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南翔如烟

作者:黑暗巫师 | 人文历史 | 围观:5850

收藏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南翔如烟》更多支持!

      7在欢留路65号,这是一座独立的小型别墅,谢峒倩和陈小姐只能暂时把周沪慨安置在这里了。第二天清晨,初升的阳光透过窗户射入屋内,正好照在周沪慨身上。连续折腾了两个晚上,周沪慨相当疲惫,睁开眼睛的同时,正好看到屋外一对麻雀在枝头跃动,鸟啼欢快。周沪慨看了一会,正准备闭上眼睛继续休息时,听到门外传来两个女人争吵的声音,他皱了皱眉,把被子拉到头边正好捂住耳朵,微微翻过身去,避过窗外的阳光,一会又昏睡了过去。楼下,陈小姐和谢峒倩几乎再现了医馆内争执的一幕,只是争论的焦点改为谁来负责照顾周沪慨。谢峒倩的理由是这是她的住宅,陈小姐是外人,没有理由介入;陈小姐认为周沪慨营救是她的功劳,应该由她来保证周的安全。不过女人之间的战争来得快去得也快,陈小姐变换策略,最后用一张大世界季度包房套票,换得其可以自由出去此间别墅;谢峒倩听说可以和在大世界的包间看戏,瞬间就被打败了,默许了陈小姐的要求,也仅仅要求陈小姐只能一个人前来。午饭前,任鳌出现在了欢留路65号,带来了新鲜食材,还有谢大小姐的奶妈。任鳌见谢小姐穿的还是昨日的衣服,一跺脚“大小姐恕罪,任某忘记带替身衣服来了,老爷听说大小姐溜了出来,别提有多恼火了,我这还是偷偷跑出来的呢。”谢峒倩似乎对父亲并不上心“这死老头恼火啥,我还没对说他这房子买来都没怎么弄过,要啥没啥呢。。。”“大小姐,这次看来挺严重的,我也差点被老爷一顿训呢。”任鳌跟着谢小姐,听她抱怨这间屋子的不足之处。“老头知道我在这里伐?哦,不对,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的?”谢峒倩突然意识到,这个任鳌似乎未卜先知,永远知道她身在何处。“大小姐太看得起小人了,其实略加猜测,大小姐也最有可能到这里来歇脚。今晨我还特意到这来看了一下,更加确定大小姐一定就在这里了,我才准备一些东西来支援你嘛。”“挺聪明的嘛!”谢峒倩转身看着面前的这位管家,想到此前一直咄咄逼人的陈小姐,谢峒倩觉得手中多了一件利器来对付陈小姐,“帮我学校那边请个假,反正我也不准备考圣约翰女子学校,少读两天书也不碍事。”“那是应当。”任鳌在屋子里走了一会,发现了另一个女人来过此地的痕迹“敢问大小姐,还有谁来过这里么。”“正要跟你说这事呢,对面老陈家女儿非要掺进来照顾周沪慨,昨天她还想把周沪慨弄到她那边去呢,要不是我拦着,现在估计周老师已经躺在陈家大院了。。。”任鳌听完大小姐毫无逻辑的描述后,戴上帽子,整理了一下外套“大小姐,时候不早了,生意场上已经一个早上没打理了,我得走了。陈小姐要是一会来了。。。”任鳌凑到谢峒倩耳边说了些什么,谢峒倩不知道是否领会了管家的嘱托,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任鳌已经推开房门离开了欢留路65号。谢峒倩的奶妈姓费,自小照顾着谢家大小姐,两人关系极好。在任鳌和大小姐说话的档口,已经生好火做起饭来了,小半晌的功夫,就做好了几道菜一锅汤。谢峒倩拿了一个碗,每道菜里都夹了一些放碗中,匆匆带到楼上去给周沪慨送午饭。周沪慨自己用三个枕头撑起来了自己的上半身,可以以坐姿坐在床上了,正翻看着床头柜的一本书。看到谢峒倩进了房间,周沪慨试图直起身子,但是身上的外伤阻止了他继续移动身体的努力。