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六章 析产别居

寂寞的清泉 | 发布时间:2021-09-12 | 阅读次数:10322

韩莞真心实意会觉得这两个孩子极很聪明,又晚熟。夸赞道,“儿子真很聪明,是天下最很聪明的孩子。”听见这个夸赞,两个孩子高兴地跳了一下。星光下,他们的笑容极是绚烂明媚阳光,让韩莞也不自觉地地高兴出来。有这样两个悲观向下又很聪明的儿子,除了前生那么多知识,和这个容听到这个夸奖,两个孩子高兴地跳了一下。星光下,他们的笑容极是灿烂明媚,让韩莞也不自觉地开心起来。。...

韩莞真心觉得这两个孩子极聪明,又早熟。夸奖道,“儿子真聪明,是天下最聪明的孩子。”

听到这个夸奖,两个孩子高兴地跳了一下。星光下,他们的笑容极是灿烂明媚,让韩莞也不自觉地开心起来。

有这样两个乐观向上又聪明的儿子,还有前世那么多知识,以及这个容身之所,有什么可怕的呢?

只不过,要赶紧想办法把那两个恶奴撵了。家,不仅要温暖,还要安心。

夜色更浓,春天的夜风还是稍带凉意。

韩莞领着两个孩子回了屋里。

把油灯点上,几人坐上炕,韩莞又问,“咱家的钱财都被那两人管着,娘就没有点私房钱?”

两个孩子一副娘连这事都忘了的样子,得意地捂着嘴笑了两声。

大虎指着第二扇带锁的炕柜说,“咱们的私房都在里面。”

“钥匙呢?”韩莞问。

大虎来摸韩莞的胸口,韩莞下意识躲开,问道,“干什么?”

“拿钥匙啊。”大虎道。

韩莞摸了摸胸口,除了她揣的电棒,还有一个荷包。她把荷包拿出来,里面装了一把钥匙,一块手帕,二十文大钱。

她刚要用钥匙开锁,二虎忙道,“娘等等,咱家有奸细,我去当斥侯。”说着,他爬去炕里蹲在窗户前。

韩莞莞尔,这两个小豆子都成精了。

她打开锁,里面装了几件半旧绸子衣裳,一个雕花木匣子。把木匣子打开,里面有几支金簪和银簪,十两银子,几个银角子,几串大钱,两个玉挂件,最底下是几张纸。

韩莞先把玉挂件拿出来,是两个半圆,碧玉无瑕,细腻水透,一看就是上好的极品羊脂玉。一个挂件上刻着“明”,一个刻着“承”,分别吊在红线绳上。

韩莞的头脑又有了一丝清明,眼前出现一个碧绿圆润的扳指。而这两个挂件,应该是扳指切割成两半的。

两个儿子一人一个。怕他们太小弄丢,只在他们过生辰和过年的时候才给他们戴上,平时都由原主保管。只不过,没被切割开的扳指值大价,而切割后的两个小挂件就值不了多少钱了。

“明承”或是“承明”,这很像一个人的名字,会是谢某人的名字吗?韩莞又马上否了,谢某人恨透了原主,怎么可能送她扳指。

韩莞笑道,“咱们还是有些家底嘛。”

不多,但有总比没有强。

二虎说道,“春姥姥说,当初韩大夫人给娘亲置办的嫁妆有五千两,娘亲被撵出来后,她说怕娘亲不善管理,只给了娘亲这个庄子和一百亩地,其他的都由她派人管着。亲姥爷还给娘亲陪了一百两银子,因为丁家那两个老东西抠门,娘亲时常拿私房钱给我和哥哥买零嘴儿,又给何光棍治病和赔钱花了五十两银子,春嬷嬷带走了二十两银子,就只剩这点了。”

大虎忧伤道,“被韩大夫人扣下的嫁妆肯定是要不回来了,好可惜,足足有四千多两银子呢。”

多半要不回来,韩莞也是一阵肉痛。那家人也太缺德了,害了人家闺女,给点嫁妆还要回去一大半。不管那些东西要不要得回来,可这里的地和地里的产出必须要回来。

她把那几张纸拿出来,一张是这个院子的房契,一张是韩莞的户籍,一张是同谢明承的析产别居文书。户籍是女户,谢大虎、谢二虎在她的名下。

谢某人果真叫谢明承。

看到这几张纸韩莞非常高兴。析产别居比不明不白撵出来好许多,以后挣的钱财都属于自己,与任何人无关。

还有五张奴契,春家三人,丁老头和丁婆子。

韩莞暗哼,命脉掌握在主子手里,那两个恶奴还敢那么嚣张,是觉得原主绝对不敢动他们吧。原主也的确太过老实懦弱,否则他们再有侯夫人撑腰,也不应该嚣张至此。不仅怠慢主子,还在谋划主子的财产。

她笑道,“来日方长,一切都会有的。丁婆子和丁老头的奴契在咱们手上,总能想到法子把他们撵走。”

两兄弟重重地点了点脑袋,这也是他们的目标。

韩莞又狐疑道,“为什么要赔何家五十两银子?”

一说这事两只虎就来气,都鼓着眼睛骂起来。

“天打雷劈的何光棍儿,他调戏娘亲,春山舅舅气不过,跑他家把他手剁了。”

“呸,妈拉巴子,等我长大了,不止跺他的手,还要跺他的脚。”

“整只手剁掉了,还没死?”韩莞吓一跳。古代医疗条件差,流血过多,感染,破伤风,都容易死人。

大虎恶狠狠地说,“何光棍命贱,封爷爷手艺又好,没死成。丁老头不拿钱,娘亲只得拿出二十两银子买了许多好药才保住了他的狗命,后又送了何家三十两银子。”

二虎又肉痛地说,“若咱家不多赔何家钱,春山舅舅可不止坐两年牢,会被流放充军。边关正在打仗,充军就是送死。春山舅舅坐了牢,之前说好的媳妇也不干了。”

大虎接嘴道,“娘亲说,若春山舅舅的病特别重,还要卖两根金簪。春姥姥矛盾得紧,她舍不得娘亲多花钱,又怕春山舅舅病死,都哭了。”

两个聪明的小家伙小嘴一张一合,又开始讲着家里的事,再加上韩莞脑补,时不时冒出一点零星记忆,又弄清楚了大概。

原主没有男人,对外的说辞是析产别居。丁婆子可恶,把原主未婚先孕被婆家赶出来的老底说了出去。不敢说原主娘家和婆家的真实身份,只说是京城商户。

原主年轻漂亮又有家底,尽管说了是析产别居,但村民们都不相信。觉得她若真的未婚先孕,肯定是被夫家休了的弃妇。许多男人都想娶她,其中就包括二混子何光棍。

不过,春大叔和春山都长得牛高马大又厉害,倒是没有人敢明目张胆欺负原主。

何光棍年近三十,家里穷,本人又爱打架生事,有一点钱就赌博喝酒,一直没娶上媳妇。那天他喝醉了酒,在路上遇到从封家出来的原主,居然色胆包天拉着原主亲了一下。原主不敢闹出来,回家对春嬷嬷哭诉了这件事,正好被春山听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