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平和与上进心

咕咕咕咕咕了 | 发布时间:2021-09-12 | 阅读次数:26615

晨昏定省乃孝道之举。辰时,三位昭仪就准备好带着自己宫里的妃嫔前来给太后请安。-在后宫里,仅有位及昭仪才有资格接掌一谷主位,而妃以上才能自己独居生活一个宫殿。因为宫中的贵人才女们,都是分住在三个昭仪宫中。每天晨时由各谷主位率领来向太后请安。第一次入宫-。...

晨昏定省乃孝道之举。辰时,三位昭仪就准备带着自己宫里的妃嫔前去给太后问安。

-

在后宫里,只有位及昭仪才有资格执掌一宫主位,而妃以上才能自己独居一个宫殿。所以宫中的贵人才女们,都是分住在三个昭仪宫中。每日晨时由各宫主位带领来向太后请安。

初次进宫的嫔妃,首日要宿于储秀宫,第二日来给太后请安时,由太后和皇上共同定下封号和居住的宫室。

而当今皇帝的后宫之中,并无人承宠过。皇帝也从不管封号之事,如今的贵妃和三个昭仪都是太后定下的。

也因皇上不宠幸后宫,除了一心想要承宠的安贵妃外,几个昭仪和众贵人才女们倒也相处的十分不错。

-

“淑姐姐。”淑昭仪宫中刚才落在队尾不知道在和小宫女说什么的慧才人小跑着追上来。

她才十六,穿了件厚厚的、嫩生的鹅黄色袄子,吧嗒吧嗒跑过来的样子简直像只刚出生的小鸡崽。

慧才人滚圆的猫儿眼一转,神秘兮兮的凑过来道:“姐姐们,你们听说昨天入宫的那个苏家小姐的事了么。”

彩贵人平日里最好鲜艳的彩衣,此时她把一身花里胡哨的彩衣和叮当的环佩掩盖在暗色的斗篷下,搂着暖手炉感兴趣的竖起耳朵,“哦?”了一声。

淑昭仪无奈的伸手戳了一下慧才人的脑门:“我没听说苏家小姐的事,我只知道你要是再不好好看着路走,再被安贵妃逮到,还得治你个蔑视宫中规律的罪名,给你个瓜落吃。”

淑昭仪二十五六,是宫里年纪最长的妃子,性格最是温和柔谨与世无争,算是太后在后宫之中除了安贵妃外最喜欢的妃子了。

她穿着一身花色素净的浅色衣袍,浑身上下的配饰只有发上的两根珍珠发簪。

慧才人年纪小,胆子也大。此时噘着嘴捂着额头嘟囔:“安贵妃讨厌死了,我又没妨碍到她什么。宫中众多姐妹,也只有她想要皇上的恩宠。我现在就盼着哪天皇上想起来后宫里闲人太多了,太浪费粮食了,把我遣散出宫才好呢。”

淑昭仪笑着摇摇头:“你呀,净寻思那些没影的事。况且你要是出宫了,姐姐们不得想死你啊?”

慧才人搂着淑昭仪的胳膊,亲亲密密的晃了晃:“那我就跪下求皇上,皇上不允,我就躺下打滚。我要带淑姐姐一起走,我跟淑姐姐可是一刻也不能分离的!”

旁边的彩贵人听了,气的伸出手揪她的脸蛋:“好呀你,在这种好事上就只想你淑姐姐,我的糕点天天的喂了白眼狼了!把昨天吃我的桂花糕还回来!”

慧才人装作被拧疼的样子,捂着脸朝彩贵人撒娇讨饶:“彩姐姐,好姐姐饶了我这次吧。那桂花糕又香又甜,不到一刻钟便都下了我的肚了。我看我该去求月老,赐我一根就红线把我和两位姐姐绑起来,我一刻都离不开淑姐姐,也离不得彩姐姐!”

