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作者:司辰963 | 浪漫言情

收藏

  陆南溪花了八年苦心经营着一纸婚约,被那个男人借助非常干净后转卖送入了监狱,最后落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几载后,凤凰涅槃浴火复活,陆南溪带着一身怨恨誓要将曾的血债她呆愣愣的坐在公园长椅上,深秋,却只穿着一件薄风衣。。

第16章 消失_没有人比我更爱你_ 陆南溪, 简婴

    简婴我以为自己了万事俱备就等着林殊省部级官员,因为此刻他的状态是很好的,当然那但是自己眼睛里的一颗沙子,的话能一击刨除可就啊再好但是了。但是他万万想不到没想起,在自己截断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在自己切断所有林殊的交通通道之后,那个男人竟然还有后一招。。...

    简婴以为自己已经万事俱备就等着林殊落马,所以此刻他的状态是很好的,毕竟那可是自己眼睛里的一颗沙子,如果能一击除去可就真是再好不过了。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在自己切断所有林殊的交通通道之后,那个男人竟然还有后一招。

    这一切此时的简婴不知道。

    而另一边陆南溪嘱咐林殊“路上小心,这一去能不回来就别回来了。”

    林殊堂堂七尺男儿却因为他的一句话红了眼眶,陆南溪做好了面对一切伤害的准备,想要独自面对,在暴风雨来临之前他能做的仅仅只是推开他。

    “嗯,我会照顾好自己,你就放心吧!”听见林殊这句话说完,陆南溪就挂了电话,她看着防护玻璃轻声说“再见。”

    声音林殊是听不见的,他只能读出陆南溪的意思,堂堂七尺男儿紧紧攥着电话眼眶红肿,他像是抓住最后一丝和陆南溪的联系一样不肯放手。

    陆南溪转身穿过了长长的走廊回了牢房。

    林殊在玻璃的另一边攥着电话不放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女孩消失的地方,狱长瞧着时间上前提醒道“先生,时间到了,你该回去了。”

    林殊出了监狱,看着外面的天空,在张望一下监狱的方向。他心爱的少女在里面承受着牢狱之灾,而他不仅什么都做不了,而且还得离他远远的。

    怪只怪自己没有准备好就和简婴那个恶毒的男人抗衡,说到底是自己大意了,不过没关系好在自己在国外有点儿不动产,卷土重来绝不是难事。

    林殊开车到了码头,那里早就有人在等候,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上前询问“你是金大哥说的那个人?”

    “是的。”

    “那你怎么证明?”

    “有信物为证。”

    说着林殊拿出背包里的一枚扳指,那刀疤男见了很是恭敬。

    “既然你是金大哥托付的人,我刀疤一定将你安全送出去,你进来吧!”

    说着刀疤男就往一个小渔船上走,林殊紧跟其后。

    望了望这篇城市的天空,林殊一直看着监狱的大致方向恋恋不舍。

    刀疤男见状,递了支烟给他道“怎么兄弟?有放不下的人?”

    “是呀!哎!是有一个放不下的人。”

    “嘿嘿,是个女人吧!既然放不下就一起带走呗!我刀疤送一个也是送,送两个也一样,还能成人之美。”

    “不,她呀!她还离不开这里。”林殊说完这句话猛吸了一口烟。

    刀疤男见自己勾起了兄弟的伤心之事也就不再多言了。

    海风凌烈,朝阳似火。

    正在开会的简婴听到手机的“嘟嘟”声,来开会的都是一些公司各个部门的经理之类的小人物。

    其实就是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进展,听的久了也并没有什么能引起自己兴趣的东西,所以简婴在电话响了一声后就拿起来瞟了一眼。

    顿时脸色变黑了,“啪”的一声,将手机摔在桌子上。

    原来是自己手下发来的“林殊逃离。”

    自己苦心经营这么久,林殊那个小子竟然敢公然挑衅他,他绝对不能就这样放过他,林殊以为自己一个人逃了就行了?

    他可真是小瞧他简婴了。

    林殊自己绝对是不想离开这个城市的,因为不管怎么说他林殊对自己的前妻陆南溪是爱的深沉。

    此时陆南溪坐牢,他怎么舍得将她一个人留在这个城市。那么答案只有一个了。

    那就是是陆南溪要林殊离开这里的。

    她竟让自己的情夫逃离这里避免他的迫害,想到这里简婴久气的牙痒痒,他将手重重地锤在桌面上,文件都被震起来了。

    那些在会上各个部门地经理看着突然之间暴怒地简婴,都瑟瑟发抖不敢出声。

    “今天就到这里。”话还没说完,简婴久拿起手下手里地外套往外走。

    步履匆匆地走廊里简婴吩咐道“去给我备车,我出去一趟,不用跟着。”

    他要去找陆南溪问清楚,林殊为什么有机会逃跑,还有林殊逃走地渠道是什么?就算是追,那也得将林殊带回来,他总归是不会让他好过的。

    在简婴心里,陆南溪当时怀的孩子很有可能就是这个情夫地,敢在结婚期间给他简婴戴帽子,他真当他简婴是吃软饭地好揉捏么!!!

    一辆纯黑的劳斯莱斯在公路上疾驰的,这样的豪车但是他开往的的方向不是市区而是郊外。

    “刺啦”一声,车停了,从车上下来一个一身戾气的男人。

    他径直走向监狱,里面的人显然认识他,立马开了门。

    陆南溪因为刚刚小产没多久的缘故,一直住在单人间里,但是因为此时是白天放风的时间,所以还是无法避免的和其他狱友呆在一起。

    可能是她从来就住单人间,而且外边有人塞钱给他们几个。

    人家放话“只要不出人命,你怎样处理陆南溪都行。”

    这样的话一落,她们自然知道怎么做。

    一群女狱友围着陆南溪推推搡搡她道“小姑娘,听说你很有能耐。”

    这样说着那些人推攘的力度更大了,陆南溪不理她们,可是本来就虚弱的身子,此时更是支撑不住的。

    幸好有看管的狱警直接过来道“***号,陆南溪有人来看你。”

    这一下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那一群女生也不敢再继续欺负陆南溪就一哄而散了。

    林殊刚刚走,这就来看自己了么。

    陆南溪走在去接待室的路上想着:说起来还是简婴第一次来看她,不过不用想也知道他是来干嘛的。

    而她陆南溪已经不是当时那个为了简婴奋不顾身的女人了,毕竟这一次她吖肚子里为他死过人了。

    在她为了他赌上整个陆氏集团的时候她没有后悔,唯独那天大雪纷飞,孩子在肚子里慢慢流逝,她开始后悔了。

    若不是自己一直一来的一厢情愿怎么会造成现如今的局面。

    她不会再为他犯傻了,林殊是无辜的让他走了也好。这么多年来,真是麻烦了林殊,最后还害的他被迫离开熟悉的地方,陆南溪有些内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