在边上看着。”

    “为什么呀?”

    “跟她一起吃饭我觉得恶心。”

    “哎呀,泽西,你好坏坏哟。”

    “我还可以更坏。”

    “唔……”

    许桐歆站在原地,双眼放空,耳边的声音却无法假装听不见。

    她看着傅泽西温柔对待林雨馨的深情模样,心像是被扎了无数的银针,痛到无法呼吸。

    为什么,她爱的人,要这样对她?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