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3章 荒园记事

墨染瞑娘 | 发布时间:2021-11-23 | 阅读次数:14373

天晴气爽,万里无云,阳光明媚阳光。柳树长得茂盛许多枝条搭拉在院墙上,在茂盛的柳条和柳叶中,钻出一个毛绒绒的脑袋。脑袋的主人长着一双黑黝黝的眼睛,正盯着在远处用弹弓打鸟的小孩们。虽然是荒宅,虽然当年园子主人买回去的时候耗费重金再次兴建了。里面亭柳树长得茂密许多枝条耷拉在院墙上,在茂密的柳条和柳叶中,钻出来一个毛绒绒的脑袋。脑袋的主人长着一双黑黝黝的眼睛,正盯着在远处用弹弓打鸟的小孩们。。...

天晴气爽,万里无云,阳光明媚。

柳树长得茂密许多枝条耷拉在院墙上,在茂密的柳条和柳叶中,钻出来一个毛绒绒的脑袋。脑袋的主人长着一双黑黝黝的眼睛,正盯着在远处用弹弓打鸟的小孩们。

虽然是荒宅,但是当初园子主人买回来的时候花费重金重新修建了。里面亭台楼阁,一应俱全,只是到底长久无人打理,看着非常破旧。

园子里,一共住了四个人。慕氏,也就是陈大宝奶奶说的慕员外家的小姐。慕氏三年前在这旧宅里生下一对双生花,大的叫鸿飞,小女儿叫清枫。

慕氏早年读书,颇爱词赋,两个女儿的名字便是来自一首颇有名气的七绝诗。

诗曰:“鸿飞冥冥日月白,青枫叶赤天雨霜。”

慕氏是被休弃之人,她的两个女儿没有父亲。夫君当初是入赘到慕家的,上了官牒,如今就算她被休弃,两个女儿依旧可以上她慕家的户籍。

同慕氏母女三个一起生活的还有一个老妪,姓孙,慕氏称她孙婆婆。

孙氏是慕家旧仆,为人刻薄,也算不上忠心。昔年慕家仆人死的死,散的散,只剩下她一个。孙氏说自己没有家人,没地方去,想跟着旧主。就这样她随着慕氏回到了这处旧园。

这一天,慕氏把绣了半个月的绣品交给孙氏,嘱咐她用换来的钱买些鲜肉和鸡蛋。因为,再过几天就是两个女儿三岁的生辰,绣品换来的钱,正好买些好吃的给孩子们打打牙祭。

孙氏笑眯眯地答应了,转头却只带回来几根臭烘烘的猪肠子和不知道那里弄来的两颗鸟蛋。

慕氏气得不行,又怒又恼。可惜她生性懦弱,连门都不敢出,更何况去找孙氏理论,只能在晚上暗自垂泪,还不敢叫女儿看见。

夜里有雨,风凉。

第二天,慕氏就病了。

慕鸿飞看见娘亲体弱难支的模样,心里难受,大大的眼睛里积满了泪水,哭哭啼啼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没有去找孙氏。

虽然她年纪小,却也不笨。她们与那老婆子在一处生活,完全像两家人。如果让孙氏看见娘亲生病,最多只会说两句体面话,然后继续过她自己的日子。

正哭着,忽然看看妹妹端着一碗汤,汤里不知道那里来的麻雀肉。连忙擦了擦眼泪,和妹妹一起把汤喂给娘亲。

慕氏看着两个乖巧的女儿,即欣慰又难受,这两个孩子真是上天给她的恩赐。

当年她遭逢巨变,心里郁结,又在路上吃了许多苦,撑着一口气回到了旧宅,想着便是死也要死在自己家里。却没想到,她不仅没死,还生下了两个健康的孩子。

这些年,母女三人粗茶淡饭,甚至食不果腹,身体却依然强健。就连她自己从娘胎带来的不足之症,也在生产之前那几天不药而愈。

慕氏觉得,这一定是自己的爹娘在冥冥之中保佑她们。

两个孩子,鸿飞最像她,至于青枫,虽然年纪小,却难掩倾城之色。她不像慕家人,也不像沈家人。不过,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就是她的孩子。

