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5章 捡了个傻子

孟妆 | 发布时间:2021-09-14 06:56:32 | 阅读次数:22110

“姑娘我好着呢。”姜芙听出是那鼠妖的声音,她看过去的没好气道,面前那一簇簇高得异样的草丛往两边偏倒去,蹦出一只身上沾染到了草屑的花黑鼠。姜芙见此,甩一甩站了出来。黑鼠不忘殷情地作了好几个揖:“姑娘,姑娘别恼。适才小妖们去拾柴禾,意外发现天色一下子姜芙听出是那鼠妖的声音,她看过去没好气地道,面前那一簇簇高得异样的草丛往两边偏倒去,蹦出一只身上沾染了草屑的花黑鼠。。...

“姑娘我好着呢。”

姜芙听出是那鼠妖的声音,她看过去没好气地道,面前那一簇簇高得异样的草丛往两边偏倒去,蹦出一只身上沾染了草屑的花黑鼠。

姜芙见状,甩甩手站了起来。

黑鼠不忘殷勤地作了好几个揖:“姑娘,姑娘别恼。方才小妖们去拾柴禾,发现天色一下子暗了下来,小妖怕姑娘害怕,就连忙赶回来啦。”

“有事便直说。”

瞥了它一眼,姜芙重新坐下去拨了拨那火焰渐小的柴堆,这两只小妖一路走来就是这般,说话从来都不好好地说,定要鼓吹讨好一番才行。

花黑鼠支支吾吾的:“姑娘……小妖们在前面瞧见了一个人类,他他的皮囊长得实在是好看,姑娘行行好,把人留给小妖们吧……”

“人?”

姜芙微惊,居然还有不怕死的人类敢到这儿来,思虑几瞬后,姜芙冲黑鼠道:“带路,我去看看。”

黑鼠随即委顿:“是,姑娘。”

姜芙明白这两只小妖的心思,它们颇喜欢那些面皮好看的人类,在此事上它们显得尤为慧智。

在这临近魔族的地盘上开一家客栈,不仅仅是要让那些偶有投宿的客人落入掌心,并且还能把这“进入魔域人皆疯魔”的锅甩在魔修的头上,人族的修士根本不会知道,这是两只爱扒人皮囊的鼠妖在作怪。

小妖们的妖丹落在姜芙手里时,姜芙便说过不许它们再这般害人,虽说被鼠妖扒了皮囊的人只会变得样貌丑陋,可那些一觉醒来发觉自己模样大变的人,最后可不就是会奔溃了疯了吗,这与取人性命没有什么不同。

天色已经完全黑沉,宛如撒满了天际的墨水,即便姜芙是引气入体有了修为的修士,但原本透彻的五识在这里似乎变得削弱了大半,致使这山路她走得磕磕绊绊。

来到白起守着的地方,姜芙眯着眸子看过去,瞧见了一具躺在地上的身影,只依稀能看清这身影身姿修长,身上似有伤口,将他的一身白衣氲得狼狈。

姜芙走过去,她蹲下身来,指尖率先探在那人的腕上,内里空荡荡的,是灵力殆尽的表现。

姜芙还欲再看看这人究竟是如何了,偏生那两只小妖还在吵吵嚷嚷:“姑娘姑娘,他的脸好看得紧,送给小妖们吧姑娘……”

闻言,姜芙的面色已然冷了下去:“我先前说过什么?”

她这样漠然隐有不悦的言语,登时让小妖们收了嬉笑哀求声,个个瑟瑟地抖了起来,它们可不曾忘掉,这个祖宗手里的金笺符数量之多,威力之大。

耳边的嘈杂声散掉,姜芙觉得脑子顿时恢复了一片清明,她甚至都有点儿怀疑,自己收了这两只妖究竟是不是件正确的事。

目光再放至地上躺着的人影身上,姜芙想了想,指尖拈出一点花火来,微弱的火苗跳动间,也将她周边的半寸地照亮了。

姜芙这才将那人看了个清楚,一身染血的锦白色长袍,发间的金冠是歪斜斜的,将他的一头墨发衬得凌乱。

等看到那人的面容时,姜芙这才杏眸微微圆睁,难怪那两只见色起意的鼠妖会在她告诫之后,还这般大着胆子哀求她留下这人的皮囊。

面前的人看起来年龄不大,眉眼间虽透着青涩,但他的五官却是惊艳到叫人挪不开目光。许是受了伤的缘故,唇色泛着白,这般阖眸静敛眉目下,给他染着苍色面容上添了几分出尘脱俗,堪比那九天之上的神。

看得姜芙都有些呆住了,直到眼帘里的人影突然攒了眉梢,对方不过细微的动静,就让姜芙心下猛然一悸,指尖上掐着的法诀一晃,那照亮四下的火苗便“嗤”的一下给灭了。

“呀。”

小妖们瞧见光没了,连忙凑上前来,七嘴八舌地嚷:“姑娘姑娘,可是发觉这具皮囊有何不妥?”

姜芙不自在地咳了两下,一把把这两只咋呼不已的小妖给推开,她镇定下来,运起体内有些滞涩的灵力,指尖贴在那少年的额心,探看他周身耗损受伤的程度。

姜芙又问道:“这人是从哪个方向来的?”

小妖们果然一下便被带偏,争先恐后地答道:“是往前面来的!小妖瞧见他走得摇摇晃晃,砰地一下就摔在了这儿。”

闻言,姜芙已然蹙起了眉,她收回手,去查看这人的伤势,上臂、腹部、腿弯上皆有不同程度的剑伤和鞭伤,这还是未曾拉开衣裳能看到的。

姜芙微扯开着对方的衣领,发现他那比女子还要白的脖颈上,也斑驳交错地蔓延上几道鞭伤,严重到用皮开肉绽这四个字来形容也不为过。

姜芙的脑海里下意识地就蹦跶出一个念头,是哪个这般没同情心的家伙,面对着这张绝世容颜,居然也下得去狠手施用这等子酷刑。

只是,令姜芙有些奇怪的是,这些伤虽然瞧着恐怖了些,但它们并不算致命伤,也不至于把一个修士的灵力耗尽成这个样子。

更遑论,这少年的修为估摸着比她要高深多了,即便在这等子灵力稀少的地方动手,总归不该是沦落到他这般的模样——像个筋脉俱损,濒危在即的人一般。

踌躇了片刻,姜芙还是狠狠心站了起来,她准备继续往前面赶路,距离系统指定的时间抵达魔域已经过了小半了,可她还在这些高山上徘徊,只越过了半数的峰顶。

见着姜芙要走,鼠妖们都急得不行,团团在姜芙脚下蹿来蹿去:“姑娘,带上这具皮囊吧。等他死了,把他赏给小妖们。”

姜芙眉眼生冷:“后日清晨我们便要抵达魔域,谁来扛他照顾他?你们这些我一根手指头都能捏死的小东西吗?”

她放下狠话,本该这时候鼠妖们就该瑟瑟发抖了,但它们此刻没有,反而还欢天喜地地尖叫了起来。

“啊!这个人类醒了,姑娘他要醒了!”

姜芙心下一跳,回首看去,只见那少年皱着眉边的惊艳,泛白的唇因他的疼痛咬起了红,那双倏然起了湿润的眼眸,猝不及防地朝她看过来,让姜芙一下子想到了纯净叮咚的清泉。

他就那么呆呆地躺在凹凸不平的石砾上,好半天,少年才后知后觉地缓慢坐起来。

然后,他皱巴着眉,似乎有点儿委屈:“我好疼啊。”

姜芙简直比他还要目瞪狗呆,她在心里纳闷,她这不会是捡了个傻子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