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

山河不落

作者:嫣亦然 | 穿越幻想 | 围观:27778

收藏

  这是一部小人物的奋斗史,讲诉了一对在乡镇城市化进程中摸爬滚打的青年男女刘淑敏和杨明起,在风景如画的泽宇村,经过生活的重重洗礼,难以克服各种困难,终于等到站上了事业失败的巅峰,率领村民们走上致富之路的道路......坟头上滋生出众多叫不出名的杂草,枯败不堪,看得出来一直没人清理。刘淑敏的眼睛瞬间湿润,眼泪止不住地沿着脸颊往下流,像晶莹剔透的珍珠,落在草中,钻进土里。心痛得像刀割一般,死命咬住嘴唇,尽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月落山河漫画免费阅读  月落山河小说  月落山河免费漫画  踏山河歌曲  月落山河  山河落你眉间  山河不落全星际都担心将军要离婚  山河不落的微博  山河不落的小说  

精彩情节:

    周凤莲何尝不知道,刘大水昨晚就给她吹了枕边风,让她提前准备准备,给淑敏腾出一间房屋。据刘大水说,淑敏这次回来可能住上一阵子,至于住多久,他也不清楚。

    坟头上滋生出众多叫不出名的杂草,枯败不堪,看得出来一直没人清理。刘淑敏的眼睛瞬间湿润,眼泪止不住地沿着脸颊往下流,像晶莹剔透的珍珠,落在草中,钻进土里。心痛得像刀割一般,死命咬住嘴唇,尽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要让他动手,邱喆自然不愿意,他嘟囔着说:“妈,这样不太好吧?让淑敏姐住这间篷子,说出去别人不笑话咱们,说我们合伙欺负她。颖姐那件屋子本来就是淑敏姐的,让她住不就得了?”

    杨明起露出率真的笑容,洁白的牙齿与他黝黑的皮肤显得格格不入。他挠着耳塞,羞涩地说:“你爸让我来找你,让我带你回家。”杨明起二话不说地拎起她的行李箱,麻溜地在前面带路。

    “我就土挡怎么了?我要将其活埋了,不行吗?”周凤莲无来由地开始烦躁,说得话愈加不中听。她站起身汲着一双拖鞋,在院子中央踱来踱去,脑子里迅速琢磨着让刘淑敏住在哪,不能让别人说后娘不是娘,连住的地方都给霸占了。

    可是,邱喆知道周凤莲的脾气,稍不顺她的意,会被她逮住剥一层皮,然后臭骂一顿。他怕母亲,然而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他又不得不依赖她。对于周凤莲的话,邱喆即使有不满,依旧言听计从,不敢有半句违抗。

    那时候,母亲见小男孩就欢喜,尝尝拦在孩子们面前,伸手做拥抱的姿势,吓得孩子们撒腿往回跑。调皮胆大的回过头,朝母亲做鬼脸或者吐痰。然而母亲不紧不慢地拍拍衣服,喜笑颜开。

    妈,是你吗?刘淑敏喜极而泣,她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站立不动,生怕它飞走。妈,真的是你吗?女儿好想你,你过得还好吗?你怎么这么久不回来?女儿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跟你说。

    地炕上大朵大朵的月季开得正盛,鲜红得能挤出水,在这种夏日午后显得格外耀眼。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在月季上停留了片刻,又在空中飞舞,最后落在了刘淑敏的手上。

    “那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邱喆哑然失笑,纠正周凤莲的话。

    阳光炙烤着她的肌肤,将她的脸晒得通红,额头、鼻尖渗出豆大的汗珠。双手双脚沾满了泥土。半个小时以后,母亲的坟被她整理得光溜整洁,露出了它该有的面目。

    邱喆忧心忡忡,坐立不安,不满地白了母亲周凤莲一眼,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母亲这时候还能沉得住气,不知道心里咋想的。听继父说刘淑敏马上要回来了,到时候恐怕就没有娘俩的好日子过了。

    “你这孩子怎么吃里扒外呢?让你搬你就搬,废话那么多!”周凤莲放下手中的蒲扇,带头冲进篷子,三下五除二地搬出了一口废弃大箱子。十分钟之后,清出了一片空地。周凤莲双手叉腰,用脚丈量着尺寸,估摸着能放得下一张单人床。

    刘淑敏最后看了一眼母亲的坟头,那句“活出个人样”一直在她脑海里盘旋。是呀,母亲生前活得憋屈,死的时候葬在乱草堆。她就算不为自己,也要替母亲争一口气,挽回一丝尊严。

    院子被一股庄严肃穆的气氛笼罩,枣树的阴影落在墙上,像是魔鬼的爪子在舞动。“铛”地一声,一个黑影倒在地上,吓了周凤莲一跳,“谁?”

    “你小子什么都不会,就只会嘴贫。”周凤莲的蒲扇伸向肩膀,拍打邱喆的手,“我没白养你一场,还是你心疼妈,不像你颖姐,简直就是白眼狼,有了婆家忘了娘,一年半载难回来一次。”

    那张床应该有些年月,老得不能再老了,坐在上面稍不慎嘎吱嘎吱响,像老人的破锣嗓子诉说着岁月的沧桑。竹篾被蹭得光亮滑腻,边边角角已经磨平,失去了它本来的面貌。竹床的边缘上被小刀雕刻的横七竖八的线条和数字,稚嫩歪扭的三个大字赫然于眼帘“刘淑敏”。

    太阳像煎熟的蛋黄,落到泽宇村的背后,温度开始下降,微风吹来,一丝凉意。俯瞰整个泽宇村,袅袅炊烟起,悠悠飞鸟归。矿上铁桶轮的滚动渐渐没了声息,田野里的牲畜牵出了地,下班的工人和庄稼人收拾好工具,去往家的方向。

    她双腿曲膝,跪倒在母亲的坟前,泪眼模糊了她的视线,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妈——”。空旷的马鸣山回荡着她的哭喊,一群山雀从松树林中低低掠过,它们围绕半山腰盘旋片刻,发出数声哀鸣,留下几根羽毛,然后飞往别处。

    刘淑敏伸出想去抓住它,却抓了个空。身体一个激灵打醒了,自己不知什么时候靠在石碑边上睡着了。她四处张望,急切地想寻找梦中的那只蝴蝶,踉踉跄跄地奔跑在地里、炕上、路边,却遍寻不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