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5章 变态给你看

青二十七 | 发布时间:2021-09-15 06:17:11 | 阅读次数:12493

经那死变-态一再次提醒,龙小凤才又看了看“她”的手,“她”的足,其他的好判断,那手脚却像是十四、五岁女孩子的样子。这是足足大幅缩水了一圈啊!龙小凤茫然抬起头:“喂,你有镜子吗?”面前的男子眼角一抽,这小姑娘还啊……不按常理牌理啊。他翻了个白眼:“这是整整缩水了一圈啊!。...

经那死变-态一提醒,龙小凤才又看了看“她”的手,“她”的足,其他的不好判断,那手脚却像是十四、五岁女孩子的样子。

这是整整缩水了一圈啊!

龙小凤茫然抬头:“喂,你有镜子吗?”

面前的男子眼角一抽,这小姑娘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他翻了个白眼:“你撒泡尿照照就好,用得着什么镜子?”

呃……这死变-态的!龙小凤恨不能一铁铲过去。

他却转身,弯腰把直挺挺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就像丢沙袋一样,丢进草丛里。

龙小凤问道:“喂,你要不要把他们绑起来?这样随便一丢,万一他们醒过来……”

“他们没有那个机会了。”他不耐烦地道。若不是看在她刚才的好心上,他根本不想多做解释。

“以防万一嘛……等等,你不会是把他们……!”

也许是因为刚穿过来的茫然,也许是因为受过伤——

如果还在体能脑力的全盛期,龙小凤一眼就能看出那两个杀手已然死得不能再死。

但是现在,什么都得多转一道弯,慢上半拍。

所以直到此刻,龙小凤方警醒过来:那两个人不是被打晕了而是被打死了!

她把话吞进肚子,又惊又疑。

“为什么不会是?”男子像没事似的将手背在身后,往花园的深处走去。

妈蛋,这死变态不但是色-情-狂还是杀人狂!

别人穿越最多就是大病一场,装装失忆就开始新生活了。我我我,我这是什么运啊?

龙小凤真的快哭了。

身为曾经的特工,后来的交警,以及联邦最好法医的好朋友,龙小凤不是没见过死人——

更别提她一穿过来就是具“尸体”。

她对“死人”这种事本来比起普通人要看得开。

可这……用枪还得扣机板呢,这男子只不过拍一拍手,两个大活人眨眼间就变成死人。

在电视剧里看过的场景,在她眼前活生生地“演”了一遍。

说不吃惊,那是撒谎。

这个世界和她来的世界完全不同。

她呆呆地望着男子的背影,禁不住想:她是不是该庆幸自己不是这死变-态的敌人?

她在这个世界里,是不是一不小心就会死掉?

死掉之后的她,会穿回她来的世界吗?

还是就此死得不能再死?

她有点发晕。

如果草丛里的那两具尸体,是那位“官人”派来监督的那小厮的,他们这一死,“她”的尸体和“小厮”又失踪了,保不齐那位“官人”还有没有后手。

龙小凤呆着没动,男子明明已经走开三步之远,这时却突然回过头来:

“别怪我没警告你,不许跟着我,若是硬要跟着我,就莫怪我让你和他们一样!”

龙小凤如醍醐灌顶:对啊,我得跟着他,好歹他是土著,知道这是哪!

她紧上两步:“你,你别走,等等我!”

男子不答,不紧不慢地走在前头。

龙小凤又想:他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扮作小厮?现在明显扮不下去的他,接下去该如何收场?

心有所想,不知不觉问出口:“喂,你就这样一走了之,真的不要紧吗?……唉!”

男子突然收足,龙小凤一时收不住脚,差点撞他身上。

“你不怕被人发现,就尽管喊得更大声点。”他说。

“哦。”龙小凤小声地道,“我叫龙小凤,很高兴认识你,你叫什么名字?”

这是寒喧自我介绍的时候吗?这小姑娘在想什么?男子的脸都黑了。

龙小凤仿若未觉,涎着脸又说:“我……我是说,我们这就认识了,是朋友……朋友!朋友就该互相帮助嘛!”

男子仿佛要听清她的话,逼得更近了些。

龙小凤突然觉得嗓子有点儿发紧,想要掩饰地再说点什么。

谁知不等她开口,他的手,又伸过来了!

“死变……”

“态”字未及出口,他已捂住她的嘴。

他严肃的眼神吓住了她,让她有种错觉他的目标并不是她的胸。

可是很快,她就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他直视着她的眼睛,笑眯眯地道:“你都说我变态了,若我不变态变态,岂非让你很没面子?”

他明明在笑,可是眼中哪有半点笑意!

说着,便用闲着的左手去解龙小凤的衣扣。

可恨她竟无法动弹!

死变-态,杀人狂,色-情狂,笑面虎……她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去形容他了。

扣子一个个解开,小姑娘颈上的勒痕露了出来,雪白的颈上有乌青一道,看上去十分可怖。

因可怖而更见其可怜。

瞄了一眼之后,其实他就没再往下看了,本来也不为看她,况且她实在也是什么可看的。

这么一想,却又忍不住看她的表情。

楚楚可怜的,又是愤恨又是羞,真真一个精致的小姑娘。

如果长开点身量长足就更勾人了……

咳咳,他被自己莫名的想法噎着,匆匆地从她的里衣拔出一条浅绿色丝线来,然后放开她。

这是从一条宫绦中抽出的丝线,肯定不会是龙小凤身上本来有的东西。

他脑海里浮现出那个香丰色极了的身影。

是她吗?如果是她,那个女人,还真是放长线钓大鱼啊。

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能让那个女人铤而走险?

他帮那女人处理“尸体”,只不过是要卖她个人情,让“尸体”不落到那两个跟踪而来的人——也即“官人”手上而已。

但是现在,他也对这个本该死去的“尸体”有了兴趣。

回去问那个口风非常紧的女人是无意义的,他还是从这小姑娘身上下手吧。

一时失神,手里一紧,丝线的另一端已被龙小凤抓在手中:

“这条线不是我衣服上的,是刚才那个……那个什么官人身上的。”

他飒然一惊:小姑娘好眼力!

但听得她自顾自地道:“只要我的尸体不是被烧得光光的,找出这丝线的来处,就可以找出我死的地方,或是杀我的人吧?”

现代的刑侦讲究痕迹学和证据学,龙小凤自是了解一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