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哑书异录——逆旅出航

作者:言别信 | 神秘时空 | 围观:19816

收藏

  我等为背叛自己者  我等为四处流浪者  我等为忏悔者  我等为复仇者  我等为远征军者  我等为逆旅  这支背叛了自己责任的舰队不断地四处流浪的故事。  注:作者是文科生,因为这肯定也不是硬科幻 哑书位于指挥室最中央的是一个已经须发花白的老人,他也躺在属于他的已经放平的指挥椅上,不过与其他人不同,这个老人保持着清醒,他躺下完全是为了让自己舒服点,因为他已经失去了双腿,左臂从手肘往下也消失不见了。肢体残缺在逆旅中是很少见的情况,因为依照他们的科技,修复肢体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而这位老人没有治疗自己的伤口肯定是为了别的什么打算,因为他的伤口创面已经被改造成了半机械化,无数的数据管线将他通过指挥椅上的插槽借口与舰载主机进行了物理连接。。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纱朵,有什么事?”艾洛重新折起了移动终端问道。

      老人眯着眼睛,视线从投影在自己正上方的各种图标上一一扫过,以确定这次推演作业是否出现了什么不该出现的事情。突然他的视线停在推演作业参与人员名单上,脸上漏出了一副早已预料但又无可奈何的表情,伸出自己唯一完好的右臂,在指挥椅扶手上轻轻的敲了一下弹出一个新的投影界面,操纵着本意放平的椅背重新立了起来,一名面容非常年轻看起来刚刚成年,有着栗色头发与眼睛的女性医疗官快速跑了过来,扶着老人做了起来,同时帮他整理了下身上的军装,露出了肩上的准将肩章,以及后颈的一根数据管线。

      “我想你是对的。”希顿准将带着苦笑向后倒靠在椅背中,过了一会发现艾洛还是一言不发的站在他的身边,斜着眼瞅了他一下,“说了你还不愿意听了?出去,二十四小时内你所有的当值工作都取消了,你要闲着没事就去第三机库玩一玩,他们现在有一个战机技能竞赛,这艘战舰的赛场在那里。”

      艾洛在心中默骂了一句你个老头,但表面上还是十分恭敬的对希顿准将敬了个军礼,然后转身走出了指挥室。

      注:

      “请别动。”纱朵并不喜欢艾洛这些冒失的举动,比如在高精神压力推演作业后就立刻站起来这项行为。面容年轻但经验丰富的医疗官拿出了一张消毒棉纸轻轻的捂在艾洛的鼻孔下方,轻轻的吸去了流出来的鼻血。

      “将军阁下,艾洛斯威尔·埃鲁柯德中校的作业进度为本次推演作业的领先地位,切断他与本机的物理连接将影响到本次作业的总体进度,本机请求再次确认此次命令。”机械的声音在指挥室中想了起来。

      逆旅的巨舰大炮理念在聆听者看来是一种十分浪费舰船空间的行为,毕竟让那些看起来都是累赘的设计完美的运行起来是一件十分复杂的事情,但无论空间浪费的多么严重,都不能改变对一个人来说战舰的内部空间还是太大了些,所以战舰内部除了有纵向运行的升降梯外,还布满了平面运行的自动走道。纱朵跟着艾洛走上自动走道,开口问:“艾洛,你很不开心?”

      “想。”艾洛点了点头,然后回身指了指指挥室中还处于与舰载主机物理连接状态的自然人军官,“我一直试图推演出抹消思维烙印的方法。”

