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可见惊鸿月 6

可甜手持玫瑰 | 发布时间:2021-11-24 | 阅读次数:22521

姜维一众人呆呆地的望着她乖乖的的表情,像是刚那个揪着头发爆走的人也不是姜甜,是另一个人。婉约用劲的推了姜维一把:“愣着干什么,抱着去医院啊。”“哦!对对对,我去司机开车。”赫权也手忙脚乱的往楼下跑去,半路时脚上的拖鞋掉了,想出来司机开车不能够穿拖鞋索性另温婉用力的推了姜维一把:“愣着干什么,抱着去医院啊。”。...

姜维一众人呆呆的看着她乖乖的表情,好像刚刚那个揪着头发暴走的人不是姜甜,是另一个人。

温婉用力的推了姜维一把:“愣着干什么,抱着去医院啊。”

“哦!对对对,我去开车。”

赫权也手忙脚乱的往楼下跑去,半路时脚上的拖鞋掉了,想起来开车不能穿拖鞋干脆另一只脚的鞋子也脱掉,飞快地跑去车库里开车。

姜维小心翼翼的想要将他的心肝宝贝抱起来,可是已经17岁的姜甜一米六七不是小孩了,姜维没办法只能蹲在前面:

“甜甜,爸爸背你,爸爸好像抱不动你了。”

“你长大了啊。”

姜维有些沧桑的声音回荡在她的心尖,姜甜没出息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紧紧的抱着姜维的脖子,趴在爸爸宽大结实的上要紧嘴唇轻抖着身体。

从家到医院期间,三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因为有小孩原因,温婉嫂嫂并没有来。

除了哭的歇斯底里那会姜维说了句:

“甜甜呐,在用力一点你就没有爸爸了,咳咳…咳咳。”

“……”

一路走进医院,脚底还在滴着血,后面赫权走一会儿蹲下来拿手帕擦掉血迹。

一名女护士看见赶紧推来一辆轮椅,姜维赶紧把背上的姜甜放下来,小护士推着她就往一个房间走去。

姜维喘着粗气双手叉腰,看着赫权走过来手上拿着一个手帕,连忙说:

“哎哟还是赫叔你周到,还拿了个手帕,快给我擦擦汗。”

“哎!哎…”

姜维擦着擦着感觉不对劲,打开手帕一看,上面都是深红色的血迹。

赫权抹着汗望向四周:

“小小姐,我来帮你了。”

房间里,姜甜已经躺在床上,那名小护士端着一个托盘。

另一位戴着眼镜的男医生两只手带着手套,一边手上拿着镊子,一边手上拿着棉团。

棉团上还沾着深黄色的碘伏。

男医生仔细的夹出脚底板上的玻璃碎片。

姜甜忍着疼痛哀嚎出声:

“疼…疼!医生你轻点。”

“忍着点吧,我已经很轻了,不要动…来个家属按住她的脚。”男医生朝着外面大喊。

姜维闻言立马撒腿跑过来把赫权给撞飞了说着我来我来。

终于,那些碎片清理干净,姜甜也快要疼的虚脱了。

其实挑玻璃对姜甜来说不是很疼主要是那医生手法极其残忍,用碘伏擦的手段非常凶残。

姜甜忍住了骂人的冲动,因为那主治医师看起来特别凶,还是疼点好。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这边弄完之后,赫权出去买晚饭的同时给温婉打了个电话,报了平安并说今晚可能不会出院。

今天是小小姐开学第一天,来来回回折腾这么久是赫权头一次,以后要天天这样,这把老骨头肯定折腾不起呀,哎…

小小姐喜欢吃排骨,恩,就买它。

老爷喜欢吃啥?不记得了,随着小小姐喜好来吧。

欢快的买完东西准备往回去时,遇到了一个女孩子。

病房内,姜维坐在床旁边轻轻的为他的小女儿梳着头发,心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唉…”

“爸爸,让你担心了。”姜甜放下举在半空中的手,放在腿上把弄着镜子,听见爸爸的叹息心里酸酸的。

“甜甜,不管以前你经历了什么,你一直都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爸爸不想你做任何伤害你自己的事情,因为我已经失去你妈妈了,我只有你了甜甜。”

“你只要做你觉得对的事情,所有的一切爸爸都会理解,你是我的女儿啊,最骄傲的女儿。”

“爸爸永远爱你啊,甜甜。”

姜维抚摸着她的头,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女儿,他不知道女儿怎么了。

今天姜甜的样子着实把他吓到了,那样子就像…生病了一样,他在想他的女儿,是不是生病了。

姜甜沉默着没有说话,她现在很想哭,可是今天她已经哭累了。

她无法向任何人诉说,就连最爱她的父亲也不可以。

她该怎么说。

说自己上辈子愚蠢祸害了所有人。

说她就是个没有脑子的白痴,被种种幻觉迷了眼。

她为什么不可以反抗?

为什么一定要等对方发起进攻自己再去防守或者躲?

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次不就是为了让她报复那些人吗?

报复那些人,然后,重新活着,以自己最爱的姿态活着。

纪云舒。

现在,迫切的想要见到的人就是纪云舒,不见到她,姜甜心里难安。

掏出手机滑动着屏幕,翻开通讯录第一个就是她,拨通:

“云舒,你在哪儿?我想见你。”

“抬头,门口。”

手机与现实声音连结,纪云舒娇软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姜甜翻来被子想下床走到她面前抱一抱她,姜甜想看看,这是不是真实的纪云舒,却被姜维一把按住腿:“做好,又要乱来。”

纪云舒冲过来狠狠的抱住姜甜,嚎啕大哭起来:“呜呜呜,你是不是讨厌我!是不是。”

“啊??没有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甩开我的手就跑了,呜呜呜我想了一天没想明白,你是不是跟赵雪好了,不要我了。”

“乱说!我跟她不认识,你才是我的宝贝,别哭别哭哦。”

“好,嗝儿~”

哭声收放自如的纪云舒让她措不及手,愣愣的看着刚刚还哭的要死要活现在却擦着眼泪凶她的纪云舒:

“看什么看,一天天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你干啥了你把脚弄成这样?”

“姜甜,你现在越来越不可爱了…”

“对不起…云舒,对不起…”

姜甜看着纪云舒那唠叨的样子,明明流不出泪水的眼里在一滴…一滴的涌出泪水,嘴一直不停的说着对不起的话。

姜甜说了很多很多,现在的眼中只有纪云舒一个人,房间里也确实只剩下他们两个,其他人早早的撤出去了。

纪云舒也安安静静的听着她讲话,好久没有两个人这么坐下来讲话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呢?细细想来其实也就一个学期,一年啊,真长呢。

姜甜用小说的方式说出了前世的故事,也说出了重生之后想做的事。

纪云舒以读者的方式听到了自己曾经发生的事,也听到了女主的故事,她沉默了很久,终于开口说:

“其实女主不必自责的,假如我是那女二,我不会怪她,我反而会去怪那些妄想要伤害女主的人,因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呀,即便我死去,我也祈祷她好好的活着,或者,重新来过。”

“当然,你也说了她重生后想做的事,我希望事事顺利,不过这小说挺好的,哪儿看的?我也想看。”

眼睛放大瞳孔颤动,映入眼帘的是月下惊鸿一瞥。

姜甜恍恍惚惚的回过神来,那颗心上沉甸甸的枷锁被一只小手抓住砍断,沉溺在水中的身体仿佛被人托起,却又在瞬间水中无数的枷锁向她袭来将她拖往最深最黑暗的海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