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从此君王不早朝

咕咕咕咕咕了 | 发布时间:2021-09-12 22:58:44 | 阅读次数:18184

“皇上?您醒了么。”李公公轻轻地的敲敲门。“时候不早了,该上上朝了。”许蓬莱睁开眼睛眼,只觉得到困倦。鲜有的,也没血腥画面、骂着嘶声的一夜安睡。一觉睡到了天色将明。怀里的女孩还没醒,绵长的呼吸的节奏柔柔的打在许蓬莱脸侧。她睡着很不很老实,本来将她裹得紧紧地的李公公轻轻的敲门。。...

“皇上?您醒了么。”

李公公轻轻的敲门。

“时候不早了,该上早朝了。”

许瀛洲睁开眼,只感觉到困倦。

少有的,没有血腥画面、咒骂嘶喊的一夜安眠。

一觉睡到了天色将明。

怀里的女孩还没醒,绵长的呼吸柔柔的打在许瀛洲脸侧。

她睡觉很不老实,原本将她裹得紧紧的、绣着戏水鸳鸯的喜被被她踢到了床下。两条胳膊搂住了许瀛洲的腰,长腿也死死的搭在了许瀛洲身上,秀美的小脸埋在许瀛洲的颈窝,微凉的长发随着她的呼吸轻轻起伏,扫过许瀛洲的脸侧。

许瀛洲抬手,轻轻戳了戳她的鼻尖。

她小脸皱了皱,长睫敛住一点水光,微微往后躲了一下。

还是没醒。

“皇上?”门外的李公公有点纳闷,这天色将亮可皇上还赖床没起的事,可从来没有发生过。

然后他听见了皇上沙哑的声音。

“今日不上早朝了。”

说着皇上的声音更小了些:“别出声,她还在睡。”

门外的李公公只感觉天上生出了两个太阳,今天的皇上反常的令人难以置信。

“师傅师傅,皇上醒了没,大臣们都到了。”小顺子扶着帽子跑过来。

李公公伸手敲了一下小顺子的脑袋,压低声音道:“小点声,皇上还在睡。”

说罢不顾小顺子因惊讶张大的嘴巴,又打了一下他的脑袋:“愣着干嘛,去通知前朝,今天的早朝取消。”

小顺子委屈吧啦的捂住头,应了一声朝前朝去了。

-

-

怀里的女孩被许瀛洲刚才说话时的声音吵到了,她埋在许瀛洲颈窝的脸蹭了蹭,不舒服的哼哼出声。

许瀛洲连忙伸手,轻轻拍打着女孩的背部。

就像很小的时候,他睡不着时,母后为他做的一样。

温柔的,舒缓的。

随着许瀛洲的轻轻拍打,女孩又枕在他的臂膀上,沉沉的睡去了。

-

-

流玉宫中,宫女点起烛火。

一双芊芊素手从纱缦中伸出。

“娘娘,您醒啦,昨夜睡得怎么样?”安贵妃身边的贴身宫女梦芸见娘娘醒了,连忙上前替安贵妃挂起帐幔。

安贵妃懒懒起身,伸手抚了抚鬓边的发丝:“这太医开的安神茶有些效果。”

“那是,听太医院的人说,这安神茶连皇上喝了都夸好呢。”

“是么?”安贵妃笑了。“那今天继续给本宫泡吧。”

待安贵妃洗漱完,梦芸将她扶到梳妆镜前。

几个宫女就开始忙碌的给安贵妃打扮起来。梦芸也跪倒在安贵妃旁边,给她捶腿。

皇上从不宠幸后宫,但是皇上每日早朝完都回去给太后请安,这也是嫔妃们唯一能见到皇上的机会。

所以才要踩着天将将亮的时候起来梳妆打扮,就是为了能用最好的样子见到皇上。

“昨天进宫的那个小贱人如何了?是不是看皇上没去宠幸她哭了一晚上啊?”

安贵妃面露嘲笑,苏理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居然敢提议让皇上纳妃。就凭他一个五品礼部侍郎,也敢和安相作对。

难道不知道后宫是安家人的地盘么?

未来的皇后也一定会是她!

梦芸给安贵妃捶腿的手一顿,迟疑道:“娘娘,昨天去储秀宫打探消息的梦香还没回来……”

“没回来?”安贵妃皱眉。

“奴婢马上派人去找……”梦芸还未起身,就见梦香打外面匆忙的进来了。

“贵……贵妃娘娘……”梦香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对着安贵妃磕起了头。

安贵妃不明所以的接过宫女递上的香茗:“慌慌张张的做什么?”

梦香颤抖着声音道:“娘娘……昨天陛下……宿在了储秀宫中……”

安贵妃手一抖,茶水洒出了半盏。

温热的茶水洒在水上,激的安贵妃打了个颤栗。

她抬手直接把茶盏扔到了端茶的小宫女脸上:“贱婢!你是想烫死本宫自己争宠吗!来人!将她拖下去!狠狠的打!”

小宫女膝盖一软跪倒在地,也不敢辩驳茶水只是温热,只能一个劲的磕头求饶:“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啊!”

梦芸朝旁边几个呆住的宫女使了个眼色,几个宫女回过神来,将磕头磕头磕出血来的小宫女拖了出去按倒在地上,两个太监拿着手掌宽的长木棍狠狠的打在小宫女身上。

“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啊!”屋外传来小宫女的哀嚎求饶。

安贵妃听的心烦意乱,大声怒斥:“还不把她的嘴堵上!”

