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可见惊鸿月 3

可甜手持玫瑰 | 发布时间:2021-11-24 09:34:02 | 阅读次数:14540

深邃,昏黄,很舒服。人们也不是说杀了人在死亡……会掉入18层地狱吗?18层地狱也不是会有烈火焚化,痛不欲生。又或是是冰刀万箭穿心,形神俱灭吗?但是为什么她会觉得好很舒服,心旷神怡!“唔…”睁开眼睛双眼,入眼是白色的天花板,天花板上挂着的是一只白色的,带着翅人们不是说杀了人在死亡会坠入18层地狱吗?。...

深沉,昏暗,舒服。

人们不是说杀了人在死亡会坠入18层地狱吗?

18层地狱不是会有烈火焚烧,痛不欲生。

又或者是冰刀万箭穿心,形神俱灭吗?

可是为什么她会感觉好舒服,心旷神怡!

“唔…”

睁开双眼,入目是白色的天花板,天花板上挂着的是一只白色的,带着翅膀的独角兽,它的长发带着细闪。

好像带着光一样照亮她的心,不可思议。

这只独角兽是妈妈送给她,爸爸替她安装上去的,它,应该在仓库里面才对,因为于焱说不喜欢。

姜甜脑子里飘过令她震惊的想法,连忙起身跑向楼下,鞋子都没来得及穿。

“噔…噔噔”

脚踩在木质的楼梯板上发出较大的声音,楼下正聊天的两人停住嘴看向她。

太阳照耀在一名男人的身上,有些肉肉的圆脸正皱着眉头,看上去有些凶狠。

“甜甜,你怎么不穿鞋子就跑下来了呀?是不是知道大嫂嫂来了?”坐在男人对面的女人如花一般美丽,声音如温柔的水包裹着她的心。

姜甜跑到女人的面前一把将她抱住,紧闭着嘴巴没有说话,泪水却不停的流着。

她回来了,回到什么时候她不知道,她只知道所有爱她的,她爱的人还好好的!

“弟弟,你是不是欺负咱们甜甜了?怎么哭成这个样子!”温婉凶狠狠的对着姜维问话,那神态一点也不像刚刚在阳光下美丽的她!像只母老虎。

“噗嗤,嫂嫂,我只是想你了!小娇娇没来吗?”

温婉拿着手帕轻轻的帮她擦着泪水,摸着她的头好像眼前这个小姑娘也是她的女儿一般:“她啊,在楼上睡着了呢,你先去换身衣服吧。”

“我买了件超好看的裙子,你今天上学穿那条好不好~”

温婉拉着姜甜往楼上走,两个人谁都没有理站在风中孤独的姜维,有说有笑的回了房间。

姜维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哎,再摸要秃了。

房间里,姜甜拉开窗帘坐在梳妆镜前,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稚嫩的脸蛋嫩滑如破壳小鸡蛋,果然年轻皮肤就是好。

在床上摸索着自己的手机,姜甜以前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手机总是乱丢,找半天才找到。

摸索了半天,在枕头套里,她自己也无语怎么会当在这个里面。

打开手机翻看着微信,看了看时间,确定了自己现在是一名高二学生,高二??

就是和于焱在一起的那一年,一想到于焱,姜甜的腿就发虚。

之前的种种让她觉得一个人怎么可以可怕到这种地步,明明花一样的年纪该玩闹的时候,有的人就已经在算计怎样去控制别人的一生!

她现在回来了,她还有机会,她可以救自己于水生火热之中。

简简单单的给皮肤上了水乳和防晒霜,涂了个玻璃唇彩,起身拿起温婉嫂嫂放在床上的裙子。

回忆起前世,赵雪对她的降维打击让她在高中里不敢穿裙子,不敢化妆打任何一点颜色的口红,为的就是她自己说的那句:“低调。”

现在想起来,姜甜觉得自己上辈子脑子被岩浆烫过了,糊了,像个呆瓜一样,任人使唤。

换好衣服后走下楼,楼下欢声笑语的让她感觉异常幸福,好久,太久没有这么幸福的感觉了。

入眼是两个小身影,小娇娇肉嘟嘟的圆脸,还有站在旁边看她跳舞的父亲跟嫂嫂大伯,还有一个拥有桃花眼的小男孩。

小男孩那双桃花眼她非常熟悉,微眯双眼,两个人两两相望,一点也不怕我啊。

小娇娇随着男孩的视线看见靠着楼梯微笑的姜甜,跑到她跟前。

“姐姐~你今天好漂亮啊!”

十一岁的小娇娇跑到她面前娇软着嗓音跟她说话,姜甜起了逗她的心思:“那你的意思是,姐姐之前不漂亮?”

娇娇睁着滴溜圆的眼睛看着她:“不是不是,只是姐姐今天格外好看,穿小裙子了~自信了!”

咯噔,这小家伙挺关注她的呀,伸手想要抱起她,看了看她有些肉肉的腰掐了一把:“小东西,长大了,姐姐抱不动了。”

跟小娇娇玩闹了一会。

“嫂嫂,大伯,我要去学校了,今天开学我可不能迟到!”姜甜一边说,一边往门口走去。

“甜甜,路上小心哦!”温婉嫂嫂跟小娇娇挥着手送她出门。

门口车内,赫权坐在车里候着,看到小小姐出来的时候下车过去帮她开门。

期间两人没有讲话沟通。

“赫爷爷,直接去学校吧。”姜甜久违的坐在副驾驶,她晕车,因为赵雪的原因很久没有做过前面了。

赫权错愕了一下没有回应,愣了几秒后问:“小小姐,不去接您的朋友吗?”

