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003: 作为纸片人的觉悟

苑酒酒 | 发布时间:2021-11-25 16:31:49 | 阅读次数:6595

复婚?原主脑子瓦特了又哭又闹不懂好好珍惜,盛南枝又不傻,面前如此帅气逼人又多金的老公,她凭什么要复婚?盛南枝贝齿了一下唇瓣,她踮起脚尖,想都没想便覆上了厉景城的薄唇。厉景城像是被盛南枝的举动威慑住。但是他并也没房门她,反倒钳住了她修长的腰肢,空气间厉景城像是被盛南枝的举动震慑住。。...

离婚?

原主脑子瓦特了又哭又闹不懂珍惜,盛南枝又不傻,面前如此帅气又多金的老公,她凭什么要离婚?

盛南枝轻咬了一下唇瓣,她踮起脚尖,想都没想便覆上了厉景城的薄唇。

厉景城像是被盛南枝的举动震慑住。

不过他并没有推开她,反而扣住了她纤细的腰肢,空气间散发着旖.旎的味道。

盛南枝渐渐地落了下风,她下意识地向后退,也就是这个空隙,厉景城有些用力地推开了她。

“枝枝。”厉景城眉眼清冷,短暂的恍惚后,他沉哑着嗓音低喃:“这么多年,你的演技还是没有提高。”

盛南枝漂亮的杏眸微微睁大,内心早就奔腾了一万个草泥马。

她越想越气,真不知道原主究竟造了多少孽,害得自己那么精湛的演技都被看破……

不过厉景城作为小说中的男主城府又深,慢慢捂热的心看来还得花费一番功夫。

正当盛南枝脑子里正在飞速运转如何俘获厉景城的心时,男人将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了盛南枝的身上。

就是这么不经意细小的动作,让盛南枝精致的小脸微微发烫。

“阿城。”盛南枝心里乱糟糟的,嘴像是被瓢过,张口就道:“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那样的说法,真的很让人寒心!”

厉景城盯着盛南枝看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面前的小姑娘好像是真的在生气。

盛南枝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不给厉景城问出缘由的机会,一股脑儿控诉道:“什么时候对自己的老公好,都变成演戏了?”

对他好?

厉景城唇角的笑容慢慢泛着些冷意。

盛南枝用余光捕捉到厉景城这一细小的变化,便揣测这会儿在厉景城不知道脑海里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

正当她满脑子都在想怎么刷回男主的好感时,盛南枝听到厉景城道:“你是不是还对那个综艺节目不死心?”

嗯?

盛南枝微微睁大了双眼。

她明白了。

为什么厉景城总是答非所问。

原来在他的主观意识里,自己突然间的示好,就是因为综艺节目。

他认定了自己是有所企图。

因为情绪激动,盛南枝站起来的时候,肩膀上刚被披上的衣服掉了下来。

盛南枝正要弯腰去捡,就被厉景城抢先了一步。

男人弹了弹外套上的灰尘,重新为她裹好。

“我不是因为要上综艺节目才给你做鸡蛋面的。”

盛南枝语落,自己都能察觉出有些掩耳盗铃。她紧接着又语无伦次地补充:“我的意思是,你别误会我是因为综艺……”

“枝枝。”

厉景城直接打断了盛南枝的话,他似乎并没有将盛南枝尴尬的解释放在眼里。

被厉景城点到名字的盛南枝顿感头皮发麻,她的心提到嗓子眼。

厉景城是不是也觉得——自己今晚模仿女主秦暖暖做鸡蛋面也有点东施效颦?

还是说这时候,秦暖暖已经俘获了他的心?

又或者因为昨夜自己给了他足够的难堪,所以他要像原著的剧情那样和自己离婚?

盛南枝想着想着,双腿发软地向后退了几步。

厉景城弯下唇角,他右手搂住她的腰,左手撑着盛南枝身后的那堵墙,话锋一转:“刚刚说想对我好,是用心说的?”

盛南枝仰起头,似乎有点不太相信厉景城突然转换的画风。

她虽然犹豫,但出于一个纸片人的自觉,顺从地点了点头:“当然。你是我老公,我不对你好,我对谁好嘛……”

厉景城似乎很满意盛南枝对自己的称呼,他忽然凑在她的耳旁:“枝枝。别再让我失望。”

“不会的。”

盛南枝回答得很快,她仰起精致的下巴,冲着厉景城露出最为甜美的笑容。

厉景城滚动了一下喉咙。

盛南枝的美,他一直都是知道的。

尤其是现在经过月光的照耀,银色的光落入她漂亮的杏眸,很像是坠入凡间的仙女。

像是想到了什么,厉景城别开了晦涩的目光,他忽然开口道:“如今以你和我的关系,就算是你想直接出道,也不是不可以。”

盛南枝摇了摇头,拒绝了厉景城的提议。

她太清楚原主现在的处境,自己穿书的这个节骨眼儿不光赶巧与男主新婚,还因为之前风光太盛,利用秦家的后台不停地打压还是同期同团队友的女主。

可谁能想到风水轮流转,盛南枝竟然不是秦家的千金,而作为真千金的秦暖暖被原主逼退团后,却借着回归秦家的热度从个人练习生一跃飞升为当红solo女歌手。

有心人曝光了当年选秀第一期的视频,全网群嘲原主当初如何口腹蜜剑吐嘈曾经队友,原主现在的名声正是糊得不行的时候,如果再接受男主的黑幕,恐怕到死都要被黑出天际。

厉景城似乎早预料到盛南枝会拒绝,倒也没有说什么,期间还接了个电话,匆忙又离开了厉公馆。

柳妈上楼瞧见书房里的空碗,心里虽然有很多的疑惑,但考虑少爷都不介意,她也应该对少夫人多一些信任。

翌日。

盛南枝顶着熊猫眼,她思来想去,保全自己的最佳方式就是作为一个纸片人,应当自觉地为女主让道!

厉景城昨晚就像是人间蒸发似的,后半夜并没有回公馆。

盛南枝也不在意,直到床头柜传来手机急促的铃声,她才终止了自己对未来的具体规划。

“我的祖宗哟,你可算是接电话了!”

盛南枝被电话里的咆哮吵得头皮发麻,她看着屏幕上跳跃的花姐的名字,才想起电话里的这人是原主的经纪人。

另一面的花姐见电话终于打通,也在听筒那侧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结了婚后,就决定彻底退圈了呢。”

原来这几日,除了厉景城与盛南枝大婚冲上了热搜,女主秦暖暖在国外获得格莱美奖的势头也正猛。

盛南枝:“……”

“你爸,哦不对,现在应该是你前爸。”花姐没有理会盛南枝的沉默,她继续口吐芬芳:“这称呼好像怪怪的。哎,总而言之,就是之前你录的那档节目,现在由秦家接管。他们作为投资方,指名让你继续录制。”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