待屋外的安静下来,安贵妃又看向梦香,咬牙切齿的问:“说,怎么回事?”

梦香还跪在地上,头紧紧的贴着地面,颤抖着回话:“陛下昨日看完奏折,就去了储秀宫,一夜没出来。然后……”

“然后什么!”

“陛下……今日没去上早朝……”

“什么……”

“贱人!”安贵妃挥开手忙脚乱帮她擦水的梦芸,一抬手将梳妆台的物件全部扫落在地,丁零当啷好不热闹。

安贵妃“呼”的站起身,眸间尽是阴狠之色。

“给本宫更衣,本宫要去见太后!”

——

——

“姑妈!”安贵妃几乎是一路小跑赶到了慈宁宫。

“贵妃娘娘,太后还没起呢。”门口的嬷嬷知道太后最疼安贵妃,不敢强硬阻拦,只是上前劝告。

“我有要事要和太后说!”安贵妃却不管那一套,一把将看门的嬷嬷推开。

“外面是谁啊?”太后的贴身嬷嬷在屋里问。

太后年纪大了,睡的也浅,就这会功夫就被安贵妃在门外搞出的声音吵醒了。

太后的贴身嬷嬷见太后醒了,忙对太后道:“太后,是贵妃娘娘来了。”

“是微儿啊。”太后听闻是安贵妃来了,便抬手示意嬷嬷点起烛火:“让她进来吧。”

嬷嬷点起灯,屋里里光线昏暗,檀香燃烧的烟雾在空气中浮动。

嬷嬷扶起太后让她倚在床上,然后在腰下塞了个软垫。

太后喘了口气,接过嬷嬷递上的水抿了一口,才对着满脸的委屈安贵妃问:“怎么了微儿,这么早过来。”

她拍了拍身边的床榻,对安贵妃道:“坐过来说,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哀家给你做主。”

安贵妃在太后床榻下的踏脚处坐下,像个小孩子一样把脸贴在太后的腿上,低声到:“姑妈,你可要给我做主……皇上……皇上他……”

“皇帝又怎么了?又是因为皇上不肯招人侍寝的事?”太后叹了口气,伸手安抚的拍了拍安贵妃的肩膀:“唉,皇帝年纪小,不开窍,哀家都说过他多少次了,也许他长大点就好了。”

“不是的……”安贵妃摇头:“皇上他……昨夜宿在了储秀宫……”

“啊?”太后倒是挺高兴:“是件好事呀,皇上终于开窍了,哈哈。”

嬷嬷也跟着笑到:“皇上终于不是小孩子了,知道妃嫔的好处了。”

“在储秀宫,昨天是……哪家的姑娘进宫了来着?”太后问。

“是,礼部苏侍郎家的姑娘,叫苏明月。”嬷嬷恭敬的回到。

“不错不错,名字也好。”太后欣慰。

“姑妈~”安贵妃扯着太后的袖口撒娇的晃了晃:“您还没听微儿说完呢~”

“微儿。”太后笑着教训她:“皇帝宠幸后宫是好事,你可不许插手啊。”

“哎呀姑妈~”安贵妃嘟起嘴娇嗔道:“微儿可不是要告皇上的状,可皇上昨夜宿在储秀宫虽是好事……”

她又摇了摇太后的手:“姑妈,微儿说了,姑妈可不许生气。”

太后宠溺的拍了拍安贵妃:“说罢,哀家不生气便是。”

“皇上今天……没去上早朝。”安贵妃看着太后的神色低沉下来,赶忙讨饶道:“姑妈,说好不生皇上气的!姑妈可不能食言!”

太后一向对皇上要求严厉,闻言更是气恼。

安贵妃见太后气紧了,忙起身坐到太后的床榻边,拍着太后的后背帮她顺气:“姑妈,其实这也不怪皇上,毕竟皇上昨夜是第一次宠幸后妃,起的晚些是在所难免的。”

太后冷笑:“那苏家的丫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皇帝没有数她也不知道劝诫,只顾得自己承宠。”

安贵妃听到太后如此说,微微低下头,掩住了的唇角的一丝笑意。面上却仍是担忧的劝解道:“可是皇上很喜欢苏家的姑娘……”

太后神色微变,她凝神细想了一下,还是拍了拍安贵妃的手安抚道:“今日那个丫头来请安的时候,哀家给她下一道懿旨,给她指到萍玉宫里去。萍玉宫离皇帝寝宫那么远,皇帝去几次也就倦了。”

说着太后拉着安贵妃的手让她站起来:“看看我的乖微儿,生的多好,像极了你父亲。”

太后左右打量安贵妃,越看越满意。太后一直拿安贵妃当自己的亲生女儿那么宠,宠到就算皇帝没宠幸过安贵妃。太后也想办法把自己的亲侄女封成贵妃,在宫中没有皇后的情况下执掌凤印协理六宫,就是为了给让安贵妃成为皇后铺路。

皇后必须是安家的女儿,这是为了安家的荣耀。

“好微儿,你也莫要着急,皇上既然开始宠幸后宫,以你的容貌才华,还怕皇上会不喜欢你么?”

安贵妃害羞的低下头。

太后笑着说:“微儿先回去吧,等会再跟其他妃嫔一起过来请安。”

“是,姑妈。”安贵妃羞红着脸行了个礼告退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