“什么朋友?”

“那个叫赵雪的小姑娘。”

“哦~她啊。”

赫权心想坏了,小小姐不想带她还好呢,自己这么一提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不是很熟,对了,赫爷爷,你怎么用您来喊我了,您这样我可是会很伤心的。”

姜甜把头顶上放的镜子掰下来,随意的拨弄着头发,语气和神情透露着哀伤。

“小小姐你说的啥?我不知道,去学校是吧,走你。”赫权一把油门踩下,目标学校进发!

看了看手机时间8.15,今天是开学,她记得今天她要上台演讲,而赵雪会让她把演讲让给她。

看向车窗外的风景,一个高大消瘦的男生与她的车子擦身而过,姜甜并没有留着,脑子里只想着等会该如何发言,因为她没有打草稿。

想着想着眸色有些黯淡,她真的能坦然面对毁了她一辈子和爱她的那些人吗?

在这个世界里,他们的错还没有大到那种地步,可她会甘愿就这样放过他们吗?她可以吗?

她该重拳出击去伤害他们吗?换句话讲吧。

现在的他们,如果没有产生不好的想法,那么她,该怎么面对?该不该出手去报曾经的仇。

想着想着她叹了一口气。

“小小姐,你在烦恼什么吗?”一直有注意到她情绪的赫权没忍住提出了疑问。

姜甜想了想说:“我在想,如果一个人前世对另一个做尽了恶事,而另一个人重生在了他还没做恶事的时候,那个重活的人,该怎么办?”

问出话的姜甜有些懊恼,正常人谁会问这种问题呢?扣了扣手指转过头打算当这句话没有说过。

车停在校园门口,姜甜准备下车时,赫权说:“小小姐,有些人的恶是扎根在血脉里的,重生的那个人要做的就是不让那个人伤害自己并且百倍奉还。”

百倍奉还,这四个字如洪水猛兽占据她的脑海,侵略她的四肢。

姜甜总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究竟是什么?

“我是这么想的啦!嗨呀小小姐今天也要开心哦。”

刚开始一本正经非常严肃的大爷,下一秒画风清奇可爱,转变的太快让姜甜反应不过来。

“噗嗤,我知道了,谢谢赫爷爷,路上小心。”

姜甜走下车笑着让他回去时慢一点。

路过形形色色的学生被她那笑容暴击到站在原地看着她。

而有些人却觉得她的笑容刺眼的要命,让人抓狂,这些人里赵雪是最嫉妒的一个。

“甜甜你今天…怎么穿的这么花啊?”赵雪掐着掌心走到姜甜的面前,声音大大的,语气不好到:“甜甜,你怎么没来接我啊!”

行走的学生们耳朵张的大大的听着这边的动静,有些胆子大的停下脚步看着并且窃窃私语。

姜甜觉得很莫名其妙,只一件小事也可以被观摩吗?

她完全没有想到,可能是因为颜值的原因所以他们才会好奇。

“这条裙子我很喜欢,没有很花吧。”姜甜睁着大眼无辜的对她说着:“接你?你也没有让我接你啊,你家有那么多车还需要我接吗?”

赵雪总是明里暗里的表示自己家境有多好,家里车子有多少,但是这些都是虚的至少还没有人真的见过。

赵雪爱极了被人这样捧着,她喜欢那些人羡慕她、钦佩她的眼神。

姜甜身后走过一名高挑瘦弱的男生,是奈川学校有名的怪癖男生,赵雪暗暗算了一下,靠近姜甜,伸手悄悄推了她一把。

姜甜往旁边一站,小脚脚在她膝盖后方踹了一脚,让赵雪的身子往前压去。

“好重。”

慵懒又带有重重地鼻音声响起,是姜甜不曾听过的声音,莫名的好听。

压在他身上的赵雪满脸通红,迫窘的样子让姜甜差点笑出声。

对正在高中的女生来说,一句好重无疑是一种羞辱,况且是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

赵雪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花裙子,这才叫花,下半身的裙子上全都是小碎花,上半身所有的最外边都是蕾丝花。

像是娇羞又像是愤怒,含情脉脉的看着姜甜说:“你为什么推我呀甜甜。”

“我没有啊,我以为你喜欢他呢,看见就直接扑上去我都吓一跳呢!你以前也…”姜甜话说一半连忙捂住嘴,睁着大眼睛眨巴眨巴,然后看着周围摇头说:“没有没有。我乱说的!”

赵雪看了一眼姜甜,生气似的含着泪水跑了。

“诶…小雪…”

充耳不闻在后面喊她的姜甜,一会就看不见人了。

留下刚刚干了坏事的姜甜…

她在犹豫该不该去把那个男生扶起来,

毕竟…他看起来特别瘦弱,要是压坏了她不会要负一半责吧?

在姜甜的胡思乱想下,眼前这个男生在他眼里已经不是男生,而是一名身患重病的伤患!

“抱歉,我不是故意利用你的,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算赔礼道歉行吗?”姜甜伸手去扶他,在他要站起来的时候在他耳边小声的说着话。

清甜的声音在宋嘉橘的耳边响起,他的身子僵了一下,耳边女孩说话时吹得气像挠痒痒一样,弄的他心痒痒的。

姜甜也不等对方回应,从包里掏出那张与众不同的小饭卡递给他:“喏,12点饭堂等我别跑了,我也要吃的,我先走了!”

马不停蹄的溜走,只剩宋嘉橘一个人被来往的学生盯着。

“……”

想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的他,盯着饭卡上的‘我是无敌美少女’一脸黑线,收起来然后也走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