身后的费妈也在谢峒倩后进了屋子,直接脱口而出“上帝呀,这不是周沪慨么,你怎么变这样了!”周沪慨一惊,心想自己好像不认识这位大婶,正在回忆的时候,费妈已经手脚麻利得在床上用书本和木板搭起了一张临时小桌子,好让谢峒倩可以把饭菜放在周沪慨面前,就如同现在的懒人桌一样。谢峒倩本想借着机会亲自喂给周沪慨吃,但是周沪慨还是拒绝了,抬起右手拿起筷子。碗里有一段清蒸鲤鱼,周沪慨将鱼片翻了翻,最后还是送进了嘴里。(周沪慨完全不喜欢吃河鱼,此前从来不吃)谢峒倩在一旁看着周沪慨一点点把碗中的饭菜都送进了嘴里,甚感欣慰。费妈在一旁忍不住拾掇起大小姐:“看看人家都把饭菜吃完了,你每次都是这个不吃那个不要,我都不知道给你烧什么好。”周沪慨喝完面前的鱼汤“这没什么,只是小时候养成的习惯,不管好吃难吃,饭菜都要吃光,我只是不愿改变我的习惯罢了。”午饭后,任鳌送来一部轮椅,周沪慨就可以坐在轮椅上,由谢峒倩推着在屋子里来回移动了。周沪慨禁不住谢峒倩的死缠烂打,说起了自己成长的故事,作为谢峒倩照顾自己的报答。谢峒倩一直在等周沪慨说起小时候豫园领路的那一段,可惜周似乎忘记这一经典桥段,谢峒倩全然不记得周沪慨那天下午都说了他哪些经历,只记得一点,周沪慨的回忆里没有谢峒倩,让她心中升起了好一阵哀愁。陈小姐约在傍晚的时候准备返回欢留路65号,希望能从周沪慨口中获取些线索,此时的陈小姐面色相当差劲,对她来说,一天来听到的都是坏消息:昨晚的医馆遭到了打劫,吴钧雨失踪了,地下党联络人也毫无音讯。最后前往秘密电台,发现门口站着几个保安部的人,陈小姐扭头就走。昨天跟随她从医馆到欢留路的两个属下一整天也没打听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走近欢留路的时候,陈小姐注意到街角有两个卖水果的摊贩,衣着褴褛,但是看起来年龄并不大。陈小姐走了过去,挑了一斤生梨,从随身手袋中拿出一枚银币。摊贩接过钱,麻利地从随身行囊中拿出一个票夹,挑出花花绿绿的小票找给了陈小姐。陈小姐接过生梨,反向离开了欢留路,陈小姐看出那个票夹至少市值五十大洋。8话说徐晁在赌局上赢得了佳丽,从此沉醉于玲绮姑娘的姿色之中不能自拔。对玲绮也是恩宠有加,不管走到哪里都带着。玲绮也的确为徐晁挣来不少脸面,一颦一笑,尽散芳华,令众人不由叹服徐晁好眼力,青楼之中找到一位绝代佳人。很快,徐晁在赌桌上就面对一位神秘客人,点名要和徐晁对赌,对方赌注为十公斤黄金,当时徐晁身边拿不出等量的美金,对方要求将玲绮押上,也能抵扣欠缺的赌资。徐晁犹豫了一下,玲绮如今是他的心中至爱,刚刚得来才几天,还没好好玩够,就要当作赌资,心中不免感到心疼;另一方面,最近徐家下人屡屡遭到不明身份人士袭击,研究所也频繁遭到零星的武装活力袭扰,连续有四名徐家长工惨遭不幸,徐晁准备下发一些抚恤金,同时添置一些高级军火包围自家产业,这些都需要花钱。徐父在汪主席治下似乎晋升无望,南翔地区新成立了一个集中营,研究所的地位岌岌可危,多方打点也势在必行。徐晁最终同意将玲绮作为赌注下码,但还是告诉了玲绮即将发生的一切。玲绮只有一个请求,当她被当作筹码开赌的时候,由她自己来决定自己的命运,徐晁看看面前的这位姑娘,觉得她也并非凡人。果然,徐晁并不擅长扑克牌类的赌博技术,一小时不到,一万美元已经进了神秘人的腰包。新的一局中,徐晁手握三张K,对方牌面是一对3和一对9,但是依然将下注进行到了最后。徐晁台面的赌注已经下完,再下需要将玲绮押入了,徐晁有些紧张,看着面前的神秘人。此人看来永远能看穿自己手牌一般,坚定地继续下了一万美元。徐晁望了望玲绮,如果跟牌意味着玲绮进入命运的轮盘转,心中还是有着相当不舍。