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萌妹爱大兵

作者:老腊肉 | 人文历史

收藏

  周北安因任务一次失败不得已科比球衣,争夺战孤儿院土地以及使用权,又与江北郑家为敌,引发出掩藏于江北市的诸多能人异士,恰又逢万年圣草“天曼萝”降生,江北市成群雄寸土必争之地。这座江边小记得离开这里的时候,他还只是十六岁的青头少年。。

第26章 丁超的“大礼”_萌妹爱大兵_ 周北安, 孙慕雪

    随着周北安一声大叫,丁超的手指也结结实实地点在了他的胸口上。然后突然发生的一幕,让不在场众人莫不继续大跌眼镜。抬头一看那丁超是一脸的痛苦……表情,随着他闷哼一声,身子然后连声后退接着发生的一幕,让在场众人无不大跌眼镜。。...

    随着周北安一声大叫,丁超的手指也结结实实地点在了他的胸口上。

    接着发生的一幕,让在场众人无不大跌眼镜。

    只见那丁超是一脸的痛苦表情,随着他闷哼一声,身子接着连连倒退了数步,他吃惊地看着周北安。

    周北安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随即在众人都吃惊到合不拢嘴的时候,轻轻地弹了弹自己胸前的衣服。

    “就这样吗?”周北安一脸不屑地对丁超问道。

    “你!”丁超狠狠地瞪了周北安一眼,但他此刻手臂上仍在疼痛,这让他明白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并不是什么三级拳师那么简单。

    而他刚刚清楚的感到,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体内,好像有着一股极为强悍的气道,不但防御了自己的青石剑气的攻击,还把他的攻击反弹回来。

    “你这是一种什么功夫?竟然可以接得住我剑气的攻击!”丁超道。

    周北安却笑着摇了摇头,做出一副无可奉告的表情。

    说实在,周北安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总不能告诉丁超说自己只是看多了一本叫《春秋》的,满大街随处都能买到的便宜书的结果吧。

    此刻,丁超知道这场比试胜负已分了。

    但就这么输了,丁超却有些不甘,他摸了摸自己腰间,那里原本是一件他为景如雪准备的“大礼”。

    “你既然这么狂,那你也别怪我心狠手辣,怪只怪你替那个贱人强出头,死了做鬼也去找景如雪偿命吧!”

    丁超心中这么想着,便朝周北安冷笑道:“果然是一身强悍的横练功夫啊!那你可愿意再接我一掌?如果你再能接下我这一掌的话,我就认输如何?”

    周北安想了想。

    他很清楚,对于一个四级拳师的话,他的格斗术未必能够占据上风,甚至有可能压根就打不过对方。

    但刚刚自己从书中感悟的那种功夫,却可以抗下丁超的攻击,既然这样,就算他在打一次,也还不是一个结果吗?

    想到此处,周北安便点了点头答应了。

    “好样的!”朱霸朝台上大声喊着。

    他身后那些跟班也都随声附和。

    反是一旁的马倩,面色凝重,她总觉得丁超这样的要求有些问题。

    但擂台上已经不是她所能左右的了。

    这时的周北安一脸的淡然,他慢慢闭上眼睛,仔细的感受了下身体的状况。

    还好他刚一闭上眼睛,自己就感到眼前有一道道氤氲之气环绕眼前。

    这种感觉真的可用神奇形容,但周北安知道这其实只是自己身体内本就存在的力量,只是以前不知道怎么驾驭,如今通过哪种好像冥想一样的修炼,突然间能够感知到了。

    随着他让自己精神集中,他感到身体里已经有一股气流在他的体内慢慢流动。

    “原来之前我承受了李贺两掌,也是这气道在起作用,只是因为李贺的功力只有二级拳师的原因,所以没能激活我身体里的这种力量,而刚刚丁超作为一名四级拳师,他的功力一定显然是达到了可以激活的条件要求,现在看来,这部《春秋》只是相当于药引,我在每一天读他的时候,机缘下进入了一种近乎冥想的状态,而这种状态却让我找到了在人体内潜藏的力量”周北安心里这么想着。

