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五章 设计谢某人

寂寞的清泉 | 发布时间:2021-09-12 13:25:28 | 阅读次数:19036

一据说读书学习,大虎大虎一下没了精神,一个皱眉头一个翘嘴。大虎地说,“宜安村有个私塾,可丁老头和丁媳妇子不给我们去读。”正好丁媳妇子进去收碗,地说,“哎哟,二哥儿这话说的,哪里是老奴不给哥儿去读书学习。真的是家里人口多,也没余钱……”韩莞气乐了。讥笑道,二虎说道,“宜安村有个私塾,可丁老头和丁婆子不让我们去读。”。...

一听说读书,大虎二虎一下没了精神,一个皱眉一个翘嘴。

二虎说道,“宜安村有个私塾,可丁老头和丁婆子不让我们去读。”

正好丁婆子进来收碗,说道,“哎哟,二哥儿这话说的,哪里是老奴不让哥儿去读书。实在是家里人口多,没有余钱……”

韩莞气乐了。讥讽道,“因为要多养奴才,所以主子就没钱读书了?我们哪里是养奴才,是养祖宗。”

见丁婆子还要解释,韩莞不耐烦地说,“好了,你出去吧。”

丁婆子狐疑地看了看韩莞,还是那个傻丫头没错,今天说话怎地这样噎人。她只得压下心思收了碗盆出门。

韩莞跟去把垂花门插上,带着孩子去后院散步消食。

后院才像真正的农家院子,有菜地、鸡圈、牛棚。鸡圈里有十几只鸡,牛棚是空着的,孩子们说牛车被春姥爷赶去墉关了。

菜园子很大,有个近一亩的样子,种着许多蔬菜。除了包菜和大葱、韭菜长得茂盛,其它菜都是秧子,其中还有辣椒秧、茄子秧。

想到带过来的那几样种子,韩莞有些失望。原来这个世界的蔬菜这么丰富,不知有没有西红柿和胡萝卜。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天上散满繁星。村后群山连绵,神秘肃穆。越过院墙,隐约看到村里屋舍的剪影。圈里的鸡咯咯叫着,远处有蛙鸣狗叫,邻家的大声说笑及孩子的玩闹声隐隐传来。

这就是典型的农家景色,也是前世韩莞梦想的世外桃源。她现在拥有了,却是在另一个世界,她也成了弃妇和母亲。

他们绕着菜地散步,韩莞又引着孩子们说着她想知道的事。

大虎二虎下个月初三满五岁。今天是三月二十三,他们现在的家在孟县水塘镇的三羊村,离京城六十多里路。家里有一百亩地,还有这座宅子。

或许是大人的刻意隐瞒,大虎二虎只知道父亲姓谢,跑去边关从军了,祖父一家住在京城,其他没有一点信息。

而韩家的事他们就知道得比较多,跟韩莞细细说了。再加上韩莞被提醒后冒出来的一星半点记忆,也大概搞清楚了一些事情。

原主的娘家是京城平西侯府的族亲,原主在族中姑娘里行五,人称韩五姑娘。平西侯韩述和韩大夫人特别喜欢原主,说原主漂亮聪慧,在原主十三岁那年过继她为女儿……

过继半年后,在一次什么公府举办的赏花宴上,不知道什么原因原主跟谢某人有了“首尾”,还被人看到。

谢韩两家无奈认下,但谢某人气自己被设计,气他在京城成了笑柄,娶亲前一天跑去边关打仗了。原主只得抱着公鸡拜堂,一个月后谢家说原主不贤不孝把她赶出家门。

婚前失贞,婚后不贤不孝。平西侯府也嫌她名声不好不愿意接她回娘家,把她送来这里……

谢家没给韩家一点脸面,娶了原主又找借口赶走,甚至连血脉之亲都不要。谢某人宁可去打仗送死也不愿意娶原主,可看是恨毒了她和她背后的韩家。

而谢家没有马上休弃原主,有可能真如孩子们所说要等到谢某人回来后再休。也或许还有更诛心的,若谢某人不幸战死,谢家会捏着鼻子留下两个带有韩家血脉的孩子。

这个桥段很老套,是原主设计了谢某人。但原主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姑娘,没有人帮忙肯定做不成那事。想来平西侯夫妇过继原主不是因为喜欢她,而是为了利用她。韩莞即使想不起来那些往事,也觉得指使原主设计谢某人的是平西侯夫妇。

韩莞有些搞不明白,韩家想把自家闺女嫁给谢家,一定是想结姻亲。但这样搞,不是结亲是结仇了。或许承恩侯也知道是结仇,才不舍得把亲闺女嫁去谢家吧。

原主,就是一个牺牲品。

原主亲爹韩泊深是军中的六品门千总,生母黄氏在生小女儿时死了。还有个十五岁的胞弟韩宗录,八岁的小胞妹韩苒。继母江氏,她有两个亲生儿女,女儿韩茉六岁,儿子韩宗亮四岁。

六品武官,相当于前世的副团级。主支是侯爷,还奉献了一个闺女,原主爹却只当了这么个小武官,混得真心不怎么样,怕是烂泥糊不上墙的渣爹。

韩莞鄙视平西侯夫妇不拿别人家的闺女当闺女,对那对亲父继母更没有好印象,卖女求荣的定不是好人。

这六年来,谢家和韩家都不管他们三母子,只原主胞弟韩宗录和一个亲舅舅来过,他们每次来都会给原主带些钱,给两个孩子买点糖果点心。

春嬷嬷一家是原主的下人,而丁婆子和丁老头则是平西侯府韩大夫人派来的,好像丁婆子的表妹是韩大夫人跟前的管事娘子,原主特别怕他们。最主要是作贼心虚,怕他们把她之前的丑事说出来。

田地由丁老头看管,九十五亩佃给村人租种,剩下五亩由春家父子种。丁老头管理田地和佃农,丁婆子管家里的一切开支,地契和收的租子也由他们夫妇把持。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乡下,韩莞未婚先孕的事被传的尽人皆知,都是拜丁老头和丁婆子所赐。他们有这个贼胆,还管着这个家的一切,背后肯定有人支持和授意。原主的名声越不堪,才越会被人拿捏……

两个孩子把如此复杂的情况叙述出来实属不易,但还是有许多不明之处。

韩莞的心沉入谷底,这不是全部的真相,全部的真相应该更复杂。她气得肝痛,原主太悲催了,怪不得她说“解脱”了。

而且,将来最大的威胁和变数不是来自平西侯府和那两个恶奴,而是谢某人和谢家。希望那个人能平安回来,只有他回来了,谢家才不会惦记这两个带有韩家血脉的子嗣。

二虎又道,“娘亲,这些事不是你和春姥姥有意跟我们说的,是你们说话,还有丁婆子丁老头私下议论,被我们偷听到的。”

大虎也道,“我们知道这些事不能说出去,谁也没说,连封爷爷和封奶奶、马旦、小鼻涕都没说。”一副快表扬我们吧,看我们多守口如瓶的样子。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