玲绮在远处向他点点头,示意徐晁继续跟牌。下注结束,进行开牌,徐晁作为庄家,首先开牌,三张K,台面上暂时压制对手;然而,徐晁已经预见到了结果,胜负已分:神秘人不慌不忙,翻开唯一的底牌,是一张黑桃3,组成了葫芦,取得胜利。徐晁有些愤怒,又有一些无奈,这不是一场他希望参加的赌局,但是他为了名声不得不应战;今天他输得毫无脾气,几乎一边倒的战局,输掉了他心头肉,钱是小事,只是他的心已经被玲绮俘虏。神秘人终于开口“年轻人,牌技不精还得好好练,我老板想见你,他不方便出场,烦请你到后殿一叙。”徐晁没有太多心思去会神秘人的老板,内心还在懊恼,为什么会答应去赌上玲绮,对自己牌技太过于自信还是觉得自己的场子不会出差池。徐晁打算走向玲绮作一个告别,但是神秘人的属下立刻拦住了徐晁去路,不由分说将徐晁拉进后房的小屋。一位衣着华丽贵妇人坐在房间内的一张沙发上,身旁都是一位位彪形大汉。徐晁也是见过场面的人,微微躬身道“兄台哪条河的高人,我有眼不识泰山,让大人见笑了。”贵妇人摘下鼻梁上的单框眼镜,停止阅读手中的小书“哦,大仓狼狗来啦,好久不见。”徐晁仔细观察面前这位妇人,已然不记得她是谁了。贵妇人示意徐晁坐下,徐晁转头一看,身后果然有一把椅子,直接后退一步,径直坐了上去。贵妇人身边一位随从递给徐晁一个公文夹,封面印有青天白日的标志,旁边还有一些其他标志,徐晁并不认识这些图案的含义。“你帮我找一个人,这是他的资料。”徐晁打开文件夹,倒出来一打资料,粗粗翻看了一下,每一页都是关于一个叫“慢哥”的相关信息,徐晁翻看文件的时候用眼角余光扫视了一下依然端坐的贵妇人,发现这位中年太太正在把玩手中一件小物件,具体是什么没看清楚。“我这算是为党国效力?”徐晁小声向贵妇人发问。“不止是为了党国,还有整个大东亚帝国。”老妇人放下手中的物件,很认真地看着徐晁说道。徐晁这才看清那个物件是一个金色的密码锁,有限的密码组合,最多一个下午便可解开了,曾经见过这个东西,只不过当它是一个玩物。“徐某何德何能,竞得汪主席如此赏识,肝脑涂地,一定办好,一定,一定。”徐晁感到自己似乎被坑进了一个圈套,只是自己已无力逃出。“周副主席亲自点名,说南翔的徐老板人脉广,见识多,特地拜托我来请你出山的,结果一直未曾得见,今天不得已出此下策,还请徐老板见谅。”贵妇人离开椅子,走向了徐晁,将密码锁送到徐晁手中。“只是徐某不知,所为究竟何事,这个慢哥又是何方神圣。”“文件里都有,此人是**在此地的带头大哥,上头怀疑他在南翔秘密架设电报站,所以我们需要找到他。”贵妇人拍拍手,外人打开房门,将玲绮姑娘带了进来“今后我是你的上司,授予你国民党松江专区警卫团团长,骑士团少校军衔,以后请称呼我潘先生。”徐晁看到了玲绮,所有的愤恨,恼怒都化作乌有,冲上去紧紧抱住玲绮,他已经感到身边不可缺少这位命中注定的红尘别恋。“徐少校,为了督促你尽快完结此案,令尊目前供职于上海市国民合作所,待少校功成之日,自是合家团圆之日。”潘先生打开后门,带着手下离开小屋,只留下徐晁和玲绮,桌上有一封信,徐晁认出这是徐父的字迹,只有两个字“救我”。徐晁离开赌场,立刻赶往父亲的研究所,果然,一大清早就有一群日本党卫军和军政府的人士带走了徐父。庆幸的是,徐父手下的一票人还在,看来,要救出父亲,唯有找出潜藏在南翔地界上的“慢哥”了。徐晁着急父亲的旧部下一起开了一个会,但是效果很不理想,徐晁作为风月公子的形象深入这些老家伙的心中,徐晁根本差遣不动这群老顽固。这下人虽说是父亲的心腹,但是居然对于父亲的困境倒也不着急,把徐晁急得团团转。“徐公子,何不用生意上的那些人帮你呢,这网撒开了才能知道下一步要朝什么方向去找嘛。”玲绮看出了徐晁的窘境,善意点播。