    与李贺那一战带给周北安的困惑,总算在这一刻被他找到了答案。

    这部《春秋》从它能够让自己进入那种冥想一样的状态起,这本书其实就已经在一点一滴地带领着自己慢慢地走上了内家功的路子。

    他知道这其实就是相似于内家功法所修炼的内气,只是人家有系统的心法和修炼的方法,而自己只是因为每天读书,才让自己养成了这种冥想的功夫。

    如果将来有机会,真的应该多跟这些武术界的人交流下,其实可以找马倩的师父景如雪,学习一下黄山剑宗的内功。

    周北安这么想着,毕竟现在自己的状态只是处于不可控制的地步,他现在更像是一个坐在驾驶位置上的孩子。

    至于车子发动后走向哪里?怎么走?都是不受他控制的。

    而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辆车自己走自己的。

    所以系统的学习一下内家功法,没准对自己有更大的帮助。

    周北安打定这个想法,此刻丁超也已缓缓走到了周北安身前,他这一次并未使用他的“青石剑气”,众人只是看到他轻轻抬起手掌。

    但所有人都没有看到的是,他刚刚已经将一颗红色的药丸拿在了掌心中。

    只见丁超的手掌轻描淡写地在周北安身前一挥。

    周北安只觉得鼻子内好像传来一股异香。

    那种香味具体说,很像是下过雨后草地的味道。

    但周北安闻到后,他身子瞬间像是脱了力一样。

    “卑鄙!你竟然用毒!”周北安猛地朝他一瞪眼,可他的身体却倒退了数步,刚刚身体内那种被白气充满的状态,也一下子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阵阵无力。

    他的身子微微的摇晃着,好像随时会倒下似的。

    而与此同时。

    “你的罩门原来在这里”丁超高声道。

    他的声音竟然将周北安的话巧妙地掩盖了过去。

    丁超这时已对他起了杀意。

    他绝不会给周北安任何喘息的机会。

    话音未落,丁超再次化出剑指,他双手在空中比划着,剑指一点,刺向了周北安的咽喉要害。

    周北安知道这一指,足可要他的命。

    情急之下,他只能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身形微微一侧,在丁超点到他的那一刻,巧妙地躲过了对方的攻击。

    接着他憋着口气,将一套肘膝配合的攻击,好像雨点般打到了丁超的身上。

    这一套连贯攻击,让丁超也有些意想不到,本以为周北安已经无力还手,却会有如此犀利的反击。

    他冷哼一声,却也不得不退到了一旁。

    “你这是军方格斗术!”丁超眼中露出复杂神情,道:“你是军方的人?”

    周北安这时只觉得头有些重,但他却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倒下,要是自己倒下了,那么这场比试就是梅花派输。

    “少废话!动手!”周北安咬着牙道。

    丁超迟疑了下。

    就在此时。

    “我说丁超,这人你动不得!”擂台东侧那些人中,一人站起来朝台上喊道。

    “白虎?”丁超看了眼说话的人,道:“他怎么就动不得?”

    白虎一阵冷笑道:“你自己难道还看不出吗?那套格斗术你用脑子想想什么样的人才能掌握呢?难道你是傻子吗!”

    丁超脸色一沉,道:“难道就因为他是那种身份,就该结束这场比试吗?我们可是签了生死状的!”

    白虎道:“谁让你认输了,不如这样,这次比试就当是平手好了。反正你们这也是自家的比试,要是再想比,大可以再安排时间吗?”

    马倩这时已跑到台上,她本想去扶周北安,却被他一把推开。

    “不要扶我!比试还没有完,现在胜负未分,我还能打”周北安说着看向丁超,道:“我们继续!”

    丁超看着此刻摇摇欲跌的周北安,想了想道:“算了,今日我们就当是平手,我给白虎个面子,十日后,你养好伤,我们可以再比一次怎么样?”

    不等周北安回答,马倩道:“好好,就这么说定了!”

    周北安听到这本想说话,却觉眼前一黑,他身子一歪就倒了下去。

    马倩一把将他扶住,喊着朱霸帮忙,二人将周北安抬了出去。

    只是没人看到,丁超看着远处的周北安,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希望你十日后还能活着来这里,哈哈哈……”

    离开了华天润江,朱霸的车一路狂奔,直朝最近的医院赶去。

    可车子刚刚驶出华天润江,拐过一个街角。

    迎面竟然被一辆翻斗车拦了下来。

    “特么的,掉头!”朱霸嚷着。

    可不等他们的车掉过头来,另一面竟然也跟着驶进了一辆翻斗车。

    朱霸他们的车子被夹在了当中。

    这时两辆翻斗车后,传来一阵叫喊声。

    接着从车子两边冲出了数百人,这些人将车子团团围住。

    他们一个个脸上蒙着黑布,手里拿着一尺来长的西瓜刀。

    朱霸看了眼,道:“马倩你带他走,这些人我来对付。”

    说着他走出车子,道:“给我抄家伙!”

    那几名一直跟着他的手下,跑到车子的后备箱处,竟从里面拿出数把黑钢打造的日本战刀。

    而朱霸则被手下人递给了一柄超大型的鬼头刀

    “玩刀是吗?你朱爷我玩刀的时候,你们这帮小崽子还不知在哪儿呢!”朱霸说着抡起鬼头刀,便冲了上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