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五章 蛮族(二)

崎岖的路 | 发布时间:2021-06-20 | 阅读次数:6805

脱像饿肚子鬼投胎转世像,抬头一看那根如小牛犊子大小的兽腿一眨眼间就被他啃得干干净净,顺手扔了兽骨。饱嗝都不打一下的伸出手抓向身前的一对烤肉。那对烤肉如小山般大小,他的小身子埋在里面,不仔细看,更本意外发现不了。这毕竟是吴道他们了,离处,东方牛爷五但是就在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森林里,只见一片空地中央,一群衣着兽皮的巨汉就着几堆篝火,人声鼎沸的吃着烤肉,香气逼人,他们三五成群,喝酒吃肉,划拳声不断。。...

  第五章蛮族(二)

  深夜,原始森林里响起了一阵阵蛮兽的嘶鸣声,森林最深处更是传出一道令人心惊的滔天咆哮,那声音仿佛可以穿透九天十地,震慑万古。

  但是就在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森林里,只见一片空地中央,一群衣着兽皮的巨汉就着几堆篝火,人声鼎沸的吃着烤肉,香气逼人,他们三五成群,喝酒吃肉,划拳声不断。

  只见这群人中间,有着一个腰裹兽皮只有两三岁左右的小孩,拿着一根跟身体不成比例的兽腿埋头猛啃。活脱脱像饿死鬼投胎一样,只见那根如小牛犊子大小的兽腿眨眼间就被他啃得干干净净,随手扔掉兽骨。饱嗝都不打一下的伸手抓向身前的一对烤肉。那对烤肉如小山般大小,他的小身子埋在里面,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这当然就是吴道他们了,不远处,东方牛爷五位长老席地而坐,身前摆着几个酒坛,身后还丢着几个空坛子,看样子,他们已经喝了不少。只见他们笑呵呵的看着现在左右开弓,埋头猛吃的吴道。吴道现在浑身散发出朦胧的亮光,周身气血涌动,体内骨骼‘铮铮’直响,如同被一位铸造宗师千锤百炼一般,一道道灵纹融入肉身,形成了神秘的纹络。他吃的越多,浑身的气血就越发的旺盛,滔滔不绝,仿佛无穷无尽。最后,炙热的气血在他头顶凝聚,直射苍穹,宛如一个小太阳掉在地上。看的周围的巨汉吃惊连连,纷纷叫道。

  “人型凶兽”

  “天生至尊”

  ……

  吴道现在,什么也不想做,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吃’。他都不知道多久没有吃到过香喷喷的食物了,在星空之中虽然有着建木散发的‘生生之气’维持着,不会觉得饥饿。但如今,到了荒古世界一闻到食物,就觉得小肚子能装下一座山。的确,他现在是装下了一座山,不过是肉山。

  良久,吴道消灭完了身前的食物,站起身来。随手擦了擦嘴上的油腻,双手在腰上的兽皮上胡乱的抹了几把,‘咯’的打了一个饱嗝。满脸兴奋的笑道:“终于吃饱了。”

  听得周围的汉子嘴角直抽搐,他们暗骂道,你个小吃货。要知道,那可是如小山般大小的肉山呀。而且,这可是实力极强的蛮兽,是大长老亲自去斩杀的,很是费了一番手脚。蛮兽的肉里夹渣着浓浓的灵气,是难得的宝药,吃后可以强筋壮骨。即便就是他们,也要依仗着蛮族先天强悍的肉身,一边吃一边炼化。即便如此也吃不了多少,不然身体会承受不住。哪能像他那样,胡天嗨地的乱吃一通,还跟没事的人一样,怪不得有人叫他人形凶兽。他们也终于明白了开饭时他说的那句,‘好久没吃饭‘的意思了,这岂止是好久没吃,因该是他从生下来就没吃过饭。

  吴道看着大家吃惊的表情,小脸发红,一脸尴尬的小跑到五位长老的跟前,招呼道:“几位爷爷好。”

