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中

侠心明月照江湖

作者:剑雨微尘 | 奇幻修真 | 围观:12353

收藏

  由八大世家统治者的江湖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相互猜疑、争权夺利,使魔门乘虚而入,至此全面展开正邪间的搏杀。 侠心明月照江湖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薄雾笼罩着山谷,像是给这里披上了一层白纱,随着山风慢慢移动,在一个土堆周围的雾却轻柔的向四周飘散开,那是一座孤零零的土坟,衬着此时此景,倍感凄凉!如若有人在此时进谷、见到孤冢,恐怕恐怖之情要胜过一切了。。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萧子敬竟毫无所觉,待得感到杀气之时,身子已完全在掌风笼罩之下,“嘭”的一声,一掌已重重的击在他的右肋之上,萧子敬似乎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一口血狂喷出来,身子前扑,正好落在已经碎裂的土坟之上。

      约过一顿饭功夫,方渐止悲声,站起身,恢复了平时的从容镇定。

      龙三阴阳怪气的道:“萧盟主,尊夫人真的死了吗?”萧子敬一鄂,随即怒道:“拙荆去世多年,岂有假的?当年魔教横行无忌,滥杀无辜,我的家人都是些不会武功的妇孺,他们竟也不放过!”越说越怒,剑招也随之加紧,快速之中又加入无限狠辣。

      萧子敬强忍痛楚,黄豆大的汗珠从面颊上流下,全身湿透。泪水流了下来,悲声道:“萍妹,我很快就会下来陪你了,这样你就不会寂寞了。只可惜我毕生以除魔卫道、行侠仗义为己任,只怪我学艺不精,今日死于此处。我连魔教的一个余孽都斗不过,还说什么除魔卫道?”说到这里,心中的悔恨、仇怨等感情交织在一起,悲痛之情莫可名状。

      他的声音却于冷峻中透出几分暖意,仿佛寒冬将过、冰雪待融一般:“洛阳萧家在‘八大世家’中算不得出类拔萃,我一直不解你为什么能当上武林盟主。今日一见武功虽然不算顶尖,但凭我的一掌就能断定我的武功来历,见识却在其他七家之上。你当年精心布置想在陕北奇侠岭将我们一网打尽,幽冥教经此一役瓦解冰消,教中高手伤亡殆尽。你们自命正教中人,手段却不可谓不辣,其时却有两人因事未到,幸免于难。”

      龙三却总摆出满不在意的姿态,这样一来就更加激怒了萧子敬。实则龙三也不住地在心里叫苦,萧子敬是新一任的武林盟主,手上的功夫岂容小视?

      土坟蓦地炸裂开来,一支判官笔从下直上,快若闪电,正好击上剑身,长剑被荡了开去。萧子敬一领剑诀,还待再刺,随着判官笔来势,一人长身玉立,赫然出现在他面前!

      此人一袭白衣,脸色煞白,相貌却颇英俊,面无表情,冷若寒冰,仿佛地狱中的幽灵,使人一见之下,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冒上来!

      第一章盟主之死

      萧子敬一剑紧似一剑,招式连绵不绝。龙三却似好整以暇,每于险极之处以人意想不到的招数化解,轻飘飘地毫不费力,来去飘忽,又每乘隙说些刻薄言语激怒对方,好似存心戏耍萧子敬一般。

      萧子敬迷迷糊糊,强自挣扎,龙三后几句言语使他急怒攻心,一口血狂喷出来,只道:“你……”睁大双眼,再也合不上,就此气绝。

      两行清泪从他的面颊流下,轻轻的声调如喃喃自语:“萍妹,我每天晚上一闭眼就会见到你,你在那里可也有天天在想我吗?二十年了,你一定还是像以前一样年轻美丽、温柔体贴,这些年我却老了许多,你回来都认不出我了吧?”泪水潄潄而下,低声吟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阴无极这时才道:“萧子敬一死,八大世家为争盟主之位,势必内乱,这倒是我们反击的大好时机,趁机中兴我教,将他们所谓的正派连根拔起!”

      萧子敬神智越发不清,只感到体内有两股气流相互冲击,忽冷忽热,冷若数九寒冬深入冰窖一般,热如身入熊熊火场饱受灼烧般,说话断断续续:“令尊都……都是为了你,你是他……最……最疼爱的儿子。你却不该……身入魔教,又……又来……暗算我。”

      龙三道:“只凭我俩,未必能够吧?”阴无极道:“幽冥教虽垮了,还有我们赤焰宫呢。”龙三道:“你可是赤焰宫的弃徒,你师父会帮你?”阴无极道:“师父虽说将我逐出师门,那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我师父表面不敢得罪正教中人,实则对他们的嚣张跋扈、排斥异教,也早恨之入骨。待我潜入宫中,将咱们的计划说出,师父多半会答应我的请求。”

      斗到分际,龙三判官笔直点萧子敬左肩,萧子敬长剑在外不及收回,只得往右侧闪躲,不料刚避过龙三的雷霆一击,右侧却有一人幽灵般地出现,竖起右掌,等着萧子敬将身体自行撞将上去。

      突有一道闪电划过长空,接着雷声在头顶天空响起。转眼间黄豆大的雨点洒将下来。

      话未说完,坟后突然传出一个女子幽幽的叹息声,接着四面都响起了那女子的哭泣声。他不禁寒毛直竖,浑身被冷汗侵湿,大惊道:“谁?装神弄鬼,算什么?”那女子的声音幽幽的道:“萧子敬萧大盟主,难道我的声音你也听不出吗?那又为什么说想见我?还是和以前一样虚伪!”

      萧子敬道:“当年我们查到幽冥教的首脑名单,却有两人始终不知是谁。当时事在紧急,不能细查,只得先下手为武林除害。没想到堂堂晋东龙家的三公子竟也入了幽冥教。当年你与‘赤焰神君’的小弟子阴无极暗中交好,被令尊查知,鞭打一顿,逐出家门,并曾遍告江湖同道,我曾亲身到府劝说,却无法改变既定事实。没想到,你既投靠赤焰宫,又入了幽冥教。”强忍疼痛,说了这一篇话后,再也忍耐不住,呻吟了出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