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四章 太后

蟹粉豆夫 | 发布时间:2021-10-12 21:34:37 | 阅读次数:19162

元琼听见谢旻的回话,缄默了片刻。差点儿忘了自己是个傀儡,刚继位,有权无势,就连向谢旻要个人做侍卫都要经过慈宁宫“正式批准”。一阵郁气突然间从心中不会产生,元琼的心更塞了。许是大量失血太多,这一个时辰以来又突然发生了太多管闲事,再再加刚想起自己的处境心中郁积更甚,差点忘了自己是个傀儡,刚登基,无权无势,就连向谢旻要个人做侍卫都要经过慈宁宫“批准”。。...

元琼听到谢旻的回话,沉默了片刻。

差点忘了自己是个傀儡,刚登基,无权无势,就连向谢旻要个人做侍卫都要经过慈宁宫“批准”。

一阵郁气忽然从心中产生,元琼的心更塞了。许是失血太多,这一个时辰以来又发生了太多事,再加上刚刚想到自己的处境心中郁结更甚,久落病根的身体竟顶不住了,元琼忍不住吐了一口血,竟是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分割线---------------------------------------------------------

元琼睁开眼,只看得见明黄的帐子。

她起身坐起,却发现四周静悄悄的,空无一人。

“丹朱?文鸳?”元琼尽力提高声音企图叫来一个人。

无人应答。

“陛下醒了?”

一名穿盛装的女子却是突然挑开了帘子,将元琼吓了一跳。

元琼警惕地问道:“你是何人?朕的宫女呢?”

盛装女子确是轻笑了两声,“陛下病了这般久,连哀家都不认识了?”

哀家?太后?崔氏?元琼皱了皱眉头,很快抚平了情绪,笑道:

“母后莫要见怪,儿臣是病糊涂了。不知母后前来所为何事,如今的情形怎么样了?”

“如今的情形?陛下放心,”盛装女子笑了笑,“如今的形势已经大好,只需要陛下配合哀家,这大魏江山依旧固若金汤。”

元琼心中暗叹,还是得迅速适应自己傀儡的身份。“不知朕该如何,朕身为大魏皇帝,自当愿意为了大魏献身。”

“献身?不至于,”盛装女子笑容更盛,“只需要陛下的头颅就够了。”

盛装女子的笑容突然变得狰狞起来,她伸出了套着长长指甲的左手,狠狠得掐住了元琼的脖子,右手往头发上摸去,拔下了一根簪子狠狠得朝元琼扎了过去。

元琼来不及反应,来不及挣脱,脖子被盛装女子狠狠地掐住,导致根本呼吸不过来,张开嘴也只能发出单音节声音。她眼睁睁地看着簪子逐渐放大,任命地闭上了眼睛......

元琼醒了。

丹朱跪在元琼身前,发现元琼的呼吸突然急促,接着猛地睁开了眼,大口地喘起气来。洁白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汇成一股,顺着元琼尚有些小绒毛的脸,流进了头发里。

“丹朱,去打些水来给陛下。”文鸳一边吩咐着,一边轻声唤着元琼:“陛下可是醒了?身子感觉如何?”

元琼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看着明黄的帐子,刚才是梦?

丹朱捧着水盆和手帕跪到了元琼床前。文鸳先试了试水温,将手帕浸到了水盆中,捞起来,拧了拧,又转过头去轻声说:“陛下,奴婢为您稍微擦拭一下。”

元琼这才缓过神来,吐出一口长气,支棱起胳膊坐了起来,任由文鸳给自己擦脸。

当文鸳洁白细腻的手指拂过元琼的脸时,元琼都忍不住心痒了一下,但她立马反应过来,暗骂自己真是万恶的剥削阶级。

文鸳当然不知道元琼在想什么,把元琼收拾妥当后,文鸳低头,问道:“太后娘娘正坐在外头等着呢,不知陛下什么时候见太后娘娘?”

太后?元琼想到刚刚的梦,忍不住心悸起来。元琼定了定神,说:“现在就见吧。”文鸳应了一身便走出去向外头传话了。

太后娘娘.......元琼试图努力回想梦里太后娘娘的样子,但她毫无收获。

伴随着一阵衣物的窸窣声和一些刻意降低的脚步声,元琼知道,太后来了。

只见一位穿着白衣,装饰简朴的女子挪步走了进来。

元琼注视着她,女子的脸逐渐与原主的记忆重叠起来。女子三十岁左右,正直盛年。国君新丧,举国守孝,崔太后虽然眼睛因为哭灵而红肿,但精神却极好,不难看出是个百里挑一的美人。

崔太后看到元琼苍白着小脸坐在床上注视着她,眼眶又红了红,急步走到了床前,哽咽着说:“哀家的长乐啊,真是个苦命的孩子,若是你有个好歹,我以后怎么有颜面去见先帝?”说完竟是悲伤至极,趴在被子上自顾呜咽了起来。

元琼心想,这和梦里一点也不一样啊,原主记忆里也没有对她有很深的感情啊。

元琼看着痛哭的崔太后,想起穿越以来的诸多坎坷,心头也忍不住一酸,安慰道:“母后,儿臣这不是没什么大碍,母后还请保重身体。”

四周的宫女也哗啦哗啦跪倒一片,大呼:“还请太后娘娘保重身体。”

崔太后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直起身子站了起来,用手帕擦了擦眼角,“陛下安好便是,是哀家失态了。”

崔太后关心地问:“陛下如今感觉身体如何?”

元琼仔细感受了一下,笑道:“出了身汗倒是好多了,只是中箭的地方还有些疼,想来休息个半月也可以好个七七八八。”

崔太后见状,也欣慰地笑了笑,“这张扶风不愧是先帝夸赞的太医,一手医术真是出神入化,等过段日子陛下身体好了,还等让他开几个方子替陛下调理身子。”

说罢,崔太后却是使了个眼色让宫女纷纷退下。

元琼心头一紧,正戏来了。

崔太后等下人们都出去了,坐在了元琼的床边,压低了声音对元琼道:“陛下可以安心了,周王及其带入都城的三千兵马具以被控制,周王也已经被关押在天牢里等待大理寺、兵部以及宗正府的审判,其余的事情就等陛下身体好些,与朝中大臣们商议着处理就是。”

果然梦都是反的,元琼心里稍安。

元琼试探着问道,“母后,方才在殿中有位将军护朕有功,乃谢将军麾下千户,不知调来当朕的贴身侍卫可合适?”

崔太后笑道:“陛下是皇帝,调个侍卫自然不成问题......只是,谢将军一直与王相走的颇近,王相可是当初大力反对陛下登基的,陛下用人还需谨慎。不知此人背景如何?”

元琼看崔太后没有自己想象的如此霸道,反而似乎很关心自己,便说:“此人出身前朝将门,因谢将军提拔才得以出头。但儿臣观此人武艺高强,年级尚轻,想来不会有什么大碍,”元琼观察这崔太后的神色,继续补道,“况且儿臣是女子,也不会让这徐钦过于近身。”

崔太后仔细观察了元琼一阵,笑道:“陛下生了一场病,倒是长进了不少。既然陛下已经做了决定,哀家自然不会反对,回头陛下您派人让刘公公安排就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