吃了东西,慕氏身体恢复了一些,强撑着坐了起来。

“都怪娘没用,原本打算把绣品卖了,给你们姐妹两个好好庆祝生辰。让你们受委屈了。”

慕氏看着两个孩子,心中酸涩愧疚,她将两个孩子抱在怀里,忍不住的又开始落泪。

两个小女娃,年纪小,力气弱,肩不能扛,手不能提,除了一些简单的活计什么都做不了。

慕青枫从杂草堆里拖出几颗番薯交给姐姐,让她煮成粥,这是她们的晚饭。

慕鸿飞看着这几颗番薯每个都有手掌大,也不知道她哪里扒拉出来的。

孙氏住的屋子里她们不远,此时她正在厨房里,一边哼着不成调的戏文,一边大力地翻炒鸡块。

青枫对着空气嗅了嗅,不由感叹,真香啊!

想起来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她幽幽的假装叹了口气。把身后挎着的布包拿出来,然后把里面的东西小心翼翼地倒在了孙氏转身就能踩到的地方,远远地跑开了。

没多久,厨房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喊。

青枫露出了一个天真的笑脸,迈着小短腿一步一步地往孙氏的厨房走。

快到厨房门口时候,她快走几步,恰好绊倒在门槛上。她仰起头,往着孙氏,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茫然又纯洁,“婆婆,你怎么了?”

孙氏在惊恐中看见门口趴着一个软孺孺的小姑娘,天真,纯洁又可爱。但是她现在没功夫管她可爱不可爱。

“二小姐,我被蛇咬了,你赶紧帮我请一个大夫来。”

孙氏现在害怕极了,她腿上现在有一片乌黑,肯定是中毒了。可是那条蛇咬完就跑,根本看不清样子,也啊知道是什么毒蛇。

“请大夫啊?啊~哦,好的~”

青枫爬起来就往外去,可是没有几步又回来了,“可是,婆婆,我没有钱~”

小姑娘声音软糯糯的,搁平时谁听了不说一声可爱。

可是,孙氏此时担忧性命,哪里管这些,她急忙从怀里掏出一把铜钱,正要塞给青枫的时候,又缩了回来,数出来十个大钱,“拿好,去吧,可别弄丢了。”

青枫冲她嘻嘻一笑,“好嘞~”

从厨房出来,青枫又迈着小短腿去了孙氏的屋子,从她床底下扒出一个粗陶罐子。罐子里有一些铜钱和几块碎银子,还有几支做工精细的钗环。青枫把钱和钗环全倒在背着的布包里,把罐子放回原处,大大咧咧地走了。

距离这里最近的是林家药铺,药铺里只一个老大夫和一个小伙计。

“大夫,我家里人生病了。”

林大夫听到声音,抬头,没看到人。

他从柜子上探出身,才看到柜子脚下的小女娃。小姑娘眼生,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如果不是那一身破旧的衣服,看起来就像是个漂亮的福娃娃。

“你是谁家的,家里人得了什么病?”

青枫指着园子的方向,“我家在那边,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病,大夫你去我家看看吧。”

想了想,她垫着脚,把手里的铜板放在柜台上,“我给你钱~”

林大夫看着柜台上的三个铜板,有点想笑,“小娃娃,这点钱可不够老夫出诊的。”

青枫抿了抿嘴,又怯生生地往柜子上放了三个铜板,可怜兮兮地看着林大夫,“够吗?”

林大夫看着女娃身上破旧的衣服,叹了一口气,都不容易。

转身拿了平常出诊用的药箱,吩咐小童看好铺子,对小女娃伸出手,“走吧,你领我去。”

PS:求打赏,收藏,推荐票,谢谢!谢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