“你的那么多场子,放点甜头出去,收点风声回来,紧要关头,还得银子铺路啊。”“恩。。。”徐晁赞同了玲绮的看法,果然玲绮是一位奇女子,有姿色更有谋略,都替徐晁想好下一步何去何从了。玲绮进一步说道“对了,上次和你赌局的那个许剑韦似乎是党国里混得挺开的人,你拿点银子去,看看他那里有没有什么信息。”“许剑韦,就是上次卖官赌博的?唉,既然党国找上门来了,也只好去求他了。”徐晁最后决定还是去许剑韦那边探点风声回来,上次赢了这人好多钱,看来都要原数奉还人家,徐晁连连感叹,世界变化太快。9欢留路65号内,谢峒倩让费妈翻着花样做出各式各样点心,面食,小吃,送到周沪慨面前。周沪慨看着摊满桌面的各类食材,轻叹一口气,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绝,只得每样都象征性尝一口,即便这样,周沪慨依然感觉到胃被塞得满满当当,正常的三餐时间完全缺乏食欲。倒是谢峒倩,不忍心这些美食被浪费,基本上大都被其分时段给逐一消灭了。晚上,周沪慨在房间内找到一本空白的笔记本,用笔在上面写下一连串数字,然后排列这些数字形成一个矩阵。在空白的页面上开始写写画画,密密麻麻的都是数学符号,谢峒倩看了一眼,完全看不明白其中的奥秘,询问周沪慨,周沪慨只是合上本子,淡淡地回了一句“这个东西你看不懂的。”谢峒倩也没细问,就当是周的科研题目,关注一些其他无关紧要的事物去了。时间回到两周前,周沪慨请客喝酒的那个晚上,封啸风一见周沪慨的面,就递给周沪慨一个信封。“这次是矩阵解密,没有密码本的密码,想求教周老师帮忙。”周的数学造诣在南翔圈中小有名气,经常有其他老师会拿着各种高级问题前来请教。大部分的题目对周而言都是小菜一碟,很多不需要深思熟虑即可当面解答,少量的题目也会卡住周一段时间,但不了多久周也会给出答案。周沪慨打开信封,是一个9×9的矩阵,类似于数独,但是其中每一个小格中都是一组数字,看不出任何规律。封啸风给出了一些提示:“每2个数字可以看作一组,其中隐含着一些信息,总之,就是不想让外人知道这些隐藏的内容。”周沪慨掏出随身的小本,飞快得记录下这些看似毫无规律的数字,抄写的过程中,周沪慨凭借对数学的敏锐,感觉到这组精心编排的数字中应该隐藏着什么信息,绝非杂乱无章的排列。这本周沪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陪伴着他度过了南翔研究所最艰难的日子,不过上面记载的各种数学公式,使得每一个翻阅它的人瞬间失去了探究这其中内容的兴趣。周沪慨尝试了各种矩阵变换的算法,数学变换的模型,但是依然毫无头绪。周沪慨停下笔,打了一个哈欠,整个晚上都沉醉于破解数学密码,也确实有点累了。谢峒倩正好推门进来,给周沪慨端来一杯热牛奶,还有作为宵夜的小饼干。周沪慨向谢峒倩笑笑,以示谢意。谢峒倩抓起一块饼干,送向周沪慨嘴边。周楞了一下,但还是下意识张开了嘴,谢峒倩顺势把饼干推进了周沪慨嘴中,周沪慨合上门牙的时候,牙尖稍稍咬到了谢峒倩的手指,少女富有弹性的皮肤,以及浑身散发的淡淡沁香,第一次打动了周沪慨。同时犹如瞬间触电一般,周沪慨意识到自己似乎咬到了谢峒倩,急忙张开嘴,欲道歉赔礼,不过慌乱中,周沪慨喷出一口饼干屑,舌头也拧成一个结一般,说不出完整的话。情急之下,周沪慨只能装咳嗽,掩饰自己刚才的失措。周沪慨继续翻开笔记本,或者说,他已经被这组数字深深吸引住了,只是感到无从下手,丝毫发现不了任何规律。唯一有所不同的是,他已经适应身边一直有人陪伴的感觉。谢峒倩在周沪慨床边搬了一张椅子,坐在旁边,见周沪慨整晚都盯着笔记本发呆,只好去隔壁书房拿来一本小说读起来,当然,没有忘记让费妈临睡前摊了一张蛋饼作为宵夜。