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五回 圣驾至(二)

墨鱼甲乙 | 发布时间:2021-10-14 | 阅读次数:8133

一入内室,三宝便开了口:“陛下,适才那位是您让我查的禾娘子。”“她道出姓名之际,朕己知是她。”拓跋宏一脸若有所思之状,“三宝,你觉间她长得似一人吗?”三宝此刻才知皇帝刚因何怔怔,细一再回忆,忙跪下在地:“奴敢说!”“原来是你也会觉得她像…”“她道出姓名之际,朕已知是她。”拓跋宏一脸若有所思之状,“三宝,你不觉她长得似一人吗?”。...

一入内室,三宝便开了口:“陛下,方才那位就是您让我查的禾娘子。”

“她道出姓名之际,朕已知是她。”拓跋宏一脸若有所思之状,“三宝,你不觉她长得似一人吗?”

三宝此刻才知皇帝刚刚因何出神,细一回想,忙跪倒在地:“奴不敢说!”

“原来你也觉得她像…”拓跋宏忽生感慨,“阿母离世多年,朕日日睹画思人,竟未料想这世间还有如此与她神似之人。”

三宝见皇帝陷入沉思,便也不敢出声打扰,只任着他继续下去。

“当日在建春门外与她偶遇,朕心下便觉好奇,这世上竟然有人与阿母一样爱赏迎春。方才得见她真容,朕竟一时恍惚,疑在梦中…”

“陛下,”三宝小心翼翼地开了口,“您若想问个究竟,不如奴去传了那位禾娘子?”

拓跋宏缓缓踱步,摆手示意三宝起身,因问道:“我记得你查到这个林禾是高墉的子媳?”

“是高州牧的二子媳,陛下!”三宝道:“据说是高州牧的二子体弱多病,娶她回来是为冲喜。不料嫁进来不几日,那位二公子便末了,如今她寡居高府后院。”

“寡居之人来为朕抚琴献歌?”拓跋宏纵然欣喜,心内却生了疑窦。

“陛下,那禾娘子琴曲堪称天籁,许是高州牧知陛下素喜琴音,您今日御驾亲临,他不过为讨您欢心罢了。”三宝道。

拓跋宏微微颔首,复又回至夜宴之上。

酒尽意阑,喧嚣过后的高府宁静下来。

拓跋宏躺在榻上,想着今日在太学的所见所闻,四方学子对于时政的见解,令他愈发坚定了迁都洛阳的决心。他反复咀嚼这些学子的言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起身行至屋外,朗月繁星的夜空下,香气四溢的桂园,令拓跋宏心旷神怡,更是睡意全无。他屏退左右,独自在园中缓步。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宛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悠扬的琴音和着宛转的歌声,穿过丛林隐隐传来。

拓跋宏记得这个声音,是夜宴上的林禾,他不由得逐音而行,到了一座小院门前。他驻足欣赏,那琴音,时而清冷入仙,时而松沉旷远。随着琴者的心绪,飘渺多变,仿似她与内心深处之间的对话。

拓跋宏被深深吸引着,他的心绪随着琴音回到了数月之前。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