      艾洛看着与自己挨得极近的脸,纱朵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抬眼递上了一个疑问的眼神。艾洛发现这个年轻女孩的视线几乎可以与他持平,这说明他们两个人几乎一样高,不禁别扭的自己接过消毒棉纸避开了视线。在逆旅中,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差不多高一般情况下是因为男人有点矮或者女人有点高,但艾洛和纱朵差不多高的原因是艾洛很高而纱朵却有些矮,因为纱朵是改造人,而艾洛却是个柔弱的、身体发育不完善的自然人,艾洛只是在自然人中算是个高个子。在从故乡之地带出来的历史资料与多年的见闻中,艾洛了解到大多数物种在出生后几分钟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就能学会自己行走,而人类却要在父母的精心照料下才能生存下去,才能有机会学会爬,进而学会走,然后才能跑,以故乡之地的标准时来算,需要一年的时间婴儿的大脑对神经的支配才会相对成熟,才能完成一些“复杂”的肢体动作。原因无他,这是进化的选择,人类的大脑体积较大,充分发育后难以出生,只有提前生出来,也就是说,故乡之地所有的人类和现在逆旅中的经过母体孕育的自然人都是早产儿,天生身体发育不完善,也失去了后天完善的机会。艾洛是有些痛恨这个事实的,由于身体条件的限制,即使他加入了逆旅军队,他也只能在辅助作战部队与指挥机关任职,任何一线作战单位都与他无缘,他胸前的指挥刀与信号旗相互交织的胸标也标识了他参谋官的身份,他的工作就是留在指令大厅或者哪个指挥室,接收参谋部下属通信组传递上来的一切信息,汇总自己的推演后报告给舰队指挥官并提出自己的预案,然后看着自己的同僚炸毁地方的舰队或者被被敌方的舰队炸毁。

      “那是不可能的。”纱朵俯下身在椅子扶手上操作了几下,柔软的椅面渐渐变得坚硬了许多,椅背重新立了起来,被扔到一边的数据管线也所料回去,变回来更便于平日工作的办公椅。“您是自然人,每日摄入的能量接近百分之五十用于维持体温,百分之二十以上维持细胞膜钠泵,剩余的还要维持各种代谢,您哪有承担数据插件所需能量的能力。”

      投影技术完全隐蔽了指挥室的墙面,除了脚下的地面以及地板上的设施外,四周以及头顶完全变成了无尽的虚空,指挥室看起来就像是一座漂浮在黑暗中的浮岛,岛的周围还有更多更大的浮岛,当值的军人在各个浮岛上忙碌的走来走去或者仔细检查着每一个投影界面与那些指令大厅比起来这个原本看起来宽大的指挥室倒是有些小的可怜。

      “将军让我跟着你。”纱朵回答到。

      “艾洛,感到自豪了么?这是我们的舰队。”希顿准将在艾洛身后问。

      “瞎说。”希顿准将嗤笑了一声。“我比你多活了这么久都没为我们的舰队感到自豪过。”他操纵者自己的指挥椅低低的漂浮起来,落到艾洛身边。

      “纱朵,去看看他,然后让他过来。”希顿准将对冲着不远处的一个已经开始苏醒的人扬了扬下巴,女医疗官点了点头,快速扫视了一下希顿准将的身体状况,便跑到了被唤醒了中校身边。

      “艾洛,我们都曾经想过,我们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是流浪者,我们需要找一个宜居星球?这压根不需要,我们早有能力在战舰上改造设置生态区,乱海中的诸多无主天体,布满了能源与飞船的外壳,我们仅仅有三亿人口,这还是大量培育改造人的结果,自然人甚至不足四十万,我们连主星都排不满,更别说三颗辅星与大量的太空要塞了,我们的社会与生活的稳定性几乎超越了所有的已知文明,我们还需要什么呢?安安心心的生活在我们的战舰上就好,为什么还觉得自己在流浪?乱海中所有的天体都是处于不断运动中,由此看来所有的文明都是在流浪的。”希顿把目光投向了远方。艾洛实在不知道希顿准将是在看什么,因为他们现在处于空无一物的静海中,在这里,连有和无这两个概念都不存在,除了躲在以航天母舰为中心的秩序场中的舰队,连一颗陨石都看不见。

      “我们这是一支航母编队,一艘战略级航天母舰,包括五艘巡洋舰、一艘重装巡洋舰、一艘登陆舰、一艘科考舰在内的八艘领航舰,每一艘领航舰下面还有数目不等的驱逐舰、护卫舰、突击舰,而这些护航舰的尺寸已经超过了我们在故乡之地最大的海上战舰。航天母舰上级有太空堡垒,堡垒上级是太空要塞,位于最高的是我们的逆旅主星和三颗辅星,我们的主星半径甚至超过了常见的宜居星球,可它们依然太渺小了。”希顿准将对着舰队投影指指点点的说到。

      “干。”艾洛翻了个白眼,又骂了一声。“你知道年龄么,你,我,还有老头的年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