第二天上午,任鳌准时出现在房间门口,进屋后,小声问了谢峒倩“前天那个女人怎么不见了?”谢峒倩猛然发现,陈小姐早已不在屋内,似乎好几天没见到她了。任鳌继续凑在谢峒倩耳边低语“外面有几个陌生面孔附近徘徊,不像是附近居民,总之大小姐这两天当心点,费妈出去买菜的时候祝福她机灵些。”“哦,对了,我出来这么些天,老头那边有什么说法么。”谢峒倩故作镇定,但毕竟是自己父亲,离家出来这么多时日,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倒是有家人家来提亲,来头好像挺大,本来老爷都同意了,谁料想这家人家竟然暗地里两头吃,对面陈家吃了闭门羹,才跑到我们这来的。然后老爷态度就暧昧了,正好你也不在家,老爷就下了个台阶,说你出去读书了,等你毕业再说。”谢峒倩听到有人去谢家提亲,心头一紧,看来老天还是很帮忙的,怎么回去和父亲交代,看来也是挺不容易的一件事。任鳌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周先生是研究数学的吧,正好这里有点问题想请教他,江湖上有人要找一个叫‘慢哥’的人,信息在这张纸上,可以完全看不懂呀。”“那我带你上去见周先生吧,不要时间太久哦,他需要休息。”谢峒倩看任鳌这段时间忠心耿耿帮着自己,觉得应该给予一些回报。周沪慨见到任鳌进屋,隐隐觉得有些古怪,浑身散发着一股劣质香烟的味道。但是任鳌手中的纸条给了他无限惊喜,任鳌手中的纸条是破解版的矩阵,让他看到了隐藏在数组中的信息。周沪慨又拿出封啸风给他提供的数组,拿到了钥匙后,再复杂的数组都在他面前逐一显露出来隐藏的信息。周沪慨一个个字母写了出来“WEGOTTHEBETRAYER.”(我们中有叛徒)。后面还有几个字母似乎都是缩写,I-L-Y-RM周沪慨愣住了,放佛耶稣最后的晚餐,每一个人值得怀疑,谁编写的这组密码,谁又想告诉谁什么信息,谁是背叛者,背叛了什么组织。。。任鳌在一旁等得有点不耐烦了,不时得凑过脑袋去看周沪慨笔记本上的内容,但是他根本看不懂笔记本上的草稿。看到周沪慨的神情有了变化,赶紧又蹭到了周沪慨的身边。周沪慨对任鳌身上的烟味本身就有反感,看到任鳌又直接坐在了自己的床上,眼巴巴地瞅着自己,觉得特别变扭。周沪慨把任鳌给他的纸条还给他“五月七日,云翔寺面见”周沪慨简单翻译了密码短文的信息,看了下台历,这天是五月五日,也就是说,还有两天时间。任鳌如获至宝,对周沪慨感激不尽,兴冲冲得下了楼。任鳌给的小纸条已经破解完成,只是任鳌看不明白。周沪慨摇摇头,把笔记本放到一边,费妈已经门外等候多时,周沪慨知道每天最痛苦的时刻即将来临:要换药了。午饭过后,陈小姐回到了欢留路65号,谢峒倩差点认不出她来:一袭黑色西装,头戴短边礼帽,完全的男装扮相。谢峒倩刚想问这两天陈小姐去了什么地方,陈小姐顾不上脱下外套,直奔楼上寻周沪慨而去。陈小姐见到周沪慨,直接开了英文“Wegotthebetrayer.”周沪慨正好在琢磨那组奇怪的缩写,顺口答道“ILYRM”。陈小姐关上房门,拉起窗帘,一步步走向周沪慨“你就是慢哥?”“啊,谁是慢哥?”周沪慨一脸茫然,此刻,他宁可身边的是谢峒倩,面前这个女人丝毫看不到她的底。“我们谈正经事吧,慢哥,没时间了。”陈小姐坐在了往常谢峒倩的常坐的椅子上。(我的小说《南翔如烟》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南翔如烟》更多支持!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