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

无可奈何花离去

作者:狼族酋长 | 神秘时空 | 围观:19415

收藏

  本小说主要原因写一段校园时代青涩且年少轻狂的记忆;是一部让80后集体唤醒被尘封已久多年的记忆:是一部让人潸然泪下的记忆!!!更最重要的字字珠玑且情节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扣人心弦文笔具佳!!!可是好景不长,有一天一场车祸中,女孩不幸受了重伤,一直躺在医院里几天几夜昏迷不醒,白天男孩就守候在她身边,不停地呼唤毫无知觉的恋人,晚上去教堂虔诚求神,终于一天晚上上帝被他的真挚情感感动了,于是他决定给这个男孩一个例外,现身在男孩面前问:“我是上帝,你愿意用你的生命换她苏醒吗?”男孩毫不犹豫的回答:“我愿意”。上帝说:“我要你答应化作三年的蜻蜓,她马上就可以苏醒过来,愿意吗?”男孩很坚定的回答:我愿意。”。

无可奈何花已开什么意思  无可奈何花落尽  生如夏花无可奈何花落下  无可奈何花已开  无可奈何花落  无可奈何花落去  无可奈何花离去狼族酋长  无可奈何花落去的下一句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蝙蝠身上插鸡毛--你算什么鸟?”

    这文比,大巫见小巫-矮了半截。钧赢他们二人,不费吹灰之力。“爱转弯就转弯,管它九拐十八弯”是钧对脑筋急转弯总结的规律。即将开始时,钧狂妄说:“为了回敬他们二人前两局的相让,这次我也让他们一次,他们二人最后所得的分加起来超过我,就算我输。”

    “走着瞧,我会让你失望的。”

    “谁怕谁,比就比,文武比试,随便选,三局两胜为赢者。”

    第二天,上早读时,钧作为班长,感觉不对劲,不仅他们也没有在教室里,还有几乎一半的学生也不在教室,怎么开学还没几天,就开始旷课,集体造反了。他怎能容忍就这样的事发生,这对这位班长是公然的挑衅与侮辱。经过打听才知道,这些同学在围观哲,伟二人操场上跑步10圈。有的为他们加油,有的是劝他只是一个无厘头的赌局,不必如此较真。谁知他们苦笑着说:“你们这群人呀知道饭好吃,粥好烫,麻雀生鹅蛋。是男人,吐口唾沫钉钉子,撒泡尿砸个坑,岂能抵赖。”

    “你这穷小子你有什么能力能胜任班长?关公面前耍大刀--自不量力”

    “哼...沸水锅里煮螃蟹--看你横行到几时。”

    “想找茬吗?今儿我就做回张飞吃秤砣--铁了心管这破事儿”

    累了一天,已是深夜,却毫无睡意,他很兴奋,终于可以去学堂学习。

    刚说到萱,这不又听到她愤怒的声音:“思哲同学你是就扒了皮的癞蛤蟆--活着讨厌,死的还吓人,怎么老是和我胡搅蛮缠的。”

    他们两人一斗嘴就来劲了,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又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让傍边的同学看得不亦乐乎,什么时候上课铃响起什么时候就消停。然而钧帮助雅打扫教室卫生被传开,已经同学们吹嘘到有求必应的程度,这不若曦有困难事就立即找钧帮忙,对钧而言来者不拒。原来收作业本给老师批阅,总有一些同学找各种理由不交作业本,被老师批评好几次了,现在满肚子都是苦水。

    进教室远远看见月,在她的位置安安静静看着什么,她还是老习惯一点没有改。昨晚他们配合得很有默契,要不是她用眼神或肢体语言提示,钧也不如此会轻易赢哲,伟二人。他们之间那层薄纱似乎被掀开,再也不会有隔膜,再也不会欲言又止欲语又还尴尬局面,整整兴奋彻夜不眠。如今只有一线之隔,就看他怎样把握与表现。

    又到了收假的,在校读书的日子,班上事物繁多,钧作为班长肯定很忙,那两个家伙不给钧添堵就阿弥陀佛了。课余时间同学都尽情的玩耍,只有钧还在忙着做总结(每个星期都要做,让张主任能够一目了然知道全班学生情况),不知道月会如此悠闲,而且闲得慌。想找钧散散步,聊聊天,想看看还要多长时间可以忙完,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钧的字龙飞凤舞,看了让人甚是气愤,他的字怎么越写越差。看来她不得不再次做他的师姐,好好教他一翻。她还记此事,看来她心中还是有钧,这让他胡敲梆子乱击馨——欢喜若狂。此时钧陷入儿时记忆,钧的字的确很差,老师安排全班写字最漂亮的同学月和他同桌,并命她做师姐,有闲时间就得教教钧写字,那个时候的他怎能让一个女生任由摆布,不肯让她教,可是每次上交作业,尤其语文作业,不仅让被挨打批评,而且重写写好为止,像一头牛的他,就是不肯低头求她教。可是挨了不少的打,也不知道重写多少次了,弄得她无缘无故被老师批评几次,当初钧什么也不知道,直到最后一次钧的手掌被打了5次,血红血红的,也重写了5次。而月被老师批评最厉害一次,毕竟她是班长,哭泣的她却无处诉说心中的委屈。钧看着成泪人儿的她,动了则隐之心,追问下切因自己而受到牵连。钧肩膀上放烘笼---脑(恼)火,本要兴师动众找老师理论一般,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要他人出气,却被月死死拉住,怒气也渐渐消去,最终同意做她的师弟,自此以后两人关系越来越好,字迹也有所进步,告别了挨打重写的黑暗时代。

    最后一题,引起全班发烧热,无论爱不爱学习的同学都拿笔和本计算着,有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同学发言:“不用算了,此题无解,第一次过沙漠胡萝卜给吃完了,无法返回。”说这话的同学他们满脑子浆糊,胡说八道。问题没有他们那样想的简单,题中说了是商人,利益肯定最大化。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们紧张计算着。时间已经到了,只有钧将答案交个主持人了,而哲,伟二人请求等一会儿,再等2分钟。他们终于上交答案了。最最激动人心的一刻来临,随着月和若曦宣布:“钧胜出”全班顿时欢声雀舞。然而没有人主意到他们此时无地自容,二对一,也没有赢钧,只好气愤而悄声无息离去。

    “狗嘴吐不出象牙,你自打娘胎起就没有洗个口吧,你的话太臭了吧。”

    “休要嚣张,敢不敢比我们比试一翻,输者,不在当正班长之职。”

    “喂,那个谁,你一天不和我斗嘴,你心里不舒服吗?不知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怎么会遇到你这样的人?“

    上课铃响起,不一会儿,张主任走进教室,环视四周,无人缺席,便宣布:“同学们今天把班干部选出来,同学们可以自告奋勇,也可以推荐。”

    正值烟花三月下扬州,一路鸟语花香,百卉丛生,生机勃勃,繁华景象。虽自行车乡在间小道颠簸着,但消褪不去她如此享受着让人心旷神怡的春景,心里乐滋滋的对钧说:“你要是一辈子带着我游山玩水,览尽人间风景,我此生无憾。”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