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结

破风行

作者:旦夜 | 奇幻修真 | 围观:10988

收藏

  大漠的风沙吹过,是否可以还记得我江南烟波如画 破御风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其实,每个人都会说这样的话,使用同样的格式,述说不同的内容。。

风行破拆工具  风行大招怎么破  金箍棒能破风行吗  破风行动电视剧在线  破风行动原型  破风行动里的自行车  破风行动演员表  破风行动电视剧介绍  破风行动刘嘉良结局  破风行动中所有角色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在一旁观战的黑衣人头领似乎不耐烦了,一提手中刀,飞身砍向重伯。重伯正格开一刀,伤腿一阵剧痛,头脑也是一晕,眼看这砍向他的一刀,已是避无可避。

      然后敌人就这样凭空出现了,准确地说,是从地里冒出来的。共三十余人,从他们之前藏身的地洞中跃出,全是一身黑色劲装,头带面罩,手持长刀,一种奇特的长刀,刀身窄长,自刀刃中段便开始收刃,所以刀尖极为锐利,刀身基本无弧而刀背甚厚,这种形状的刀,在刺击时可以把力量集中在刀尖一点之上,而在刺入体内后不易弯折,几乎就是为这种伏击所特制的。他们所出现的地点也正好形成一个圈,将夏雨晨她们七人围在当中。

      被她称为重伯的老人是夏府的管家,夏姓上几代旁系所出,自幼就在夏家帮忙,做事兢兢业业,为人又极为忠厚,上代夏家家主甚是喜欢他,教儿子武功时毫不藏私地一起也教给他,又一步步让他做上了夏府的管家。夏雨晨有记忆起,重伯就一直为她打点各种事情,因此她心中对重伯也很是尊敬。不过她一直很好奇重伯的武功有多高,按道理来说,既是她爷爷亲自传授,自然不是一般,但这么多年,重伯的确就像个完全不会功夫的普通老人一样,没有人见过他出手。

      真不知道他这几年是怎么在这鬼地方过来的,夏雨晨在心里叹了口气。一晃眼就是三年了,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碰上他。要是不巧他不在,帖子自然有办法转交,可自己就算是白来了。

      一声令下,周围的黑衣人团团围上,一场混战。

      “夏家的‘听雨’好像也不是那么没有用”,黑衣人抹掉鼻尖上渗出的血滴,说,“但是你还是只有两个选择,放下剑死,或者打输了死。”

      说完他朝手下挥了挥手,“都杀了。”

      夏雨晨正缠斗于一圈黑衣人中,见重伯形式危急,手中剑忽现变化。在此前打斗中,她多以刺、挑为主,而这正是“听雨”的精髓所在,以迅疾的点刺直取敌人要害。然而“听雨”十式的第十式却是和其他九式大相径庭,其名“断风斩”。这一式以剑为刀,配合夏家武功身法劈向敌人,自有可断金铁之势。

      事实也确如此,大漠也好生死离别也罢,很多痛苦,从来都不能被想象真实的描述。

      在那些商人口中,沙漠里的强盗和马贼,都只出现在漠道周围,袭击那些从沙漠另一边回来,带着满满黄金的商队。而夏雨晨她们,是为了完成她父亲的任务而来,并没有带太多值钱的东西。所以连重伯也没有想到,在离无名集已经近在咫尺的地方,会遭到袭击。

      扑向重伯的黑衣人头领突然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把锐利的剑,他停住了,不可思议地在空中将自己的身体生生顿住,紧接一个旋身,剑尖贴着他的身体刺空。同时他手中刀借着旋转之力,狠狠扫向夏雨晨。

      还是看他先说什么吧。夏雨晨笑自己,真是,怕什么,从来都是他怕自己的,再说,还不一定就能见到呢。虽说这几年见过他的人说碰到他的地方,都是前面这个无名集,但是也没有人能肯定他就是住在那。那些被他所救的商人,说起他的行踪来也没个准,几乎整条漠道上都有可能遇上他。

      漠道,顾名思义,是沙漠里的道路。其实沙漠里黄沙万里,根本不可能有路。只有最有经验的向导,才能靠着几里几十里的一个不起眼的路标,靠着风向和太阳的方向,找到这条能穿过沙漠的道路。几年前,有商人活着从沙漠里回来,从此关于沙漠那边的传说就吸引了不计其数的商队走入这片死亡之地。

      夏雨晨一剑了结三名敌人,身势停也不停,即刻从缺口中掠出扑向重伯,左肩以柔劲撞向重伯,要将他送出刀式范围,右手剑斜斜上刺,直取黑衣人小腹,攻其必救。

      “总算是要到了,这沙漠里也太热了,你看这马好像都不敢把蹄子往地上踩了。”

      “大概再走半个时辰就到了,我想,既然往来的商人都会在那里歇脚,客栈该是有的,也许条件还不会很差。”

      虽是女儿身,但从小生长在世家,父亲又从不溺宠,不仅教功夫还鼓励她多在外行走。所以夏雨晨也从未把自己当作那些深藏闺中,刺绣待嫁的普通女子。江湖说大也不大,加上她一年倒有十个月在外走动,渐渐地也传开了些名声。尽管这些名声有一半是冲着她父亲的鼎鼎大名,但她手下着实有硬功夫,为人处事也挑不出一根刺,这些年,确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说到她时,会竖一下大拇指。

      重伯一把拉住正想上去拼杀的夏雨晨,说:“小姐,等下我拖住那个头领,你就趁机冲出去,冲到集里去,那里没人敢惹事。再想办法通知老爷,让他派人来接你。”

      你好?太生份

      二十三名护卫,加上重伯,共二十四马。最外围的十马突然哀鸣着侧倒,马上人猝不及防之下,随着马匹砸在沙地上,只有几个身手最好的来得及在马倒之前跃起。但这也并没有让他们逃脱这一次攻击,在他们落地的瞬间,就像那些倒地的马儿一样,沙地里一闪而过的刀光,将他们的双脚齐根削掉。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