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六十章露馅

梨花白 | 发布时间:2021-10-13 10:14:12 | 阅读次数:11055

复活女险中求胜,拆穿真相,夺回来儿子,寻得良缘。照旧要票票要一切,啦啦啦……。...

嘿嘿,看到最后之前,大家可以猜一猜是什么在小侯爷这里露馅了。

照旧要票票要一切,啦啦啦……

************************

傅秋宁上前一看,只见脖子处老大一个红印记,不由得惊讶道:“这虫子不小,蜇了好大一块。”说完将药膏抹上,金凤举只觉得一阵清凉,不由得问道:“这是什么药膏?你自己配的?”

傅秋宁笑道:“叫你说的我倒是无所不能了。这药膏是上次老祖宗给我的那些药里面其中一个,怕晚风轩虫子多,所以特意给我的,没想到今儿竟是让你给第一次用上。”一边说着,将那药膏涂抹匀了,直起身道:“我出去,爷自己脱了衣服看看,怕有虫子还掉在衣服里面,别不注意再让它蜇一下。”

“不用。”金凤举也直起身来,然后坐在炕上:“要真有虫子,还等到这会儿呢?早把我蜇的体无完肤了。”说完抬起头看看窗外,见一双儿女和金明已经将枣子都倒进了大筐里,他忽然道:“你刚刚出去做什么?怎么就知道我让这东西蜇了?”

“若不是亲自吃了苦头,你怎会那样小心谨慎?将掉下来的杨揦子都弄死了才叫锋儿和娇儿去捡枣子?人往往都是吃一堑才长一智的。”傅秋宁将药膏放进抽屉里,想了想又道:“刚刚出去,原是想弄些枣子上锅里蒸来吃,让你这一桩事,倒忘了,我这就再去弄。”

“枣子还有能蒸的?”金凤举不由得好奇了,却听傅秋宁笑道:“自然能蒸的,难道爷素日里吃的馒头或者年糕上的枣子,不好吃吗?”

金凤举道:“那个自然好吃,只是都是晒干了之后,嵌在馒头里进锅里蒸,才能得那个味道,你如今就这样把半青半红的枣子拿去蒸,能好吃吗?”

“到时候爷吃吃看不就知道了?所谓万变不离其宗,不管是青枣子还是干枣子,它总是枣子味儿,难道还能蒸出臭豆腐味道来吗?”

傅秋宁说完,含笑看了金凤举一眼,便转身出门。她本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这时候的小侯爷有些天然呆,竟然在这个问题上和自己较真儿。却不料小侯爷让她这一眼看的目瞪口呆,好半晌才坐在椅子上,唇角边绽开一抹笑自言自语道:“平日里那么不出奇的一个人,这眼神若是生动起来,倒也别有一般风情啊。”

中午吃饭时,果然就见桌子中间摆了一盘子蒸枣,金凤举好奇捡起来一个吃了,只觉入口绵软甘甜,虽不似馒头上的枣儿那般甜腻可口,却也是另有一股清香滋味。他素来喜欢枣子,不由得多吃了好些,渐渐吃出经验来,发觉这种蒸枣的皮极易剥掉,只要扯起一丁点儿,便能扯去一大块。

金藏锋和金藏娇这时候就显现出遗传的可怕来了,金凤举爱吃这个,他们两个也爱吃,一时间爷仨筷落如雨,傅秋宁还不等吃上一个,那盘子蒸枣已经空了。

“还有没有?再盛些上来。”金凤举举起空盘子对傅秋宁身后的玉娘道,下一刻,空盘子被傅秋宁夺下来放在一边,听她没好气道:“这东西不好消化,像你们这种吃法,胃口迟早被吃坏了。”说完便对玉娘道:“去把我做的消食汤给爷和锋儿娇儿盛来。”又对金凤举笑道:“平日里我也不让孩子们多吃的,没想到你今日来,倒给我破了规矩。”

喝了汤,金凤举一副老爷的派头在炕头被子上倚着,傅秋宁看着他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忍不住笑道:“怎么着?我看你这意思,好像还想在我这里睡个午觉?”

“你不说还真没觉出来,这一说倒觉得有些困了。”金凤举伸了个懒腰,直接就往炕褥上一躺,从炕头抓过一个枕头垫在头下,又冲金藏锋和金藏娇张开手臂:“来,儿子闺女,让爹抱着睡个午觉。”

“你自己睡吧,他们还要练琴。”傅秋宁淡淡道,说完就牵着兄妹俩的手走出去。这里金凤举闭着眼睛美美的躺了一小会儿,忽然反应过来,猛的坐起身子叫道:“练琴?我睡午觉你让孩子练得什么琴?存心不让我睡觉是不是?傅秋宁,不许练琴,听到没有?”

回答他的是琴声在不远处的书房里悠悠响起。金凤举在炕上坐着咬牙瞪眼,好半天才猛的倒头又睡,一边用手捂住耳朵,喃喃道:”错了错了,不该做下那个承诺的,这不是自己的女人,就是不好管啊。表妹和那些姨娘妾氏,何曾敢对我这样的无法无天?哼,不让我睡?我偏要睡给你看。”说完屏息静气,果然慢慢的就睡着了。

一觉睡了近一个时辰,醒来时屋子里静悄悄的鸦雀无声,连金明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混账东西,不是也找什么地方躲懒去了吧?”金凤举伸了个懒腰,这土炕睡起来还真是舒服,比他特意从苏州订制的那张黄花梨大床还要舒服的多。

起身整理了下身上衣服,穿上鞋施施然走出去,只见院落无声湘帘委地,往后院来,一片郁郁葱葱中也不见人影,倒是厨房那边传来说笑声。

“这个时候儿便做晚饭了吗?”金凤举暗暗疑惑,转往厨房而来,却见诺大的地面上全是枣子,金明也赫然在其中,和玉娘等人一起将枣子收拾进各种柳条筐和簸箕里,枝叶则撂在一边。

“原来都在这儿,咦?秋宁呢?”金凤举走进厨房,金藏娇立刻捡了两枚又大又红的枣子递给他,甜甜道:“爹爹快吃。”

“嗯,乖宝贝。”金凤举摸了摸女儿的头,“咔嚓”咬了一口,的确很甜。

“奶奶在书房里。”玉娘笑着回答,金凤举点点头,转身就往书房而去。

进了门,只见傅秋宁正往纸上写字,他心中奇怪,暗道难不成秋宁也在练大字?因悄悄走过去看,却见一张纸上写着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最后几行写的是:“仲卿:人去楼空空寂寂,往日恩情情切切。忆往昔,往昔夫妻甜如蜜。忆往昔,往昔夫妻如胶漆。谁知晴空起霹雳,谁知无端生嫌隙,可叹老母苦相逼,可怜夫妻苦悲泣。一纸休书成永别,两行热泪肝肠裂。到今夕,今夕人儿已难觅;到今夕,今夕唯有空陈迹。兰芝你三天织就布五匹,布儿啊!兰芝已去你可知悉?她与我生同枕席死同穴,你为何千丝万缕、万缕千丝,不把我的兰芝系啊?我与兰芝重盟誓,相约人离心不离。似闻她母兄逼嫁急,似见她倚门盼我去迎接。今日是她重婚期,是我害含冤受屈的贤德妻。今日孔雀东南飞,死后孔雀共双栖!”

********************

推荐朋友的大作:

书名:

作者:紫竹飘香

简介:重生女险中求胜,揭穿真相,夺回儿子,觅得良缘。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