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0005章 提亲被拒

瑶池青莲 | 发布时间:2021-10-14 06:34:10 | 阅读次数:7408

昨个白天的一场春雨之后,早晨的空气里都透着一股清新自然之气,虽然坐在窗前的罗娇娇却烦燥得很。自从她被薄郎君扛回府后,她的爹爹对她看得更紧了,居然让府里家丁阿才寸步不离地守着她的屋门。“姑娘!吃糕点!”丽儿兴冲冲地端着一盘糕点放到了罗娇娇面前的桌自从她被薄郎君扛回府后,她的爹爹对她看得更紧了,竟然让府里护院阿才寸步不离地守着她的屋门。。...

昨个夜里的一场春雨过后,清晨的空气里都透着一股清新之气,但是坐在窗前的罗娇娇却烦躁得很。

自从她被薄郎君扛回府后,她的爹爹对她看得更紧了,竟然让府里护院阿才寸步不离地守着她的屋门。

“姑娘!吃糕点!”丽儿兴冲冲地端着一盘糕点放在了罗娇娇面前的桌子上。

罗娇娇哪里还有胃口吃什么糕点?她拄着下巴正想着怎么支开门口的阿才,好去后山瞧一瞧春雨过后的桃花是不是开了。

罗娇娇的眼睛盯着门口阿才的身影,突然间心里有了主意。她冲丽儿招手,示意她附耳过来。

丽儿听得主子的馊主意连连摇头。罗娇娇解下腰间的钱袋放到了丽儿的手中道:“你不是要买裙子吗?这些足够你买两套的了!”

丽儿最近手头的确紧巴巴的。她喜欢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所以总是入不敷出。她苦着一张脸,捏着手里的钱袋却怎么也舍不得放下。

“姑娘!衣服!”丽儿从下人那里借了一套干净的裤褂从后窗递给了她的小主子。

罗娇娇关上了房门,换上了下人的粗布衣衫,感觉还不错。她走到窗前给丽儿看。丽儿指了指她的头发,却被罗娇娇愣是从窗外给拽了进来。

丽儿给她梳了下人的发髻,故意遮住了半边脸。

罗娇娇满意地翻窗而出,嘱咐丽儿换上她的衣衫顶她一会儿。

丽儿是又惊又怕地换了衣衫,然后和衣躺在了床上。

罗娇娇大摇大摆地走向后院,却不料被管事的王婆婆逮个正着。

“把这些果子和她一起送到前厅招呼客人!”

一个偌大的果盘塞在了罗娇娇的手里。旁边婢子的手上端着的是上好的糕点。

罗娇娇心里那个气哪!自己也太点儿背了吧!这回活没则儿了,只能怨自己的运气不好,跟在那个婢子的身后去往前厅。

呵!前院怎么堆了那么多的贺礼?难不成是有人听说姐姐要嫁给代王,前来巴结自己的爹爹?

“杨郎君的礼着实不比王上的差!只是小女年幼,还要多陪老夫几年。杨郎君请回吧!”

