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三章 清醒

童话szd | 发布时间:2021-10-14 20:48:24 | 阅读次数:9638

女子呆住了,想不明白谢小莲怎么与自己交流,嘴慢慢的闭上了,心中起了些许涟漪。她从生到死都也没朋友,虽然她听到过别人与朋友说话的,是像的。好好活着的时候被人被欺负、当作牛马;死了后也逃不开这牢笼,还得被等等屋中那个鬼眼胎记女之流的人驱策,做不想做的她从生到死都没有朋友,但是她听见过别人与朋友说话,就是一样的。。...

女子愣住了,想不通谢小玉怎么与自己沟通,嘴慢慢闭上了,心中起了些许涟漪。

她从生到死都没有朋友,但是她听见过别人与朋友说话,就是一样的。

活着的时候被人欺负、当做牛马;死了之后也逃不开这牢笼,还要被诸如屋中那个鬼眼胎记女之流的人驱策,做不想做的事情。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也有人会以平和如朋友的语气,同她“说话”。

谢小玉知道女子心中想什么,自己的思绪却早就飞走了。

与天下万灵沟通,当然不用开口了,师父怎么说的来着?

这叫心灵的沟通,比嘴说高深多了。

“嘴里说的话都是骗鬼的,心里想的才真诚。”师父煞有介事地这般教育她和师哥。

心灵沟通就不能骗鬼了吗?

谢小玉想起来那个邋邋遢遢的白胡子老头,在心底切了一声。

他不骗鬼,骗小孩儿。

大约是想起了师父的缘故,她系在腰间的残玉丝绦忽然断掉。

玉片滑落在谢小玉的掌中,触手温润之余,空气中忽然抖动起来,仿佛刀刃一样刺向那个女子。

女子吓得向上弹了足有十尺,打了旋儿,连带着起了阵风。

霎时,一魂二魄自那女鬼手中挣脱,归回谢小玉的身上,谢小玉顿时觉得身子松快了很多,尤其是双手已能动作,便立时握住了那块玉。

屋中的鬼眼胎记女感受到了,不满地看了外面一眼,只能看见一道模糊的影子在天上翻飞,便不屑多看了。

一个傻子鬼,只配由她驱策,她才不会多费心呢。

倒是女子看着手中剩余的一魂一魄,顿时恼羞成怒,想要吃了那魂魄,可归根到底她从没伤过人,心底又气不过,索性伴着风声惨嚎一声,威胁般地扑向了坐在车边发呆的碧桃。

站住,谢小玉内心波澜不惊地说道。

女子血盆大口已经将碧桃的脑袋裹住,只是暂未吃下,一双凤眼终于带了些许鬼气的怨念,似是威胁又似是赌气。

谢小玉的声音再次响起:记得我吗?

女子猛地一颤,张开的嘴慢慢从碧桃头上移开,疑惑地看向谢小玉。

你还记得我吗?谢小玉又问了一次,语气藏着故人重逢的欢愉。

古怪的感觉排山倒海而来,女子看着这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子。

杏目柳眉,皮肤甚是白皙,粉腮琼鼻,两腮有些肉肉的,是还没褪下的婴儿肥,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捏一把,逗逗她。

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人这么问自己,用这样温和且高兴的语气,用心问自己一件事情。

不被期待的生,侥幸逃过了被扔进水缸里淹死的命运,却在五岁的时候,就被家里卖给了个三十多岁的瘸子,成了童养媳。

朝打暮骂,操劳着一家的活,婆家却还叫她懒驴,说她白吃粮食。

长到十七岁的时候,那个瘸子得了肺痨,一命呜呼死了,她就又成了扫把星,被婆家打了一顿之后,在一个没月亮的夜晚,被人活活勒死,尸首裹上嫁衣,被抬着送进了坟地里,就在那个瘸子旁边。

便是死了,魂魄也离不开这家的坟,这家的屋。

不甘,愤怒,终于让她成了怨灵,附在生前每天拎着去打水的瓦罐之上,在天地之间永生不灭,却无能为力,无从复仇。

直到这家最后的一人病死,她却说不上喜悦,也无从谈难过。

她不知外间事,只知道即使这家血脉死绝了,她依旧无法离开这个院子。

女子她认真看着谢小玉的那张脸,目光像是能穿越时光,回到过去看见未来一样。

最终,女子幽幽开口,再次带起了一阵微风。

……不记得了。

谢小玉浅浅一笑,理所当然地说:“是呀,你是该不记得我。”

女子被狠狠地噎了一下,怀疑她在戏弄自己,谢小玉又认真道:

我能帮你,跟我走吧。

女鬼怔住,甚至没注意自己的手已经松了,那一魂一魄早就回到了谢小玉的身中。

魂魄归位,方才的冷意渐渐消散,谢小玉能感受到温热,紧接着便是自那残玉而来的力量。

她真的活着回来了,不再是没了鬼眼的瞎子,不再是残了腿的瘸子,不再是被人幽禁在昏暗水牢的废人。

她的父母家人,都活着。

师父师兄,还有朋友都活着。

她回到了一切开始的地方。

真好呀。

她轻轻呼出了一口气,那就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

谢小玉的这声叹息,听在跌坐在车前的碧桃耳中,却不啻天边惊雷。她慌忙转过身,恰好对上了谢小玉看过来的眼睛。

杏目轻眨,水汪汪的,可惜就是有些呆,缺了喜怒哀乐的颜色。

是她熟悉的小姐!

“小姐!”碧桃大喜过望,扑过来抱住谢小玉,力气大得差点儿把人再次勒晕过去,鼻涕眼泪的更是蹭了她满身

方才怎么没有这么大的力气?谢小玉嫌弃地在心中抗议着,却因着碧桃的眼泪戳中了她心底最软的一处,多少情绪至唇边,只剩一声轻轻的“嗯”了。

碧桃听见这一声,哭得更厉害呀。

小姐不但醒来,还说话了。

说了整整一个字呐!

她将谢小玉抱得更紧了一些,说是庆幸,更像是依赖,口中更是絮絮叨叨的:

“小姐都吓死奴婢了!小姐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奴婢也不活了!是奴婢没用,奴婢没有保护好小姐!小姐不怕,小姐放心,奴婢一定会将小姐送回家的!”

这边厢碧桃哭得伤心,那边厢屋中的胎记女对谢小玉醒了这事儿没多大兴趣,却被碧桃哭得心烦意乱,眼神更加怨毒了。

而她这般情绪波动明显影响了那女子,慌得她逃似地跑回瓦罐里,瑟瑟发抖。

两个鬼眼人,好可怕!

只谢小玉,全然无视了周围的一切,只专心且耐心地轻轻拍着碧桃的后背,由着她哭。

哭,意味着她还活着。

前世,她睁开的时候,这一院子的人,都死了。

碧桃是将自己护在身下的,被什么带毒的武器打穿了她的身体,流着黑血。

只有瓦罐里的女子坐在瓦罐儿上,非死不活地看着她。

她自幼懒得说话,性格更是好静,但在这一瞬间,她真实觉得,原来能听见故人的哭声与聒噪,是极幸福的事情。

“小姐,你饿不饿?小姐,奴婢这儿有水,你先喝点儿水,喝点儿水。小姐冷不冷?可惜衣服都……咦?雨竟然停了?”

碧桃到此时才发现雨停了,一愣之间,谢小玉终于找到了插话的地方。

“碧桃姐姐,谢谢。”她由衷说道。

谢你救我,谢你真心待我护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