慧才人看彩贵人笑起来,就伸手去搂淑昭仪的胳膊,右手再搂着彩贵人的胳膊,眯着猫儿眼笑:“到时候我们就在宫外租一个大房子,住在一起。淑姐姐喜欢小孩子,我们就收养好多小萝卜头。到时候淑姐姐给小孩子们缝衣,彩姐姐给他们做饭~”

彩贵人轻轻打了一下慧才人的手,娇嗔道:“说来说去就你闲着,你个懒鬼。”

慧才人嘟着嘴:“我教他们识字呀!我可是才女呢!我也不是自愿的,要不是太后亲点我入宫,我说不定已经当上翰林书院的女夫子了。”

淑昭仪叹了口气,细声细气的道:“能得太后看中,是咱们的福气。太后看中你的才气,看中彩妹妹的手艺……”

“有什么用啊。”慧才人气呼呼的打断淑昭仪的话:“皇上不还是一眼都不看后宫,这福气还是留着给安贵妃吧。”

慧才人年轻气盛的话吓得淑昭仪赶紧捂她的嘴:“好妹妹你可小点声,你这是要让满宫的人都听见啊。”

彩贵人拢着手里暖手炉阴阳怪气的坏笑:“就是~就算是实话也不能说这么大声啊,小心贵妃娘娘治你个大不敬之罪~”

慧才人也贼兮兮的笑起来:“贵妃娘娘才没空管我们这种小妃子的事~她呀~现在应该在太后宫里急得跳脚呢~”

彩贵人扭头看了看四下无人,只有姐妹几个和自己宫里信得过的宫女太监。

她凑到淑昭仪和慧才人面前压低声音:“我听说安贵妃今日天不亮就把自己宫里的小宫女拖出去杖打,然后急匆匆的赶去慈宁宫,过了好一会才出来呢。”

慧才人也学着彩贵人鬼鬼祟祟的压低声音:“这就是我刚想说的呀!昨天不是有个新进宫的妃子吗,我听说昨天皇上宿在储秀宫里,一夜没出来呢!”

“真的吗?”彩贵人惊呼。

淑昭仪也有些惊讶的用帕子掩住唇。

“小沁亲耳听储秀宫那边的丫头说的,那还有假?”慧才人勾起嘴角坏笑:“这下贵妃娘娘可气坏了吧?真可怜~”

淑昭仪轻轻的摇头,叹道:“所以安贵妃才仗打自己宫中的宫女出气?”

慧才人把手伸到彩贵人的暖手炉边上蹭热乎气:“何止杖打,听说打的只剩一口气之后不让人给水给药,小丫头可能活不过今天了。”

淑昭仪眉头紧锁。

彩贵人看着淑昭仪惦记的样子,担忧的道:“淑姐姐,你可别在掺和安贵妃宫里的事了,上次你救那个小太监,安贵妃让你在流玉宫前连跪了三天的事你忘记了吗?”

淑昭仪轻声道:“这次我,哎,这次我私下告诉太后,不去触安贵妃的霉头了。”

彩贵人翻了个白眼:“得了吧,这安微儿今天失手打死一个宫女,明天又失手罚死一个太监的,皇上从不来后宫不知道差不多,太后要是不知道这事可能么?”

“彩姐姐说的在理!”慧才人用力的拽拽淑昭仪胳膊:“太后和安微儿就是一丘之貉。淑姐姐,别管这件事好吗?求你了。”

彩贵人也放软声音哀求道:“淑姐姐,别让我们替你担心了好吗?当时是皇上在那,我和慧慧跪太后面前替你求情,太后为了安微儿的面子才让你回宫的。你没看到安微儿当时那个眼神啊,像是要把我俩串起来架在火上烤。再来一次这种事,安微儿不得把咱三个给一起撕了。”

慧才人也晃着淑昭仪软声哀求:“淑姐姐,别的姐姐们不知道,只说太后除了安贵妃最喜欢你了,可太后偏心眼都偏哪去了你还不清楚嘛。”

