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可见惊鸿月 5

可甜手持玫瑰 | 发布时间:2021-11-24 09:34:03 | 阅读次数:28039

“赫爷爷,我在步行街,麻烦来接我回去,我想回去。”姜甜声音低沉撒哑,她想回去,立马,立刻,想回自己的小窝里,她想,她需静静地。赫权听着小小姐的声音感觉不对劲儿,急忙应着:“好好的,小小姐等我立刻到,切记到处乱跑。”时间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的,姜甜第一姜甜声音低沉撒哑,她想要回家,立刻,马上,想要回到自己的小窝里,她想,她需要静静。。...

“赫爷爷,我在步行街,麻烦来接我回家,我想回家。”

姜甜声音低沉撒哑,她想要回家,立刻,马上,想要回到自己的小窝里,她想,她需要静静。

赫权听着小小姐的声音感觉不对劲,连忙应着:

“好好,小小姐等我马上到,不要乱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姜甜第一次觉得等待是这么的枯燥,时间这么难熬。

心中火热又煎熬,她不懂自己怎么了。

刚开始一切不是好好的,她也想好了,只要对方不来招惹自己,自己躲开就好了。

可是现在她觉得…

凭什么?

“小小姐,你怎么坐在地上,快起来,赫爷爷带你回家。”

赫权急切的声音从选出传来,人未到声音已经传出十万八千里。

姜甜不算小只,从街边远处都能看见一个人坐在地上两条大长腿无处安放,只不过赫权觉得小小姐穿着裙子不太好。

赫权将她扶起来,定睛一看,两个眼睛旁边红红的,鼻头也透着微微的粉色,有些不开心的问:

“怎么哭了呀?哪个小兔崽子欺负我们小小姐了?先回家,看我后面不收拾他!”

姜甜像丢了魂一样,眼神空洞。

她很想笑,很想配合赫爷爷,赫爷爷真是个活宝,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是。

坐在副驾驶的姜甜把玩着手机,随手翻弄着手机里的软件,手指漫无目的的在手机上游走,面无表情。

赫权瞥了一眼不说话的姜甜,突然问出声:“小小姐,好久都没有看见云舒小姑娘了,她最近怎么没来找你呢?不会是吵架了吧?”

“…”

指尖停顿,刚点开微信的手停住,久久没落下。

赫权用眼睛瞄了一眼姜甜僵硬的脸,心中大惊,糟糕,小小姐肯定是和云舒小姑娘吵架了。

赫权在心里拍了拍自己的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踩到点子上了。

赫权想开口安慰时,姜甜嘴快一步说:“赫爷爷,专心开车。”

她现在脑子很乱,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么去面对纪云舒。

心中有股怒火燃烧,那火像被人泼了油一样,烧的她心肝脾胃都疼。

是对于焱的?姜甜摇摇头。

是对赵雪的?姜甜摆摆手。

是对自己的,她不原谅自己,她居然忘记了曾经云舒的遭遇。

车子停在姜家大门前,她解开身上的安全带,走的很快,她快要压抑不住内心那股怒火,语气不好的说了一句:“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

目光没有在任何人的身上停留,安何华也就是小娇娇躲在温婉身后目光随着快步移动的姜甜。

“妈妈,姐姐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一点也不快乐。”安何华有些担心的问着妈妈:“我可以上去陪陪姐姐吗?”

温婉转过身轻轻的摸摸安何华的小脑袋:“甜甜姐姐刚刚说的那句话的意思呀,是她想一个人待一会,我们都乖乖的等她出来好吗?”

“不用太担心哦,甜甜姐姐只不过遇到了点她想不明白的事情,妈妈相信她很快就能出来的,实在不行后面妈妈教你怎么哄甜甜姐姐开心呀!”

“好呀好呀!那哥哥我们去玩吧。”

安何华刚刚还担心的神情已经收回,脸上尽是笑容,小手拽着那名少年两个人一起去客厅外面玩了。

看着两个孩子渐渐走出视线,温婉转过身时眼里尽是担忧的神情。

姜甜从她母亲去世时就很乖巧,从来都不吵不闹的,像是一个笨小孩突然长大了让人很担心,但是你又挑不出哪里需要你去帮助她,关怀她。

在姜甜初中时,她不知道什么原因在校外跟一群混混打起了架,等温婉赶到时,只看见姜甜站在人群里,笑的很奇怪。

温婉一瞬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觉得这么下去迟早要出事,那颗心被压抑被榨干的太久了,会坏掉的。

温婉想不明白,还有什么能让小甜甜焦虑的事情?难道是…爱情??!

火速的跑到车库门口,赫权刚将车子停进来就看见温夫人风风火火的样子,疑惑怎么了:

“夫人,怎么了吗?你跑的这么快。”

“赫叔,我问你哦,甜甜她今天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奇怪的地方?好像没有吧…就是她问了我一个问题有点奇怪。”赫权摸着下巴上的白色胡子,慢悠悠的想着:“小小姐问我什么来着?”

“哦!!!我想起来了。”

“我在想,如果一个人前世对另一个做尽了恶事,而另一个人重生在了他还没做恶事的时候,那个重活的人,该怎么办?”

“小小姐是这么问的。”

温婉的跳跃的心沉了下来,这是什么问题?好像跟爱情没有关系啊?

扭着头想了半天,决定放弃挣扎跟赫权一起回了客厅,看着坐在客厅的姜维,象征性的提了几嘴刚刚跟赫权的聊天内容。

姜维的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

刚回到房间里的姜甜狠狠的推翻了屋内最右边的紫色桌子上的东西,玻璃杯、笔记本电脑、零食、杂七杂八的东西应声而落,玻璃杯在地面上弹了两下“啪”的一声碎了。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只手紧紧的抓着胸前的衣服,竭尽全力的呼吸着。

焦虑的在桌子周围来回走动,另一只手揉搓着头发。

她的头很疼,但是她还在想,她在想还有没有是她忘记的。

忽然间,姜甜走到屋内的窗户旁边,将窗帘拉上隔绝外界与屋内的阳光,她觉得这个太阳太刺眼了,影响到她思考了。

楼下正在聊天的三人组,姜维不安的抖动着双腿,在听到“啪”一声巨响后没忍住,起身冲往楼上跑去。

“叩叩”

姜维还是忍住了只接打开门的想法,轻轻的敲了敲门然后推开房门。

看见姜甜正揉搓着自己的头发,发疯般的快速来回走着,此时的地上已经一片血迹。

是从姜甜的脚底渗透出的血,仔细看地上还有点点闪光,是玻璃碎片。

而那流血的女孩像是没有痛觉、没有听见姜维的呼唤,仍旧魔怔般的四处走着,嘴里不停念着:

“我好像忘了什么?我怎么可以忘了?怎么可以…”

“我的甜甜啊!”

沉浸在自己幻想之中的姜甜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拽回,父亲急切有些哭腔的声音回荡在脑海:“诶,爸爸怎么了嘛?”

姜甜有些懵,父亲和赫爷爷、温婉嫂嫂怎么在自己房门口,怎么一脸惊吓的看着自己。

她看了看周围,有些暗但不影响人的视觉,她看着周围地上的血迹,懵的更厉害…怎么了?

在看自己的腿上,都是血迹,猛的抬头看着姜维说:“爸爸,好疼。”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