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002: 你是不是打算毒死我?

苑酒酒 | 发布时间:2021-11-25 | 阅读次数:19963

穿书前看了那么多年的小说,盛南枝岂会不明白古早霸总小说黄金三章必然有亮点。她简单捋顺了一下整本书的时间线,差不多女主秦暖暖的那个娇.美人,就得从格莱美颁奖典礼典礼回去了。的话自己再难以想挽回女主的信任,按照原主线通过的话,因为未来将是一片幽暗。可她又该她简单理顺了一下整本书的时间线,差不多女主秦暖暖那个娇.美人,就要从格莱美颁奖典礼回来了。。...

穿书前看了那么多年的小说,盛南枝岂会不知道古早霸总小说黄金三章必定有亮点。

她简单理顺了一下整本书的时间线,差不多女主秦暖暖那个娇.美人,就要从格莱美颁奖典礼回来了。

如果自己再无法挽回男主的信任,按照原主线进行的话,未来将是一片黑暗。

可她又该怎么做呢?

盛南枝忽然灵光乍现。

似乎书中有个细节,说是当年女主就是靠厨艺笼络了男主的心。

对!

女主可以做的事情,她也可!

厉景城刚刚放好热水澡后便去书房忙他的工作,应该还没有吃晚饭。

盛南枝想到这儿,激动地直接从浴缸站起来,随便裹了件浴巾就走出了浴室。

柳妈被厉景城叮嘱要照顾盛南枝。

瞧见盛南枝这装扮,柳妈以为盛南枝又要整蛊什么幺蛾子。

柳妈她是厉公馆的老人,也是看着厉景城长大成人的,将心比心,原主对厉景城不好,柳妈对待原主也没什么好脸色。

“少夫人。作为厉家的媳妇儿,以后您还是在穿衣上应该多注意些吧!”柳妈蹙着眉毛,瞧着盛南枝这身打扮,越看越是不顺眼的。

“柳妈。”被点到名字的柳妈以为盛南枝是不太满意自己这样的称呼,正想多说几句,却被盛南枝抢先说:“我听阿城说你做的面放眼整个江城都是可以拿得出手的,您愿意教教我吗?”

柳妈闻后,瞳孔里闪着的都是问号,显然是被盛南枝的提出的问题所震撼。

要知道最开始的时候,柳妈的确想过把自己的手艺传给盛南枝,可当时却被盛南枝斩钉截铁地拒绝掉了。

盛南枝也知道自己与原主的态度大相径庭,她清了清嗓子,遮掩着自己的尴尬。

她一本正经地回应着改变,类似方才在雨中已经顿悟过去的自己太过糟糕,所以从今天起决心洗心革面,她要与厉景城好好过日子。

柳妈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她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你确定不是在给少爷下毒吗?”

下毒?

盛南枝抽了抽嘴角。

看来原主好像真的不太行,黑料满满+劣迹斑斑才导致现在自己也跟着被怀疑。

“怎么会呢?”盛南枝有意无意地扯了扯身上的浴袍,柳妈是过来人,自然也看到了盛南枝身上的那些暧昧的痕迹,“我人都是你家少爷的,要是下毒的话,我以后不都要守寡了?我没那么傻的。”

柳妈目光里还是带着迟疑,直到进了厨房,见盛南枝是真心实意想要学做饭,态度才稍微缓和了一些。

不知道是不是天赋所致,盛南枝很快做出了一碗香喷喷的鸡蛋面。

盛南枝想起书上里似乎有个情节,就是男主小时候落下了胃病,后来靠着女主每天一碗的鸡蛋面治愈了男主的心灵。

既然来到书中世界,盛南枝断然不可能继续作死,因为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比保住小命更要紧的事了。

她端着刚出炉的鸡蛋面,谢过柳妈后走进书房。

厉公馆的面积很大,里面有很多房间,原主也是第一次被厉景城带到这儿,更不必说换了芯的盛南枝又该如何找到厉景城的书房了。

眼瞅着刚做好的面都快坨成一团,盛南枝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临走前柳妈望向自己的眼神。

盛南枝在心里叹了口气,她想按照原路返回,等进了厨房再去找柳妈,可蓦然回首,自己如何走到这边来的也全然记不得。

正当她一筹莫展的时候,耳边传来厉景城的反问:“你在这儿做什么?”

“阿城。”盛南枝立刻推出手里卖相惨淡的面条,她干笑道:“本来觉得你那么晚都还在工作,想给你做顿夜宵犒劳犒劳,可是……”

“你亲手做的?”厉景城薄唇扬起好看的弧度,但语气中仍夹杂着些许怀疑:“是不是准备毒死我后,好与你的白川男神比翼双飞?”

盛南枝端面的双手悬在了半空,心里不停地吐槽原主给自己留下的烂摊子,她不得不再次拿出穿书前在娱乐圈的那套。

“阿城。”盛南枝仰起下巴,洗过澡后的她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我又不傻,就算下毒,也不会把毒药放在那么丑造型的面里。何况下药那件事,只是个意外,我已经得到惩罚了……”

厉景城垂眸盯了盛南枝好一会儿,许是她身上沐浴露的清香影响了他的判断能力,明知道盛南枝在说谎,可他还是拿她没有办法。

盛南枝秉承着伸手不打笑脸的精神,她端碗的手向上举了举,满脸带着讨好:“虽然它的卖相不太好,你多少尝一下嘛。”

不得不说,厉景城很吃盛南枝的这套撒娇。

他接过碗,因为面已坨成了块,所以无需筷子,厉景城倒是没有客气地全部吃光了。

“阿城。面好不好吃呀?”盛南枝要回了空碗,她在撒娇的时候,习惯尾音上扬。

盛南枝的眼里像是藏着星星,总是吸引着厉景城不由自主地就为之沦陷。

厉景城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些零碎的画面,幽深的凤眸涂上了一层薄薄的寒气,他并没有回答的盛南枝的话,反而迈着长腿转身离开。

“你那是什么反应?”盛南枝小跑步追上厉景城,她手里还拿着个空碗,拦住了厉景城的去路。

厉景城低头扫了她一眼,不过数秒,他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依旧迈着步子不紧不慢地转去了走廊尽头的房间。

盛南枝来到房间,才意识到这就是害自己迷路的书房。

“你若是嫌我做的面条不好吃,下次我让柳妈做好给你端过来总是可以的吧?”

厉景城依旧没有理会她。

盛南枝采取另一种战略,她拉了个凳子,随意将空碗放在了厉景城的办公桌上。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盛南枝双手撑着下巴,一瞬不瞬地望着他。

等到厉景城批改完最后一份文件时,盛南枝打了个哈欠,但眼里却丝毫不减对厉景城的热情。

厉景城揉了揉有些酸胀的太阳穴,他的视线落在盛南枝的脸上,盯了很久后他问:“枝枝,我说过——无论你如何作,我都不同意离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