淑昭仪还是愁眉不展。

-

“淑姐姐!彩妹妹慧妹妹!”前方传来清亮婉转的女声。

淑昭仪三人抬头,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慈宁宫前了。

-

“姐姐妹妹们,你们低头找蚂蚁呢?”颂昭仪好奇的走过来。

颂昭仪今日穿了一身墨绿的袄裙。她最爱通透的翡翠,头上是碧色的玉簪,耳边坠着圆润的翡翠珠子。

颂昭仪进宫的时候是个春天,她在慈宁宫前唱了一曲,引得太后养的鸟儿们也跟着“啾啾”的和。

太后乐得合不拢嘴,给了“颂”这个封号不说,当场就给封了昭仪,还嘱咐颂昭仪多多去皇上跟前献唱。

可颂昭仪性子更是如翡翠般透亮,她一不求皇上的宠二不往太后面前凑。平日里最好跟姐妹们哼歌唱曲。性质上来了还会非要教姐妹们一起唱,也不管姐妹几个的调都跑到哪去了,还要在一旁鼓掌叫好。

-

“颂姐姐~”慧才人的眼睛亮晶晶。

姐妹几个各自问安后,慧才人凑到颂昭仪身边问:“颂姐姐,今日怎么不见琴姐姐和瑟姐姐。”

颂昭仪有些担忧的道:“瑟儿今日身体有些不适,许是昨日染了风寒。琴儿担心她不听宫女的劝告乖乖吃药,就留在宫中照看她了。”

琴贵人和瑟贵人是一对双生姊妹花,都极擅音律。妹妹瑟贵人活泼些,最爱和慧才人一起玩闹,姐姐琴贵人就稳重许多。

慧才人听了不由得心里揣揣:“都怪我,肯定是因为昨天堆雪人冻到了,都怪我叫她出来玩。”

彩贵人调笑道:“傻慧慧,你不去叫瑟儿,瑟儿也要来叫你,你又把这事往自己身上揽什么。”

姐妹们听了,都笑了起来。

-

“呦,有啥开心事,也说给我听听呗。”

慧才人扭头,就见一身利索赭色窄袖衣袍的荣昭仪孤身一人打西边来了。

“荣姐姐。”慧才人刚才耷拉下来的猫儿眼弯了起来。

荣昭仪笑着跟姐妹们互相问了安后,伸手掐了一把慧才人嫩嫩的小脸蛋,问:“琴瑟姐妹呢?”

慧才人撅着嘴把颂昭仪的话重复了一遍,荣昭仪听了笑道:“这一个两个小身板这么弱,早就让你们跟我一起练武,你们不听。”

荣昭仪性格大方,她习武,还擅舞。她舞起剑时不够娇媚,却是英姿飒爽,体态动人。太后时常夸她颇有女侠风范。

荣昭仪每日都要早起练武,为了不打扰姐妹们休息,所以自己独居一殿。

-

姐妹们站在没开门的慈宁宫前叽叽喳喳的聊着天,交换着八卦。直到一声挑高的尖细男声响起。

“贵妃娘娘到——!”

-

重新回去梳妆过得安贵妃领着一群宫女太监气势汹汹的走来。

她换了身华丽大红曳地长裙,裙上用金线绣着鸾鸟群戏图。她头戴绞金丝的牡丹花开发冠,耳坠两颗大小完全一致的圆润东珠。莹润的宝光更衬的安贵妃容颜无双,艳丽逼人。

“参见贵妃娘娘。”众人向安贵妃行礼。

安贵妃扫了一眼跪地行礼的众嫔妃,冷哼一声:“起来吧。”

众人应声,纷纷起身。

慈宁宫的宫人们听安贵妃来了,才打开慈宁宫的大门。

安贵妃打头,领着众妃嫔鱼贯而入。

-

“参见太后,太后万福金安。”

众妃嫔齐声给太后请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