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六章 独处

蟹粉豆夫 | 发布时间:2021-10-12 | 阅读次数:28022

徐钦的事出乎出乎的顺利地,两天后徐钦就穿着一身黑衣来紫宸殿了。徐钦来的时候元琼正坐在前殿的书桌处反复练习写毛笔字,文鸳和丹朱静静地地站在后面。刘公公站在殿外,远远超过地望着徐钦稳中求胜地从阶梯上走上去,笑道:“徐将军,以后我爹就和你我们同在一殿共侍陛下了,还请多徐钦来的时候元琼正在坐在前殿的书桌处练习写字,文鸳和丹朱静静地站在后面。。...

徐钦的事出乎意料的顺利,两天后徐钦就穿着一身黑衣来紫宸殿了。

徐钦来的时候元琼正在坐在前殿的书桌处练习写字,文鸳和丹朱静静地站在后面。

刘公公站在殿外,远远地看着徐钦稳健地从阶梯上走上来,笑道:“徐将军,以后咱家就和你同在一殿共侍陛下了,还请多多指教。”

徐钦同样笑着回过去,“公公言重了。”

刘公公见徐钦虽然和别的武将一样沉默寡言,但却没有像谢旻和死去的崔进那厮不给他好脸色,心下稍宽,脸上的笑容也更加真挚,伸出手引着徐钦向殿内走去。

元琼稳稳地坐在书桌前练字,左手因肩上的箭伤不能随意乱动,只能垂在身侧。由于并不会接见什么要紧的人,元琼也没有盛装打扮,只是随意穿了一件尚衣局赶制地绣有繁复花纹嫩黄色宫裙,头发上也没有插上首饰,随意地披下,显得格外恬静。

元琼经过两天的修养,脸色已经红润了很多,除了肩上的外伤其余已经好的七七八八。大魏皇室的血统经过四代地优化已经算的上是优良,更何况元琼还有一个当时美貌冠绝南阳的生母。元琼的眼睛完美的遗传了她前朝诸位皇帝,乌黑的眼仁,水汪汪,眼尾微微上挑,眼珠转动间似有光波流转。身为女孩子的她却与仁宗温厚无害的长相不同,元琼的眼角总是红红的,带着一股少年君主和女孩子的易碎。元琼的下半张脸却肖似母亲,尤其是长而直的鼻梁,和小巧却丰润的嘴唇。如今仍然很是青涩,有着少女特有的娇憨与纯真,长大之后恐怕会别有一番风情。

元琼由于这半个月来的诸多事情的折磨,身体较之以前清瘦了些许。细长白皙的手指捏着狼毫笔写动着,青紫色的血管透过细嫩的皮肤清晰可见,那露出袖子的一截手臂晃动着,处处透露着线条的优美与纤细,轻轻晃动,四面生姿。

那日周王逼宫形紧急,徐钦并未来得及细细观看这位大魏女君的长相,如今走到了书桌前,徐钦抬眼便能瞧见,忍不住看了几眼,便敛住了心神,跪下行礼。

“徐钦见过陛下。”

长相是很好看,但却不是长寿相。徐钦想起整天神神叨叨的祖母,暗自评价。

元琼听到了徐钦的声音,却恍若未闻,等到临摹的兰亭集序的最后一个字写完,元琼才轻松地把毛笔搁在了笔架上,说道:“起来吧。”

徐钦利索的站了起来,垂头静立,等候吩咐。

元琼转头向侍候在一旁的刘公公问道:“朕的侍卫有几人?可有缺位?”

刘公公讪讪道:“按往朝先例,御前带刀侍卫应当共有五十人…只是先帝新丧,陛下的安危直接交由羽林军保护,御前带刀侍卫还没有来得及补满…….”

元琼心中冷笑,表明上神色如常:“既然如此,那就任命徐钦为带刀侍卫统领,你安排下去,具体的人选由徐钦亲自从宗正府的羽林郎中挑选,想必老赵王不会反对。”

老赵王是个死板的皇室正统拥护者,因此也力排众议让元琼这个女子登基,暂且可以看成是自己人。

刘公公漏出迟疑之色,“可……..”

“太后事物繁忙,这等小事做完通知太后想来不会有什么大碍,我与太后共同商量的人选也定能将此事办好。”

元琼直接打断,漆黑的眸子平静的看向刘公公。

刘公公低头,连忙应下,不敢再多说。

元琼接着道,“我要与徐将军说会儿话,你等先下去吧。”

文鸳皱了皱眉,轻声俯下在元琼耳边说:“陛下,徐钦乃是外臣,单独相处传到前朝恐怕会引起闲话…..”

元琼毫不在意,摆了摆手,“我一个无权无势的皇帝,说些闲话又有什么呢?”

丹朱、文鸳、刘公公皆脸色稍变,互相对视了一眼,不敢多说,带着殿内其余的宫女太监退了下去。

看着其余人都退了下去,元琼笑意吟吟地开始对徐钦道:

“徐将军可曾娶妻?”

?徐钦没有想到元琼问的第一个问题是这个,但他还是乖乖开口:

“臣及冠没有多久,还不急着娶妻。”

“寻常男子这个时候大多已经娶妻了吧?徐将军为何与他人不同?”

徐钦没有办法,只得继续说道:“家中男丁去的早…臣的祖母、母亲辛苦抚养臣与妹妹长大,积蓄并不多….寻常女子家中看不上,但以臣的罪臣之家和家境媒人都没有介绍更好的女子,因此亲事耽搁着。”

“原来如此,”元琼笑意更盛,“那朕想听听谢将军的事,徐将军可了解他?”

徐钦想了想,“臣与在谢将军麾下不过三月,谈不上多了解将军,只是在街上帮忙捉拿扒手是被谢将军看中了身手,带回了羽林军。谢将军平时不苟言笑,但也没有过分苛责大家,大家都很敬畏谢将军。”

“这样啊,那谢旻是什么时候当时羽林军副指挥使的?”

徐钦不知道早军中听了多少谢旻的事了,想都不想就说到:“两年前由王相举荐的,虽然年轻但没有出什么大错,一直谨守本分。”

看来太后说王谢两家走的近是真的。

“徐将军,王相和谢将军是不是不喜欢朕,朕肩头上的伤是谢将军下令射的,朕听说王相也不是很支持朕登基…..”

女孩子突然神色黯然了下来,抿紧了嘴巴。

徐钦突然有点不知所措,这不是刚刚还神色如常,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徐钦想起了小时候妹妹也是这样,上一秒因为自己送了娃娃给她很高兴,下一秒就能因为想到自己把她原来的娃娃弄坏了更加不高兴了。

见徐钦沉默不语,元琼继续自顾自说道:“太后和崔家好像也不喜欢我….他们只是把我当成是傀儡,太后语里话里都在告诉我不要管事,就连安排一个护卫我都要和她去商量……”

“与我同宗血脉的宗室更是让我心寒,老赵王不管不顾我,周王明明前几年还很爱护我这个妹妹,如今却更是提兵来想要了我的性命….”

“那天看见徐将军拿着箭挡在我身前保护我,我才感觉仿佛是有了依靠…..”

“徐将军!”元琼的脸上滑下两滴清泪,声音哽咽,“如今我只能信任的只有你一个人了,若是连你都不帮我,我恐怕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徐钦看着眼前突然泪眼婆娑的小姑娘,更加慌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