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六章 怪物

童话szd | 发布时间:2021-10-14 | 阅读次数:22284

九个字,饱含了无尽的嘲弄。胎记女新得这双眼睛,恰恰洋洋得意的时候,哪里会想起不仅被谢小莲戳穿,并且还得了这般直接评价?登时急了,双目忽变,放佛是两道旋涡,要将人吸进通常,口中道:“你找——”可胎记女的“死”字尚没进出口,谢小莲的眼睛也突然发生了变化。那双胎记女新得这双眼睛,正是得意的时候,哪里会想到不但被谢小玉戳破,而且还得了这般评价?顿时急了,双目忽变,仿佛是两道旋涡,要将人吸入一般,口中道:。...

九个字,充满了无尽的嘲弄。

胎记女新得这双眼睛,正是得意的时候,哪里会想到不但被谢小玉戳破,而且还得了这般评价?顿时急了,双目忽变,仿佛是两道旋涡,要将人吸入一般,口中道:

“你找——”

可胎记女的“死”字尚没出口,谢小玉的眼睛也发生了变化。

那双波光带水,却没不带半分情感色彩的眼睛,像是变成了一口墨色的井,井的这一边是这方院子,另一边则不知道通向哪里去。

胎记女要说的话卡在了喉咙里,她的眼睛不但迅速变回了常人的眼睛,神智都被谢小玉的眼睛吸引了。

有什么东西从井中飞驰而来,仿佛是个白点。

胎记女看着白点儿迅速地由远而近,直到那白点儿充满了谢小玉的眼睛,她才惊觉那是个穿白衣、戴白帽、脸色苍白至无血色的男子,手中拿着她认不出的武器。

胎记女第一次感到惊恐,哪怕面对家主也没有过的惊恐。

可是还没等她尖叫出来,男子已经从谢小玉的眼中钻了出来,手中的武器就抵在她的额头。

胎记女感到似乎听见了一声巨响,震得她耳朵疼,随后眼前好像有什么东西开了花。

无意识地抬手去触摸,黏黏的,看时,竟然是血。

从她头上留下来的血。

就在这个瞬间,胎记女觉得自己已经死了,死得极难看,整个头都没了。

这是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感觉,胎记女用力抹着额头,却觉得自己摸到的不是自己的头,而是脑浆子。

她张大了嘴巴,许久才发出了一声尖利的惨叫,跌坐在地拼命向后。

“别过来了!你别过来!”

她甚至没注意到白衣男子早就消失不见了,只拼命地挥着手,冲着虚无的空气大喊大叫。

谢小玉依旧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只有面上的挑衅尽消,重回无喜无悲。

我的眼睛。

“比你厉害,对吗?”

六个字,淡淡问出,谢小玉忽得笑了。

如春风秋月,夏荫冬雪,整个人都像是真正活了过来。

前世最后的十三年里,她双目被夺,不但没再见光明,更与眼中的万千世界失去了联系。

今天因重生而再次拥有了鬼眼,再次见到自她眼中而来的人,她还有些小愉快呢。

因愉快而起的笑容转瞬即逝,天地之间除了在一旁见怪不怪的碧桃,再没人见过她的这笑容。

见她笑了,碧桃旋即也轻轻一笑,垂首不语。

小姐自然是最厉害的人,跟着小姐一处,她什么都不怕的。

……

胎记女的尖叫声传到了村口,避雨的小厮吓得从车上跌落在地。

“我的妈妈哟!出什么事儿了?!”

车内闭目养神的公子耳朵轻轻一动,疑惑地掀开了车帘,并没看向破屋,反而回头看向村外的雨幕。

“这7声音……”他喃喃道。

“哈?什么?”小厮不懂自家公子怎么不在意村中的声音,只是他的目光刚刚随着公子看过去,还没来得及问,脸色就从惊吓变成了煞白死色。

村外的雨幕之中,凭空走进来了一个扛着斧头、周身缠着死气的巨汉,每迈出一步,脚下的大地都要轻颤一下。

“怎么……可能……”小厮盯着巨汉的眼睛都起了血丝,不可思议道。

公子的耳朵可是老仙师祝福过的,能听百里内人声之外的声音,这样一个显然不是活人的巨汉,竟然都到了眼前,公子才听见?

他心中疑惑,动作却快,已经跳上马车,就要驾车快逃。

却被公子一把按住。

“不是冲我们。”公子说着,目光依旧留在巨汉的身上。

“公子,不好托大的……”小厮急得都要哭了,奈何公子却一动不动。

却见那个巨汉眼睛都没有往他们这边瞧,已经越过了马车,不紧不慢地向着方才声音的方向去。

小厮抽泣声顿时停住,好奇又松了一口气:“还真不是冲公子来的……那是什么东西?”

“符灵。”公子缓缓道道,“一般人控制不了的东西。”

这看似平平无奇,只有几个普通活人的洞天,到底是哪方天地?又藏着什么人?竟值得用符灵对付吗?

“鼎儿,跟过去看看。”他开口吩咐道。

……

此刻村中,除了谢小玉之外,尚无人知道危险正在步步逼近,而胎记女依旧在拼命挥舞着双手,似乎那个“杀了”她的白色怪物还在。

她从没见过这样的人!那样的武器!

是的!那就是怪物!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怪物!甚至不在她的家族口耳相传的故事中!

屋中的女孩子们早就被吓傻了,三三俩俩抱作一团,将本来对胎记女的恐惧,转移到了谢小玉的身上。

她做了什么?怎么那个叫阿茶的胎记女就这样了?

可她明明只是站在那儿……什么都没做?

因为什么都没做,才更可怕呀!

周围人的目光从来不能让谢小玉分心,不过两息之后再次抬眼,她双眸已是如常模样。

腰间的玉佩却开始震动,虽不十分激烈,但已能让人感受到其中严奴儿的战栗,似乎是怕极了从她眼中出来又消失的东西。

谢小玉再次轻轻抚摸着那块古玉,心中安抚着。

别怕,他只是爱吓人,不坏的,你可以同他做朋友。

不了不了,免了免了。

严奴儿险些哭了出来。

她只是一段孤立无援的怨念,何德何能与那非此间物的“他”做朋友?

是以谢小玉越安慰,严奴儿越自闭,干脆用瓦罐将自己扣在古玉的角落里,不听不闻不看。

谢小玉见安抚不了她,又是如今这时候,便不再理会她,目光再次落到依旧在挥舞双臂,惊声尖叫的胎记女身上。

她以为真是个横行霸道的枭雄性格,却原来外强中干,不过尔尔。

本就懒怠理会人的谢小玉,见她这般更是兴致缺缺,侧头看向了碧桃。

碧桃被她一瞧就会了意,上前一步对胎记女道:“喂,回神!”

胎记女的动作因她的话而僵在那儿,涣散的目光逐渐聚拢,最终聚在了碧桃的脸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