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004章  宗规

唐优优 | 发布时间:2021-11-23 | 阅读次数:9504

外面的风雨渐熄。车厢内温暖的非常舒适。幸好在出发到达前,少棠一直坚持换掉师伯那辆到处透风的破马车,但是马但是师伯的马,起码马车是将军府的。要不然这一路上不知道要受多少罪。冉少棠脸贴着车壁装睡。手却悄悄地插进怀里,慢慢的抚摩着破庙里给沈惟庸擦汗的那条帕子。三世为人车厢内温暖舒适。。...

外面的风雨渐熄。

车厢内温暖舒适。

还好在出发前,少棠坚持换掉师叔那辆四处漏风的破马车,虽然马还是师叔的马,至少马车是将军府的。

不然这一路上不知要受多少罪。

冉少棠脸贴着车壁装睡。手却悄悄插进怀里,慢慢摩挲着破庙里给沈惟庸擦汗的那条帕子。

三世为人,她做事只求稳。

她这么恨沈惟庸,怎么会只下一种毒?

帕子上的这款毒药曾经在欺负她的某人头顶上试过,瞧着一年内渐渐斑秃的头发与眉毛,她深觉自己配毒天分极高。

想到过不了多久那个自诩风流倜傥的沈惟庸变成一个秃头少年,她稍稍舒展了心中郁结。

一路上,再无风波。

师叔与师兄轮流驾车,几乎日夜兼行,终于在第二天的黄昏进入了鬼方境内。

鬼方既有丛山峻岭,又有良田湖泊,自成一脉。

处在高兮与周饶两国交界之处,算是个三不管的地界。就算想管,两国也没那样的精力。

鬼方之所以称为鬼方,是因为此地十分邪门。

经常有路过的车队、行人莫名消失,尸骨都无处可寻。

两国交界处的百姓开始以为是有盗贼埋伏抢劫所致。可后来,有一队高兮的官兵来此执行任务,整支装备精良的千人队伍都有去无回,人们才感觉到此地一直流传的鬼怪之说可能是真的。

为这个传说加上实锤的,是当时失踪的千人精良官兵里的两个副官。

他们二人在失踪三年后,突然出现在当年消失的那条诡异的小道上。

两人模样、着装与消失之时无异,只是三年来的记忆全无。

只记得醒来时,躺在一口黑棺里。而黑棺却悬挂在高高的崖壁上。两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逃了出来。

等二人休整了一段时间,终于有勇气集结人马重返鬼方,找寻其他同伴消失的线索时,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那处挂满黑棺的悬崖。

倒是装过二人的黑棺被人发现漂在鬼方内的境湖上。想要打捞时,黑棺却被一股漩涡卷进湖底,再也没有浮上来。

此事在当时传到高兮、周饶两国边境,鬼神怪力之说甚嚣尘上,为本来就相信神鬼的两国国民心里蒙上了一层恐惧的面纱,自此通向鬼方的路几乎无人再走。

两国国民颇有默契的绕着鬼方,另辟了一条路,虽然绕远,但安全。

自此,鬼方几乎成为禁地。

当第一世就对鬼方传说略有耳闻的冉少棠,看见荆棘丛生的小道上,立着的巨大界碑时,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身子。

青色石碑上刻着鲜红的“鬼方”二字,石碑后是条蜿蜒曲折的喇叭型小道。越纵深路越窄,视线里全是荒芜。

这难道就是第一世,自己兄长来过的地方?

谢迎刃坐在驾车的位置上,及时勒住了马,他凝视着面前的荆棘小道,回头对车厢内的成乙兴奋喊道:“师父,该换位置了。”

一直闭目养神的成乙突然睁开了眼,点点头,长叹口气:“终于要到家了。”

少棠在他眼中看到了一种难以自制的喜悦和期盼。

“师叔,药王宗在鬼方?”他阿母可从来没跟他说过半字。只说是在两国交界处。

成乙看了他一眼,跳下车厢,与谢迎刃换了位置。

那一眼,少棠觉得他像是在看傻子。

少棠瘪瘪嘴,挪了挪身子,想给师兄留个宽敞的地方出来。

谁知谢迎刃却没有立即上车,而是从袖子中掏出一块长长的黑色布条,走到黑色骏马跟前,摸了摸它的脑袋,熟练的用布条盖住了马的双眼,又在马的脖颈后紧紧打了个结。

那匹马很听话,看样子决不是第一次被挡住眼睛。

谢迎刃在少棠的惊诧中跳进车厢内,坐到了对面。

成乙抓着缰绳扬鞭一声吼,马儿前蹄扬起又放下,似乎很欢快地小跑起来。

少棠感叹,真是匹良驹。难怪师叔死活也不换马。

“为什么要这样?”少棠指了指蒙着眼的马儿,担忧地问谢迎刃,“看不见路也能行?”

