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0006章 送姊出嫁

瑶池青莲 | 发布时间:2021-10-14 | 阅读次数:27475

代王大婚之日之日,正逢桃花烂漫之际。红毯之上,新婚夫妇的头上,禧服之上皆挂着桃花瓣儿。代王和罗田儿手拉着手一路我们走过红毯,两边的女郎们争相将花篮里新采的桃花撒向这一对璧人。代王一脸笑容,他那儒雅的脸上透着一股喜气。人生难得有情郎,罗田儿的心里也如代王和罗田儿手拉着手一路走过红毯,两边的女郎们纷纷将花篮里新采的桃花撒向这一对璧人。。...

代王大婚之日,正值桃花烂漫之际。红毯之上,新婚夫妇的头上,禧服之上皆挂着桃花瓣儿。

代王和罗田儿手拉着手一路走过红毯,两边的女郎们纷纷将花篮里新采的桃花撒向这一对璧人。

代王满脸笑容,他那儒雅的脸上透着一股喜气。

人生难得有情郎,罗田儿的心里也如吃了蜜糖一般的甜蜜。诸分封王中,也只有代国的君主只娶她一人。

代王之母薄姬端坐在大殿之上,笑容满面地望着他的儿子和儿媳。

薄郎君立在姐姐身侧,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喜悦。

代王和罗田儿在众臣公的祝福声中行了大婚之礼。

罗娇娇在殿门外偷瞧着,心里也默默地祝福他们能白头偕老,共度一生。

喜宴开始之后,罗娇娇便跑去姐姐的婚房陪着。她喝了姐姐的合卺酒,还吃了喜糕,最后蜷缩在姐姐的身侧睡去了。

天擦黑之时,代王来到了婚房。宫里的喜婆虽然已经重新备了一份酒和喜糕,还是把罗娇娇偷吃之事告诉了代王。

代王虽然生性宽厚仁慈,但这毕竟是他大婚之日所备之物,因此心中颇有不快。

他入了内室,看到罗娇娇睡在了婚床之上,指着她说不出话来。

罗田儿赶紧唤醒了罗娇娇。罗娇娇见代王一脸不悦地瞅着她,她匆匆忙忙地给代王行了礼,然后伸手讨赏钱,弄得代王哭笑不得,只好吩咐喜婆赏了她。

罗娇娇拿了赏钱才退出了婚房。她来到了院中不禁手捂胸口说了声:“吓死我了!”

“王妃吩咐奴婢送您回府。”被指派侍候罗田儿的宫娥庆儿提着宫灯在罗娇娇的身后轻声道。

“你怎么走路一点儿没有声音?”罗田儿刚刚平复的心又“怦怦”地跳了起来。

“请!”庆儿冲罗娇娇施了一礼道。

罗娇娇不得不跟着庆儿往宫外走去。庆儿行至外宫门处,便打算让罗田儿自行回府,却不料一回头,身后哪里还有罗田儿的影子?

庆儿急急忙忙地跑到代王妃的喜殿,却见灯火已熄。

庆儿不敢打搅代王和代王妃的好事,只好去了大殿之中找寻薄郎君。

已经微醉的薄郎君听说罗娇娇不见了,便说她不会有事!

庆儿怕罗娇娇出事,明日不好交代,便给薄郎君跪了。

薄郎君摇摇晃晃地起身,应了庆儿帮忙寻找罗娇娇。

薄郎君出了大殿,迎面一阵微风袭来,顿觉得神清气爽起来。

他整了整衣襟,向代王的喜殿徐徐而行。这时,来了一人过来给他行礼。薄郎君定神一看,来的正是负责护卫代王的中尉宋昌。

“薄郎君!代王妃之妹罗田儿偷了一壶酒和一只鸡正在后厨房顶上食用!不知如何处置?”宋昌也正要去大殿找薄郎君商议怎么办,恰好就遇上了。

“此事交与我吧!且莫要让他人知晓!”薄郎君疾步而去。

“这事儿如何瞒得住?”宋昌看着薄郎君的背影摇摇头。当值的禁卫军中已经人人皆知了。

薄郎君赶至后厨,果然看到罗娇娇坐在屋顶上独自一人喝闷酒。他飞身上了屋顶,惊得罗娇娇起身就跑。薄郎君动作更快,一把抓住了罗娇娇的手臂。

“有胆量做,还怕什么?”薄郎君的语气中隐含着怒意。他自在心中暗暗思忖着:这可是代王的宫中啊!岂容你胡闹?

