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4章 收两只小喽啰

孟妆 | 发布时间:2021-09-14 06:56:25 | 阅读次数:26649

在白起的泪声俱下,姜芙撕了那张收了黑鼠妖骨的符咒,妖骨化成几道亮光再次没入黑鼠体内,那僵直身子躺得扁扁的黑鼠扑棱了两下爪子,活了回来。瞧着两只化成原型,心甘情愿剖妖丹献给自己姜芙的鼠妖们还在双双拱手作揖,献媚的言辞不绝于耳。姜芙晃晃手腕上的红绳,上面的瞧着两只化作原型,甘愿剖妖丹献给姜芙的鼠妖们还在双双作揖,讨好的言辞不绝于耳。。...

在白起的泪声俱下,姜芙撕了那张收了黑鼠妖骨的符咒,妖骨化作一道光亮重新没入黑鼠体内,那僵直身子躺得扁扁的黑鼠扑腾了两下爪子,活了过来。

瞧着两只化作原型,甘愿剖妖丹献给姜芙的鼠妖们还在双双作揖,讨好的言辞不绝于耳。

姜芙晃晃手腕上的红绳,上面的碧绿珠子旁又挂了颗红珠,相差无几的大小,看着像两颗珠玉圆润的玉饰,却是将这两只小妖的命脉牢牢地栓在了手中。

“任务来了。”

默默看了半晌的系统突然出声:“即刻前往西郊魔域。倒计时两天零六秒,请在指定时间内抵达规定地点。”

听系统这么说,姜芙就明白了,这是要开始走剧情了,从原主一气之下离开山门,因缘际会之下决定前往魔域为开端。

姜芙站起身来,看了身后那两只花鼠一眼:“小白小黑,走了。”

妖奉内丹,就是认主之态,她这是收了两只小喽啰了。

这一路上,也应当不会太寂寞。

……

西郊位处多是山岭丘壑的西面,而魔域正是在一片山峦迭起的尽头处,姜芙在资料中看到过,那边缘尽头处,是一大片茂密的丛林。

因为久不见天日,林中尽是黑黢黢阴森森,黑暗滋生邪恶,当年神降下天罚,无处可逃的魔族便只好蜷缩尽了这不见天日的黑暗世界,潜伏了数百年。

直到——

厌世的反派横空出世,以强横的手段领着族人,血洗了这个世界。

姜芙穿梭这么多个世界,其中亦然不缺乏这样的修仙世界,只是还从来没见过能成长得如此迅速、又心思莫测变化的反派,能够以一己之力生生将被修仙者打压了数百年的魔界提携起来,却又如此疯批地毁了它。

——是的,这位反派大人喜怒无常到了极点。

他在统领人魔二界后,只与女主相逢一面便被她深深吸引,却又因为看不惯女主对魔修的宁死不屈,便秉承着“你想保护这个世界我便偏要毁了它”的病态心理,一剑劈开了天边的洪荒。

纷至沓来的天灾让人类和魔都受尽了折磨,当然最煎熬的还是被反派惦念着的女主了——她看着人间的苦难,想到这些皆由自己而起,悲恸之下拔剑自刎。

女主的从容赴死并没有让反派心生悔意,反而更加让他失了束缚似的,越发放纵地大开杀戮。

说这剧情狗血也不是没有缘由的,姜芙本以为身为剑修一脉的出类拔萃后辈的男主,会手执着认主神剑奋起杀了作恶多端的大反派。

可是没有,男主惨死在反派的手下,是一剑封喉,死不瞑目的双瞳微睁,像是在回应不久前拔剑自刎的女主一般。

最后的结局中,是属于人魔的累累尸骨,曾经繁花似锦的人间呈现一片哀嚎饿殍,反派捏着森森寒光的长剑,剑尖坠落一滴浓稠鲜血的那刹那,他露出了一抹没有温度的满足笑意。

像是对自己耗费精力完成的作品感到满意,又像是……对这个世界的天道的一丝挑衅。

……

想到资料卡中最后描写的结局,姜芙抖了两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多么病态。

随着姜芙一路西行,两只花鼠身上的灵力并没有完全褫夺,它们的腿脚灵活不已,绕过细碎的石块,跃上纤细的蒲苇叶子,又哼哧哼哧地拍着马屁:“姑娘,您飘扬起来的秀发就和这些细长的叶子一样好看!”

它们在姜芙一句“不喜这般称呼”便立即懂眼色地改了称讳。

只是,伴随着前行的路越发艰难险阻,高山巍峨,往来寒风料峭,小妖们的心也跟着颤颤抖抖,意识到前方是何地,小白鼠哆嗦着,话都说不大清了。

“姑姑姑姑娘,咱们这是去哪里……?”

姜芙停下来,她正看着掌心里的那枚罗盘,辨别了一会方向后,她这才抬起头来,语气轻飘飘乎的:“去魔域呀。”

要抵达魔域的那片森林,还需得往前翻过三四座山脉,姜芙抬眸张望,走了大半天的路了,周边仍旧是刚入山时见到的山骨嶙峋的模样。

感受到空气中越发寒凉的冷意,姜芙不由蹙蹙眉,她伸手掐了个火咒,火焰自她指尖蹿起,撑不过几秒又灭了,复又一次,姜芙才点燃了脚下的干柴。

越临近魔域,便越发人迹罕至不说,还因为这儿草木皆染上魔气的缘故,这一带能被修士吸纳的灵力要比外界滞涩许多,时间一长,会连最基本的咒术都施得困难。

这也是姜芙为什么没耗灵力去御剑的原因。

自顾自惶惶然的小妖们,没空去想姜芙徒步累了半天的真正原因,更没发觉她的灵力被削弱的状态,姜芙觑它们一眼,毫不客气地把小妖们赶去捡柴火。

进了西郊的层叠山脉后,这里的天色便很快让姜芙察觉出了异样,按照正常的时间流逝,现在应该是正午时分才对,可现在……

姜芙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周围一圈,被魔气熏染过的草木是异样的粗壮繁茂,明明离前面的森林还有一大段距离,可这里的草丛却像是如鱼得水般地到了绝佳的环境,疯长到了人的大腿那般高……伴随着天色迅速暗沉,周围的风声似乎都弱了下来,一片诡寂。

姜芙凝着神色,她掩在衣袖下的指节微蜷,正掐着一张半折的符纸,随着她那截莹白的指尖使力,符纸抹的朱砂上的光亮若隐若现。

“姑娘,姑娘,不好了姑娘……”

不远处,那小妖的声音乘着突然又起的风,清晰地送入姜芙耳中,那尖细的语气中尽是惊惶。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