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可见惊鸿月 1

可甜手持玫瑰 | 发布时间:2021-11-24 09:34:01 | 阅读次数:7611

帝都时间20.30分,一条视频在微博上被大众疯狂浏览、点赞、转发,因为视频里的女孩子非常的美,美的让人别不开眼。视频里的女人面色潮红,眼神迷离,瘫软在三名男子中间娇软呻吟,视频...

帝都时间20.30分,一条视频在微博上被大众疯狂浏览、点赞、转发,因为视频里的女孩子非常的美,美的让人别不开眼。

视频里的女人面色潮红,眼神迷离,瘫软在三名男子中间娇软呻吟,视频只有50秒,这50秒里面没有出格的事情,没有淫乱的画面,里面的人都衣冠整齐,仅这50秒,毁了一个女孩子的一生和有关于她家庭的荣誉。

这段视频下面的评论,许多人抱着女人完好无损,大多数恶语相向,辱骂甚至是意淫,更有甚者扒出了女孩的家庭信息地址跟她的舆论信息。

她是逗猫未签约的网红,五千万粉丝的大博主,姜甜。

是已病故的国际舞蹈家的女儿。

是已故“星眸”娱乐公司副董事长的掌上明珠。

是知名国际大学,研究毕业生于焱的女朋友。

她的身份被人一层一层扒开,惊艳所有人,大家都在讨论她怎么这么淫乱毁掉自己的前途。

有的人说她富二代,玩的这么开。

有的人骂她美若天仙却不珍惜自己。

有的人说她祖坟冒青烟了,家里出了这么个丢人的东西。

昏暗的房间里杂乱无章,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照射进来。

“唰…”

一个披头散发瘦弱的人影将窗帘狠狠的拉上,晃晃悠悠的走回角落里,将头埋进胸怀闷不吭声。

这女人…就是那短时间内突破一亿人观看的女主角,姜甜。

距离那段视频放出已经过去两周,一周前她的手机不断有人打进电话,发着短信。

“长的这么好看私底下这么淫乱,多少钱可以和我约一下吗?”

“不要脸的女人,男朋友这么好还出去乱搞,不守道德的女人。”

“你爸爸死了吧?你爸爸就算不死在病床上看见这段视频也会被气死的,心疼你的父亲。”

还有一条信息,没有任何的言语攻击,没有问候父母,只短短的四个字:“我相信你。”

一周以前。

视频发出后的几天,不断的有人在她的门口敲门,每次她俯身从猫眼看去,看见的都是陌生人。

姜甜很害怕,就连在睡梦中也时常会被敲门声惊醒,手机里的辱骂信息跟源源不断的电话刺激着她。

可她看着手机上的新闻,根本不敢出门。

抱着手机的姜甜整日以泪洗面,精神越来越脆弱。

于焱和赵雪,一次都没有来过。

她曾几次打电话给保卫处,可他们不处理,趾高气昂的说人不是从正门进来的,他们管不着。

姜甜每天试着给于焱打电话,手机里总是传来对方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根本打不通。

微信给他打回电话,对方一概不接,发信息也不理会。

姜甜心想:他一定是在处理自己的事情,很忙,所以才会不接电话。

一定是这样的。

某一天,敲门声突然停了,从夜里就在没有响过。

她终于睡了一个好觉,屋内安静的就像,

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

就在收到赵雪同样的短信时,姜甜迟疑了,心中某一根细小的线绷直,断掉。

手机掉落在地,弹出一条新闻。

姜甜跪坐在地上抱头痛哭。

于焱

在这几天内支撑着她活下去的信念就是相信于焱。

相信于焱会替她澄清,会帮她找到证据。

在这几天里,于焱只发布了一条信息,他说:“我会相信她。”

只这一条信息。

所有的人都夸他。

说他的爱认真又深沉。

说他傻,都这样了还相信姜甜。

舆论因为他这一条微博,越演越烈,将她骂的体无完肤,肮脏不堪,就像…

就像高中那时候。

校园论坛里有人恶意放了一张她从豪车上被一名有点老的男人扶下来的照片。

所有人都在背后骂她是臭婊子,装清高。

她可以澄清,但是被赵雪阻止了。

她说:“甜甜,我来帮你澄清!我知道真实情况呀,而且你不是想低调嘛!相信我。”

她真的澄清了,可那算澄清吗?

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赵雪是她最好的朋友,不会伤害她。

赵雪在校园论坛说:“我相信甜甜,她不是这样的人,我跟她认识了两年,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谁都不允许欺负她。”

因为赵雪这一段话,大家看似是消停了,可背地里依旧是用肮脏的字眼描绘她,给她取绰号。

她们都叫她婊子

叫赵雪,爱笑女神,善解人意,乐于助人,品学兼优的学姐。

姜甜没有反驳,一次没有。

因为赵雪求她,她说:“甜甜,我们清者自清嘛,如果你澄清了,那大家不就会骂我嘛,你知道的我那么说没有诋毁你!我是真的有想帮你,可是我脑子不好使,没有认真考虑就那样子发了。”

就连于焱也帮忙替她说话。

这段记住突然浮现脑海,抽的她浑身难受。

她始终不愿意相信,直到房门被人敲响…

她,接受了所有一切意想不到和背叛。

她只能接受。

手机里弹出来的新闻,是于焱和赵雪在发布会上面露难色的样子。

记者让他们对着摄像头和失联很久的姜甜说一段话。

于焱深情款款的望着镜头,温柔的说:“姜甜,就算发生过这些事情,我也依然爱你,我相信你也是爱我的,你只是爱玩,只要你能回到我身边,什么我都可以不在乎!真的。”

激动的于焱急出了泪水,这番话敲在她心上如被人捅了一刀拿着把手搅动着身体里的肉,疼的窒息。

莫有虚名的罪名因为他痴情,深情的话,坐实了她曾经是浪荡的,是脏乱不堪的。

视频里的赵雪递给他纸巾,心疼的拍拍他的背,将他的头摁在肩头,对他说:“哭出来就好了,这几天你受委屈了。”然后看着镜头露出胜利者的笑容:“姜甜,不要闹了,于焱他很爱你不会在意过去发生过的事情,快点打开心结出来吧。”

轰…

看着两人装模作样的样子,姜甜恶心到反胃,跑进厕所吐着胃酸,难受…哪里都难受。

角落里瘦瘦的身影缓缓抬起头,拿起放在身旁的手机。

解开密码,快速的滑动着通讯录页面。

指尖停留在一个名字上,许扶苏。

拨通电话。

“我想好怎么做了,需要你的帮忙。”姜甜撒哑的嗓音听着非常难受,像好几天没有喝水一样,说话是能感觉到喉咙对喉咙的压挤。

姜甜讲了很多,这一周没有说的话都在今天说完了。

对方说”:“好,知道了。”

就将电话挂断了。

姜甜走到窗前,拉开窗帘,被外面火热耀眼的太阳刺激的微眯双眼。

她伸出一只手将太阳抓在掌心说:“等着吧,拿命还,狗东西。”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