“你就当没看到好吧!”罗娇娇喝了半壶酒,也有些醉意。

“没看到?禁卫军要不是看在你姐的份上,早就把你抓进大牢之中了!”薄郎君气得想揍她的心都有了。怎么她每回惹事,都得他来替她揭干净!

“那你也看在我姐的份上放了我吧!我请你喝酒。”罗娇娇将手里的酒壶递给了薄郎君。

“我送你回家!”薄郎君不想再和她扯皮下去了。它知道唯一的好办法就是赶紧将这个麻烦精送家去。

“我不回去!姐姐都不在家了!我还回去做什么?”罗娇娇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酸酸的。

“那我请你去一家上好的酒馆陪你喝酒!”薄郎君不能来硬的,只好换了一种法子。都说女人得哄着,薄郎君只好暂且耐着性子道。

“好!一言为定!不醉不归!”罗娇娇跳下了屋顶。

薄郎君紧跟着跳了下去。他扶住了差点跌倒的罗娇娇。这时他才发现怀里的罗娇娇肤色细腻白皙,脸上泛着桃红,一双靓丽的眸子顾盼生辉。

“那家酒馆在哪里?”罗娇娇一把推开了薄郎君,脚步虚浮地向宫门方向走去。

“她这是真醉,还是装醉呢?”薄郎君跟在罗娇娇的身后暗自琢磨着。

罗娇娇在宫门口被守卫宫门的兵士给拦住了。薄郎君走上前来,兵士们赶紧给他行礼放行。

一出宫门,薄郎君的脸色立刻变得阴沉起来。他一掌打晕了罗娇娇,抱起她去了罗府。

罗毅正在书房看着代国各地报上来的春耕情况,就听到门外护院的声音:“薄郎君!这是……”

罗毅放下手中的册子,抬头看到薄郎君阴着一张脸,抱着自己的小女儿罗娇娇踏进了他的书房。

“娇娇!”罗毅以为自己的女儿出了什么状况,慌得差点被几案绊倒。

薄郎君将罗娇娇放在书房右侧的席子上,然后甩了一下袍袖挡在了罗毅的身前。

“小女她……”罗毅看着薄郎君的那张带着怒意的脸便知女儿又惹祸了。

薄郎君将罗娇娇偷拿皇宫后厨的酒肉和她被禁卫军发现之事一五一十地道出。

罗毅听了后,张着嘴巴杵在那儿说不出一句话来。

薄郎君的嘴角微微一扯,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意。只要罗毅开口求自己,那么他就再也不可能独善其身了!

“恐怕她今日不止犯了这一个错!”薄郎君又加了一句。这无疑使得罗毅那颗已经忐忑不安的心又惊了一下。

“多谢薄郎君送小女回来!天色已晚,还请郎君早日回去歇着吧!”罗毅握紧了拳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冲薄郎君施了一礼道。

薄郎君错愕地注视了罗毅一会儿,转身拂袖而去。他的心里却在骂罗毅是个不懂得变通,真是个又臭又硬的茅坑石头!

罗毅看着薄郎君愤然离去,再低头瞅一瞅躺在席子上昏迷不醒的女儿欲哭无泪。

“不是爹爹狠心!做人要有原则,大不了爹爹辞官不做,咱爷俩儿种田度日!”罗毅抱起女儿走向了她的闺房。

“主子!你怎么啦?”坐在门口等着罗娇娇的丽儿见她被老爷抱着回来,惊叫失声。

“好好照顾她!”罗毅进屋将女儿放在床上,拉上了被子道。

“是!婢子一定会照顾好主子!请老爷放心!”丽儿冲罗毅施了一礼。

罗毅前脚刚走,丽儿就抬起罗娇娇的头晃道:“姑娘!醒醒!你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回来了?”罗娇娇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然后她茫然地看着丽儿询问。

“老爷抱您进屋的!您是不是又闯祸了?”丽儿嗅到罗娇娇口中一股酒气,掩着口鼻急急地问道。

“好像真的闯了大祸!这回恐怕要进大牢了!”罗娇娇想起了薄郎君说的话,呆呆地望着惊住了的丽儿许久,然后一仰身躺下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