原来是那个登徒子上门求亲来了!爹爹回得好!罗娇娇心里高兴,不免脸上露出了笑意。

杨子胜求亲被拒,正气恼着呢!正巧瞥见罗府前来上果子的丫头嘴角含笑,便起身一把抓住了。

罗娇娇根本没想到杨子胜会来这一手,丝毫没有防备地撞在了他的身上。杨子胜仔细一瞧,不禁乐了。

这杨家公子不是被我直接拒婚气傻了吧!罗老爷子见杨子胜一把拽住了府里的丫头先是一愣,再看一脸怒容的他竟然笑了起来,不禁心下暗自嘀咕起来。

“既然罗户曹不肯把爱女许配与我,那就将这婢子送与我好了!”杨子胜回身搂住了罗娇娇就往外走。

罗娇娇喊也不是,不喊也不是,真真是骑虎难下了。

罗老爷子虽然与杨子胜的父亲朝堂不睦,但还没到撕破脸皮的地步,一个区区的奴婢舍了也就舍了,所以他默不作声地默许了。

“罗户曹!这礼儿已经抬来了,也不好再抬回去,就算是求娶这个丫头的聘礼吧!”杨子胜拖着罗娇娇边走边道。

“你个混蛋!快放手!”罗娇娇被杨子胜钳制着手臂,竟然挣不脱。她不由得气得满脸通红,低声娇叱道。

“慢着!把聘礼抬走!一个丫头而已,我罗户曹还给得起!”罗毅起身朗声道。

“啊哧!”杨子胜的手臂吃痛,不由得叫出了声。

罗娇娇已经从他的臂弯下转出,拔腿跑向了后院。

这是什么情况?罗毅惊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叫道:“还不去看看是哪个丫头敢如此放肆?”

杨子胜捂着自己的手臂,涨红了脸却没有再吱声。他知道自己若是揭穿了罗娇娇,那么以后再接近她可就难了。

罗娇娇撒腿跑回自己的闺房后窗,一下子跃进了屋子里。

丽儿听得动静忙起身查看,弄出的声响惊动了守在门外的护院阿才。

罗娇娇只好躲在床后的帘幔里。丽儿赶紧转身背对着阿才。她刚才已经看到是自己主子的身影儿了。

阿才见到穿着罗娇娇衣服的丽儿,以为她就是自家的姑娘,便说了声:“对不住!”便关上了房门。

罗娇娇这才捂着胸口从帘幔后出来了。她和丽儿刚换好衣服,辛管事便到了屋门口。

罗娇娇将换下的奴婢衣服迅速地塞到了床下。

辛管事在门外请见,罗娇娇让他进来说话。辛管事进屋一看,丽儿正在给坐在梳妆镜前的罗娇娇梳理发髻呢!

“有事吗?”罗娇娇展开笑容问道。

“没什么?今天杨奏曹的公子前来求亲,被老爷回了!特来告知姑娘一声。”辛管事找了一个像样的理由。

“知道了!有劳!”罗娇娇依旧面带笑容地看向辛管事。

辛管事施了一礼,转身带人走了。罗娇娇主仆二人方才松了一口气。

“主子!您不是又惹了什么祸事了吧!”丽儿见辛管事亲自前来查看,便觉得事有蹊跷。

罗娇娇倒是也不瞒着丽儿,一五一十地悉数告知,唬得丽儿脸都变了颜色。

这世上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杨郎君的求婚逸事在坊间传开了。

薄姬听闻此事差点被茶水呛到。她唤来了杨郎君想问个究竟。恰巧薄郎君也进宫问候薄姬,两个人就一起进了殿门。

杨郎君倒也不避讳自己的糗事,将那日发生的事儿和盘托出。薄姬忍不住用帕子捂住了嘴儿笑了。

“这罗小娘真真地能闹腾!她怕是听说你来了,特意去前厅看个热闹,才被你撞个正着!”薄姬揣测道。

“或许如娘娘所料!不过她一日未嫁,我便等她一日!”杨郎君倒是真的看上了罗娇娇。

“你的胳膊无碍了吧!”薄姬端起茶抿了一口。

“有个念想挺好的!娘娘若无别的吩咐,臣子先行告退!”杨子胜施礼退出了薄姬的屋子。

“你怎么看?”薄姬询问一直静立一旁的薄郎君。

“郎才女貌,堪称绝配!”薄郎君微微一笑道。

“哦?你不吃醋?”薄姬转头看向自己的幼弟。自从那日他将罗娇娇扛回罗府,薄姬就在心里认为自己的幼弟心里有人了。可未曾想他是如此答复的。

“她如此稚幼的性子,实非良配!”薄郎君道出了自己的看法。

“也是!你毕竟是有抱负之人,只可惜屈居这小小的代国!”薄姬轻叹道。

“未必如此!这天下还未定主,娘娘且不可轻言放弃!”薄郎君目光灼灼地看向了自己的秭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