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楔子

奶茶闲人 | 发布时间:2021-10-13 21:04:31 | 阅读次数:22715

“你,还记得我前生吗?”南青葙意识模糊不清地睁开眼睛了眼睛,望着眼前。暖阁虹帐,雕花床上坐于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时里出入药店中的气味浓厚,淡淡的,一时之间有一时之间无。他在产生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你?是谁?”他问。佳暖阁虹帐,雕花床上端坐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日里进出药店中的气味浓郁,淡淡的,一时有一时无。他在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

“你,还记得前生吗?”

南青葙意识模糊地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

暖阁虹帐,雕花床上端坐一女子,青色钗钿缕衣,团扇遮脸。鼻尖一股药香,但并不像平日里进出药店中的气味浓郁,淡淡的,一时有一时无。他在怀疑自己的鼻子,摸了摸鼻尖。

“你?是谁?”他问。

佳人不语!

南青葙看着周围,难道自己还在片场?可是自己已经有三四年没接古装剧了啊?做梦?对,一定是做梦!

紧急刹车,南青葙整个人惯性地往前冲着,他惊醒。

“南哥!对不起啊!后面好像是追尾了?”司机说着,打开了车门,往外走。

“南哥!像是跟拍的?”助理陈阳转头看着后窗。

南青葙看着撒了一地的剧本,嘴角一笑,果然是在做梦!他弯腰去捡那些撒落的剧本,陈阳也在帮忙,整理好,递给他。他接过,最上面是一本叫着《素问南篱》的电影剧本。

“没事吧!没什么大问题,就算了!”南青葙说。

“那也不能老惯着他们!”陈阳嘟囔。

“我不想上热搜!”南青葙悠悠地说,再次闭上自己的眼睛。

忙碌了整整一天,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他洗了个澡,头发湿湿的,找了半天没找到吹风机,愣愣地站在了阳台上,看着窗外零零星星的灯火。头发上的水滴落着,有一双温柔的手抚上了他湿漉漉的头发。

“头为群阳之首!半夜浣洗,不干,湿寒易入侵。”

又是那个声音!

南青葙没有转头,任由那双手,拿着锦帕擦拭着他的头发。原本是短发,此时却长及腰。头发擦拭半干,身后的人换了一把檀木篦子,沾了些发油,一股桂花香。

“这是前年,用老宅门口那棵老桂花树第一茬桂花炼制的,好不好闻?”

女人把篦子递到他鼻尖处,他闻着,嘴角一笑,“好闻!就像幼时,母亲的发香。”

他把目光移向了拿篦子的手,淡淡一笑,闻着,桂花香中渗透着一丝草药香。

“不知今年的那场大雪,那棵老桂花树可受住了?”

“新春,回去看看便知!”

“官家,能放你回去?”女人悠悠地说。

“辞官便是!”

一缕阳光照射在南青葙的眼眉,他皱了皱眉,翻身躲避着,陈阳看着还在睡觉的他有些惊愕,因为南青葙向来准时,说几点起就几点起!

“南哥!南哥!”陈阳喊着他,“南哥,今天得见张导演,聊新电影的事儿!”

南青葙猛地一睁眼,吓得陈阳一跳。

“几点了?”

“10点45了?”

“快11点!!!我怎么会睡这么久?怎么没听见闹铃响?”

陈阳笑了起来,看着南青葙那头桀骜不驯的乱发。

“怎么了?”南青葙慌乱地起床。

陈阳指了指他的头发,“洗完头没吹干就睡了吧!”

南青葙有些恍惚,脑中闪现一些影像,他有些木讷地看着自己的右侧。

“长发!”

“什么长发?”陈阳问,他吸了吸鼻子,“怎么有一股桂花香?”

南青葙也闻了闻,好像是从自己的手上传来的。

“还有一丝草药香!”

“你不是有鼻炎吗?怎么还能闻得这么细致?”陈阳帮着南青葙收拾床,“南哥,咱们得快点?骆姐要不得急了!”

“啊!”南青葙龙卷风似的往盥洗室跑去。

12点过15分,他们来到了约定的地方。南青葙戴上了口罩,跟着陈阳下了车,往酒店大堂而去。

电梯门开了,走出了几个人。

“嗯!又是桂花香!”陈阳说着,“怎么到了这还能闻到桂花香?”

南青葙也闻到了,他转身避让着那些下电梯的人,还有那一丝药草香。

“南哥!”陈阳看着愣在那的南青葙。

南青葙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上了电梯。

骆姐看见南青葙,连忙迎了上来,轻声的说:“你今天怎么会睡过了?”

“睡懵了!”

骆姐怀疑地看着他,但是还是拉着他往雅间走去。

南青葙翻看着手中的剧本《素问南篱》,一个讲前世今生的故事!又是那熟悉的桂花香,还有一丝药草香,他嘴角一笑。

“好闻!”

张导演和骆姐看着他,骆姐觉得此时的他有些陌生!

张导演却眼睛一亮!

“陆玄参,就是你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