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作者:司辰963 | 浪漫言情

收藏

  陆南溪花了八年苦心经营着一纸婚约,被那个男人借助非常干净后转卖送入了监狱,最后落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几载后,凤凰涅槃浴火复活,陆南溪带着一身怨恨誓要将曾的血债她呆愣愣的坐在公园长椅上,深秋,却只穿着一件薄风衣。。

第8章 入狱_没有人比我更爱你_ 陆南溪, 简婴

    简婴找到了了足够多的证据后,把证据全部都交给了法庭。“陆南溪,我们是法院的人现在的有人检举你做假账,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陆南溪也没一丝表情,跟随走了。看了几眼远方“陆南溪,我们是法院的人现在有人举报你做假账,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简婴找到了足够的证据之后,把证据全部都交到了法庭。

    “陆南溪,我们是法院的人现在有人举报你做假账,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陆南溪没有一丝表情,跟着走了。

    看了一眼远方,不知道为什么,快要入狱的时候,她的心里想的还是简婴,她这辈子最爱的人是他,最恨的也是他。

    “进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陆南溪的嘴里面喃喃道。

    陆南溪被法院的人带走,罪名成立被关到了监狱里面。

    “喂,简总,人已经进监狱了。”

    良久才听到电话那边的回应:“我知道了。”说完挂断了电话。

    看着窗外,脑子里面闪过他跟陆南溪相处的一幕一幕。

    “陆南溪,你活该。”他的记忆中陆南溪做了很多坏事,所以他对陆南溪狠到了极点。

    陆南溪被送到监狱之后,整个集团都没有主心骨了,简婴也早就准备好了吞并陆氏集团的准备了。

    今天简婴把人都给召集起来开股东大会。

    “简总,股东们都已经到齐了,现在就等着你了。”

    简婴拿起手中的文件,往会议室去了。

    会议室里面正在热烈的讨论着,毕竟陆南溪进了监狱之后,整个陆氏集团都失去了主心骨,群龙无首录时集团的股份跌到了有史以来最低的,陆氏集团的情况可以说迫在眉睫,即将要破产了。

    简婴走进了会议室,会议室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股东门都惊讶地看着坐在首位上的男人是个男人,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够爬到这个位置,开始他们并看不起他,没想到现在他的手段竟然变得如此的强硬。

    “都安静下来,现在有请我们简总跟我们说几句话,对集团以后的规划做出安排。”秘书喝止了讨论声。

    简婴想跟他们玩什么套路,所以直接的说道:“这是什么情况?你们也知道,现在我宣布陆氏集团跟简氏集团合并,两个集团,并为一个公司,由我来担任总裁。”

    “什么?把陆氏集团跟简氏集团合并。”下面的股东都开始有意义,这样的话他们的权益都会受到损伤。

    所以他们纷纷都表明出自己的意见。

    “我不同意”

    “我不同意。”

    简婴根本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直接的说道,不需要你们同意,这件事情我已经做过决定了,你们只要遵守就行了,现在会议到这边结束,你们有什么不明白的就去问我的秘书吧,散会。”

    一些股东对简婴的话怀恨在心,但是又拿简婴没有办法。

    结束之后,简婴去了简氏集团。

    想到以前欺负过他们母子的人,简婴的心中就有熊熊的怒火在燃烧。

    他们这群老家伙应该没有想到,自己能够走到这个位置吧,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后悔当初推他出来,想到这个,简婴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微笑,

    简氏集团那边气氛凝重,他们今天接到通知会有人来收购简氏集团。

    简氏集团的董事长还有其妻子坐在首位上面,等待着简婴的到来。

    会议室的门被打开了,简婴走了进去。

    坐在首位上面的简董事长感受到足够的压迫,想要开口说什么,最后只能够化为一句:“你来了。”

    简婴并没有理睬,而是开口说道:“简董事长可以让位了吧,现在请你离开,还有这位也请你离开,否则我不知道我要对你做什么。”

    “你,你这个……”简夫人还想像以前一样骂简婴,但是却被简婴的气势压迫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走吧。”简董事长带着人走了。

    简婴非常顺利的吞并了简氏,坐在简氏空旷华丽的办公室里面,简婴的心中有一种俯瞰众生的感觉。

    “我说我做到了。”这么多年的压抑,这么多年的屈辱,终于能够在今天雪耻了。

    晚上,简婴回到了家中,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跟简母说了,简母听了之后喜极而泣。

    拉着简婴的手,感动的说道:“儿子,你真是好样的,妈妈这一辈子受的苦全部都报了,真的,妈妈非常骄傲能有你这样的一个儿子。”

    “妈,你放心从今天开始你不会再被人欺负了。”想到之前自己母亲被欺负的样子,简婴就心酸。

    “好好好。”简母非常的激动。

    “对了,你打算怎么处理陆北音他们母子?就打算让他们待在这里吗?”

    简婴沉默不发一言。

    “要不把他们送出去吧别让他们待在这边了吧。”

    “好,我会安排的。”简婴痛快的答应了。

    简婴抽了时间去陆家,想要让人把陆母和陆北音两个人赶出去。

    “你,你怎么来了?”陆母惶恐的看着简婴,搂着陆北音缩在一边。

    “你们两个从此离开这边,不要再这边生活。”简婴冷冷的说道。

    陆母听到这话,绝望了,流着泪抱着自己怀里面的女儿哀求道:“我们已经沦落到这个地步了,你就不能够放过我们母女吗?你看北音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

    “她这副样子是她活该。”简婴对陆北音也没有什么好感。

    陆母看简婴这副样子,就是不想要放过他们了,于是无奈的说道:“反正你已经把南溪送到监狱里面去了,随便你把我们怎么样吧。”陆母已经绝望了,反正整个陆家都已经倒了,南溪也进到监狱里面去了,北音也生病了,留下她这个老婆子也没有什么用了。

    想起陆南溪,简婴不禁起了一点恻隐之心:“拦在我跟陆南溪夫妻一场的份上,我可以放你们一马。”后又停住了。

    简婴看向一旁头发紊乱,疯疯癫癫的陆北音,他在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这是他们活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听了这话之后,渐渐地有些不忍,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说道“既然如此,你就给我安安分分待在这里,等着以后接陆南溪出院。”说完之后就甩手走了。

    只剩下陆母瘫倒在地上,从此以后他们孤儿寡母该怎么生活下去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