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六章冷战

八匹 | 发布时间:2021-10-13 | 阅读次数:21757

张桂兰心里窝起火,抬起头望着罗继跟进去,都忍处钩起一抹讥笑的笑来,她随着一起也几个月了,这人但是头一次进她这个屋。 偏偏心里说自己要理智,嘴上却但是都忍讥笑对方,“哟,的确我这还真得非常感谢一下商红去,要不然也没她,还不明白你啥时候能迈向我这明明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嘴上却还是忍不住讥讽对方,“哟,看来我这还真得感谢一下商红去,要是没有她,还不知道你啥时候能迈进我这屋的门槛呢。”。...

张桂兰心里窝着火,抬头看着罗继跟进来,忍不住处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来,她随着一起也几个月了,这人还是头一次进她这个屋。

明明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嘴上却还是忍不住讥讽对方,“哟,看来我这还真得感谢一下商红去,要是没有她,还不知道你啥时候能迈进我这屋的门槛呢。”

罗继原本就一张面瘫的脸,此时被张桂兰的话弄得又蒙上了一层的冰霜,还是克制住火爆的脾气,“我和她之间什么也没有,你不要多想,我要带着林区去外面训练,这几个月你照顾好自己。”

“我哪有那个脑子,想是想不到,这双眼睛到是看到了。”张桂兰原本想发飙的,可又觉得这样一来这阵子做的这些就白费了,可不发火心里又不甘心,最后关心的话从嘴里说出来也淡淡的,“天气冷寒气重,到外面你自己要注意身体,我给你织了件毛衣你也一并带上吧。”

回想起上一世,张桂兰也挺憋屈的,其实嫁给罗继她是自卑的,当初罗继来张家时,张桂兰就躲在后屋里偷看,村里的男人都软绵绵的,罗继这样在林区里呆过的男人,就是多了一抹的阳刚之气来,所以明知道被家里拿着报恩的事让罗继娶她,或许两个人不会幸福,她还是期盼的。

可谁成想成亲当晚罗继喝得烂醉如泥,她厌恶的也顾不得喜欢,后来又与婆婆公公闹得不可开交,面对罗继的冷漠,那刚开始的懵懂也没有了。

这要怪也只能怪她活了那么大,连为人处事都是没有学会,只会耍泼,不然也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重活一世,她时刻的告诉自己不能走回头路。

从柜子里把这几天贪黑起早织出来的毛衣找出来,递到罗继的手上,“你要出去,队里的事一定还有很多没有交代完,早饭你就去队里用吧。”

张桂兰低着头,只能看到罗继的胸口,像一面山,说不在意是假的,想到商红拉着罗继,而罗继没有甩开的一幕,张桂兰的心里面就不舒服。

罗继看着手里的毛衣,再看向身前低着头的闹脾气的妻子,声音冷而带僵硬,“我知道了。”

听到这句话,张桂兰心里听里骂了一句棒槌,难道就不能说句好听的?连女人也不会哄。

“这是十块钱,不够了去对门的李家借,我回来再还。”罗继从兜里掏出十块钱递过来。

张桂兰也不多说,其实她现在需要钱,没有工作,只靠罗继一个人养家,这日子也富不起来,况且上一世她也明白一个道理,女人再需要爱情,也要先有自己的事业,这样才配拥有爱情。

所以她现在需要钱做生意,哪怕是小本生意,起码要形动起来才行。

听着房门关上的声音,张桂兰知道罗继走了,呼了口气颠坐回**上,生气的同时,也别上这口劲了,非得有一天让罗继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不可。

罗继拿着毛衣就这样直接去了部里,也没有包着,一路都被人看了去,有几个关系好的,还过来拿过毛衣看,拧着麻花的地方是用白毛线织的,跟深蓝色的毛线配在一起,别提多好看了,都是工作中的汉子,平日里不在乎这些东西,也都被吸引了。

“老继,这是嫂子织的?可比市里商场卖的还好。”正是杨领导,商红的丈夫。

杨宗义也算是强人根正苗红,打小什么没有见过,就说这毛衣能被他夸,那就是一定好了。

“老继,没想到嫂子还有这手艺,改天教教我家那口子,也让她给我织一件。”说话的是三队的黄政委。

罗继面上看不出什么,“这次出去训练,你们三队里有几个队员的情绪可不怎么稳定,老黄你寻机会找人谈谈。”

罗继向来话少,开口也是公事,在场的人到也没有多想,毛衣这事就过去了。

可当天在场的几个男人回家到后,不约而同的都提起起了这毛衣的事情,特别是杨宗义,还笑道,“别看是农村出来的,心思可特别,你平日里也多走动一下,别嫌弃人家。”

“不过是件毛衣就把你们这些男人哄了,要是弄点别的东西出来,还不得回着家闹离婚休媳妇?”商红一身白棉的长腿长袖睡衣,正坐在镜子面前往脸上擦雪花膏。

“你这女人就是心思偏,这里是林区大院,平时少拉帮结派的,你这是搞内部分裂知道不?”商红的身份虽然好,可杨宗义的出身也不低。

要真论起高低来,商红还要低杨宗义一程,商红的父亲虽然也在林区官也不低,不过却是个政委,管文职的,而杨宗义的父亲却手里握着人权,自然不如对方。

“行,我不好,我搞分裂,谁好你找谁去。”把手里的木梳一摔,商红扭身走了。

杨宗义脸色也不好,原本都脱了,又起来穿上衣服,直接去队里住了,两个人也是家里介绍结婚的,才结婚三年又一直没有孩子,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小吵小闹也越来越多了。

两个人都是被家里**坏的孩子,谁肯让对方一步,这样一闹起矛盾来,时常几个月也冷着,杨宗义站在树下狠吸了口烟,后悔当初怎么就听了家里的介绍结婚了呢。

远远的看着有道黑影往过走,越走越近,待看清肥胖的身影后,杨宗义心里的不快退下去了一些,出声打招呼,“嫂子。”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