谢迎刃神气地躺下,翘起二郎腿:“放心吧,有师父在,用不了半个时辰咱们就到宗门了。”

少棠瞧他那副悠哉地模样,心里总觉得不踏实,撩起车帘看向外面。

半人高的草丛贴着她的脸快速划过,杂乱的草尖差点扎进她的眼里。

幸好她躲的快。

“师叔,咱们这是要进去吗?听说鬼方邪门得很,这马怕不是......”掀着帘子正与成乙说话的冉少棠话还没说完,就吓得张大嘴巴没了下文。

只见马车拐过一道弯后,径直向不远处的一面山墙撞去。

她身体本能的做出反应,要去夺缰绳想让马停下,却被谢迎刃一把拉进车厢,结结实实坐到毯子上。

谢迎刃死死按住她:“别乱动,咱们进鬼方了。”

冉少棠冷静下来也知事有蹊跷,只是刚才乍见马车向山壁冲去,情急下先想着自救,忘记了药王宗是个神奇的组织,自然进宗门的路也就与常人不同。

果然,等她坐好重新再向车外瞧时,眼前景色大变样。

那条荆棘小道已经不见,此时,马车奔弛在一条宽敞笔直的道路上。

两边高壮冠茂的树木林立,在路面上投下一片一片的荫凉。

冉少棠安下心来,心里开始盘算见到师祖以后要如何讨他老人家欢心?

毕竟,人生地不熟有个实力最强的靠山才好惹祸。

马车又在路上行了一柱香的功夫,面前两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挡住了去路。

怎么看,都觉得这是绝径。

这一次,少棠已经见怪不怪。就睁着两只大眼睛看着马车直直的冲向山体。果不其然,不但没有车毁人亡,马车顺利进入一片荫凉昏暗之地。

谢迎刃休息够了,坐起来和少棠闲聊天。

瞧见少棠对刚才的情形已经淡定从容,由衷觉得这个师弟“孺子可教”,便笑了笑,热情介绍起来。

“现在我们才算是正式入山。进山的入口从远处看似是两座山峰,撞上去必死无疑。其实这不过是障眼法。走进便能窥出其中关窍。这是师祖命人布的机关。”

话说完,马车已经冲出林木荆藤搭乘的拱形隧道。

眼前的景色变成了一幅优美的田园诗画图。

骏马上的黑色布条被解下来后,跑得更加欢快。

少棠探出头观看,心中不禁阵阵激荡。

这里就是第一世时,兄长曾经生活了七年的地方?

那一世,自己是妹妹冉韶裳,一直囿于后宅,只专注学习如何做当家主母,如何相夫教子。

对兄长冉少棠的情况了解的太少,以至于现在的她,完全像个初生的牛犊,一切要靠自己摸索前行。

她望着车窗外的景色,感觉陌生又新奇。

马车左侧是一大片水田,田里面散布着几十个农夫,正在弯腰插秧,干得热火朝天。

道路的另一侧则是一片果园。树上有几十个孩童正在摘果子。嬉闹声吵翻了天。

听到马车的动静,大家都停下手里的活计,向马车这边看过来。

成乙冲大家挥了挥手。有人在田里大声喊道:“二师兄回来啦!二师兄可好?”

谢迎刃忙指着说话的那人介绍给冉少棠认识。

“跟师父打招呼的那人是三师叔。这片田就是他的。他最喜欢摆弄稼穑。还有这片果林,也是三师叔的。你要想吃果子,跟我说,不能自己摘,否则,会挨揍。”

冉少棠:......

“幸好你不是三师叔的徒弟,不然你天天都要跟他进田里干活。看见那些插秧的人了?有一半是他徒弟,我们同门师兄弟。”谢迎刃语气里有着毫不掩饰的同情,还有一丢丢的幸灾乐祸。

冉少棠已经开始无法淡定,她指着外面树上的孩童问谢迎刃:“药王宗不是学医治病的地方?怎么种起田来了?”

谢迎刃不以为然:“药王宗宗规第一条,学医为辅,做人为主。”

“种地和做人能是一回事吗?”冉少棠再次觉得自己被阿母给坑了。

“当然是一回事。师祖说,学做人,先做事。事中辨人。”

说完,谢迎刃掰着手指头念念有词:“咱们的师叔们,三师叔种田种树,四师叔包了湖泊,专门负责饲养鱼虾蟹。六师叔伺弄药田,负责制药。七师叔带着徒弟织布做衣,反正咱们宗门里每个人都有活干。”

“师祖说,这样咱宗门里的人祖祖辈辈都不用出山。”谢迎刃最后总结一句。

冉少棠抿了抿唇:天嘞噜!此处绝不是久留之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