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0002章 踢毽留情

瑶池青莲 | 发布时间:2021-10-14 | 阅读次数:2203

代王府花会所设宴的宾客皆为有身份的人,开往王府街道上的车马、软轿络绎不绝,引得百姓们伫足观看视频,免严禁交头接耳,品头论足一番。罗家姐妹的马车“嘚嘚”地刚要拐进开往代王府的主街道,恰巧与对面路口的一辆双拉马车顶上了。“大姑子!对面像是是薄郎君的罗家姐妹的马车“嘚嘚”地正要拐进去往代王府的主街道,碰巧与对面路口的一辆双拉马车顶上了。。...

代王府花会所宴请的宾客皆为有身份的人,去往王府街道上的车马、软轿络绎不绝,引来百姓们驻足观看,免不得交头接耳,品头论足一番。

罗家姐妹的马车“嘚嘚”地正要拐进去往代王府的主街道,碰巧与对面路口的一辆双拉马车顶上了。

“大姑子!对面好像是薄郎君的车马!”坐在赶车的程潇身边的丽儿掀开车帘的一角探头冲车里的罗田儿道。

“我们退吧!”罗田儿自然不想惹事儿,就吩咐程潇退让。

“主子!他们退了,我们……”程潇手执马鞭不知该进还是该退。

“退!”罗田儿心下一急,不由得提高了声音。

程潇赶紧吆喝着马车后退。这时,一辆马车从中间让开的空地疾驰而过。惊得这两边的马儿纷纷后退。

“什么人的马车这么无礼?”薄郎君富有磁性的嗓音从马车里传出。虽然他的声音不大,但穿透力极强,一字不落地入了罗氏姐妹的耳朵里。

“回禀郎君!看那马车的制式和徽记应该是杨奏曹府上的马车。”薄郎君的侍卫姜钰拱手回禀。

“对面的马车可曾过去?”薄郎君压低了嗓音问询。

“不曾!罗家的家教甚严!”姜钰的眼睛不由得暼向了对面的车帘,可惜看不到车内的美人。

“走吧!”薄郎君对罗、杨两家的女子便在心里有了比较。

程潇见薄郎君的车马过去了,他才打马跟在了后面。

薄郎君的马车停下了。姜钰掀开了车帘,一位长身玉立的俊面郎君从马车厢里钻了出来。他那如墨漆过的眉微拢,一双凤目微睁,不经意地瞥了一眼车后刚刚停下的马车。

罗氏姐妹戴上面纱出了马车。她们只看到了薄郎君的背影。

“跟着我!”罗田儿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子说道。

罗娇娇的眼睛望着已经消失在门内的薄郎君心想:身材倒是不错,但愿他的容貌可不要辜负了这俊逸的身姿。

罗氏姐妹进了代王府的园子,方知道什么叫神仙府邸。

一蓝衣丫鬟在旁引路。路旁假山嶙峋、奇树、盆景令人目不暇接。远处水榭楼阁隐现,清香阵阵扑鼻。

及近,罗娇娇才慢慢地瞧得真切起来。一座白玉栏杆的石桥通向一处水榭。水榭上的几处楼阁雕栏画栋,珠帘叮咚。

一盆盆不知名的鲜花散发出怡人的香气,令人嗅之不免神清气爽。

过了水榭,便是一处华丽的园子。地上的路径皆铺红毯。路边摆放着奇花异草,令人情不自禁地驻足观赏。

园里的角亭之中,不少靓丽的女子聚在其内谈论着往来的女郎和郎君。

虽然女郎们皆以薄纱覆面,但就其身形便值得议论一番。

罗家姐妹也不免被人谈论。罗田儿的柔弱身姿令那些身子骨儿粗壮的女郎所嫉妒不已。

她们对罗田儿身后的罗娇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罗娇娇的步履轻快,身形凹凸有致,别有一番韵致。

罗田儿和妹子罗娇娇来到了一处回廊场院之中。许多女郎或立或坐在廊下望着那廊门。

罗田儿的闺中好友,绥边将军之女单左英邀她至一旁的芳心阁一叙。

罗娇娇见姐姐离去,便觉无聊起来。她和其他闺阁女子不熟,只一人立在场院的一棵树下。

薄郎君和代王的贴身侍卫宋昌刚走出廊门,一只七彩羽毛毽子便奔薄郎君的面门而来。

众女郎惊得掩面轻呼起来。

只见薄郎君身子后仰,用膝盖将毽子顶了回去。他站稳身形正要动怒,却见一绿衣娇俏的女子一抬腿将那毽子又踢了过来。

薄郎君一个弹跳将毽子踢向高空。绿衣女子飞身而起,一个倒钩将毽子踢了下来。人也一个鹞子翻身稳稳地落地。

薄郎君右脚勾起毽子,左脚一倒,右脚一个弹射将毽子又踢向了空中。

“哦!”众女郎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空中的那只羽毛毽子上。

“别闹了!”罗田儿见自己的闺蜜单左英飞身一把抓住了羽毛毽子,便出言呵斥自己的妹子罗娇娇。

“身手不错!就不知这模样儿如何?”奏曹杨令申的儿子杨子胜拍着巴掌来到了场院之上。

“哪里来的登徒子?”罗娇娇被姐姐当众训斥,心中不忿正无处发泄呢!

“小娘子也算不得是大家闺秀!配我这登徒子倒是正合适!”杨子胜不但不恼怒,反而微微一笑。他手中的折扇已经出手,旋向了罗娇娇的面门。

丝毫也没有防备的罗娇娇只能仰面躲过,她脸上的薄纱却已经滑落,露出了那白皙细腻的肌肤和一双微愠的水剪眸子。她那微挺的鼻翼下,粉嫩的娇唇微张,吐出了两个字:“混蛋!”

不等罗娇娇出手,单左英的右掌已经打向了刚接住扇子,想要搂住美人腰肢的杨子胜。

杨子胜见单左英的掌风已至,只好挥扇相迎。

“嘭”得一声,二人各退两步。

“住手!”代王出现在了廊门之下。他的身边跟着贴身护卫张武。

“拜见代王!”众人慌忙行礼。只有罗田儿扶住了自己的妹子而未来得及给代王施礼问安。

代王不但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反而对罗田儿的姐妹情谊大为欣赏。

罗田儿带着妹子罗娇娇前来请罪。薄郎君却说是他见大家闲得无聊,便和罗小娘一起踢毽博众人一笑尔。

代王本就无意惩罚罗氏姊妹。他见薄郎君从中斡旋,乐得恕了二人的不敬之罪,亲自扶她们起身。

代王的宽厚仁慈使得罗田儿十分的心仪。她不由得微微抬起头来,却正巧碰上代王看她的眼神。四目相交,相恨见晚,各自留情。

“请代王带众臣女移驾别院赏花、吃茶!”刘内侍的尖细嗓音在廊门内响起。

代王收敛了目光,微红着脸带着众人去往母亲的别院。

薄姬的别院内,各种花卉争奇斗艳,各领风骚。

待众人按序坐定,薄姬在宫人的搀扶之下缓缓而至。大家忙起身恭敬地施礼。

薄姬坐在了代王的身边。刘内侍才高声道:“坐!”

罗娇娇第一次出席这样的场合,觉得有些不习惯。她在心里暗自琢磨着,下次再有这样的花会,说什么也不来了。

“刚才谁在场院里和我的舍弟踢毽子来着?”薄姬一开口,众人都愣住了。

罗娇娇更是目瞪口呆,不知薄姬是何用意!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