  大长老摸着胡子笑道:“吃饱了。”

  “嗯”吴道小脸越发的红晕,低着脑袋,心里感觉自己就像饭桶一样,想到就自己这饭量蛮族能养活的了么。

  三长老相似看出了吴道的想法,开口道:“能吃是福,吃的多,你的身体才能变得强壮,别人想吃这么多还吃不了。你这次吃那么多,是因为你被封印的时间太长,身体急需补充,以后就不会这样了。就算是你那么能吃也不怕,我们蛮族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食物,想吃什么蛮兽、凶兽,就告诉你大爷爷,我想他不会让你饿肚子的。呵呵。”

  抚摸着胡须的大长老听到这话,顿时气得手一抖,不注意就拔断了几根胡须。顾不得心疼的叫骂道:“老三,什么叫做想吃什么就叫我?你们几个也是小吴子的爷爷,凭什么就该那我那么操心呀。”

  三长老还没开口,二长老就急忙叫道:“为什么不是你,是你要认小吴子做孙子的。没想到这小子鬼精鬼精的,打蛇上棍的连带着认了五个爷爷。是你祸害了我们,所以带孩子的小事,就交由你来做了,公平公正。至于我们几个老家伙,抽空教导他一下就行了。毕竟,我跟老三、老四、老五每人家里都还有一个小家伙要调教呢。这里就你一个是孤家寡人,让小吴子跟着你,让你享受一下天伦之乐,说起来,你还要谢谢我们呢!”

  话毕,他们一脸玩味的看着目瞪口呆的大长老。他们可是知道这老家伙自由散漫惯了,现在要他照顾吴道,那可就有着乐子看了。

  最后他们四比一,一致决定吴道教由大长老照顾。

  吴道看着几位爷爷的决定,只觉得地狱般的日子就要到了。他想反对,可是小胳膊拎不过大腿,所以,反对无效。

  一阵讨论过后,三长老看着黑着脸蛋的吴道,调笑道:“这小子,现在就这么鬼精鬼精的,以后,不知道要祸害多少人了。”

  其他几人也深感同意。

  只剩下吴道心中膀呼不已。

  ‘鸣’,这时天空中传来一道鸟鸣声,狂风大作,直扇的篝火乱颤,火星四溅。

  蛮族护卫迅速的拿起武器,结阵而立,神色凝重,杀气肆意。

  大长老摆手道:“坐下吧,不是敌人。”

  蛮族护卫闻言席地而坐,但是没有放开手中的武器,大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之,看向空中笑骂道:“老杂毛,还不下来,小心我扒光你那一身的鸟毛。”

  一道笑声传来,空中降下了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一男一女,男的,年过中旬,相貌清古,身着红袍,宛如一团烈焰。女的只有十五六岁大小,身穿七彩羽衣,面容绝美,小嘴微翘,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

  身穿红袍的男子领着少女走向众人,五大长老连忙起身相迎。红袍男子对着大长老笑骂道:“蛮牛,就你还想拔我的羽毛,你还是再修炼几百年吧。”

  “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蛮牛,你再叫,我可要发飙了。”大长老气的跳脚道。

  “发飙,你飙呀,你到是飙给我看看。”红袍男子不以为意的笑道。

  “嘿嘿嘿…”

  一道稚嫩的笑声从大长老身后响起。

  红袍男子偏头一看,顿时满脸尴尬,只见一位两三岁的小孩从大长老身后走了出来。满脸笑意的看着,面色涨红的大长老问道:“大爷爷,这是谁呀,为什么叫你蛮牛。”

  大长老狠狠地瞪了红袍男子一眼,恼羞成怒的吼道:“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嘛!至于他嘛,名叫乌承风,是妖皇殿的一位副殿主,是一只乌鸦修炼成精,是你爷爷我的至交好友,你就叫他风爷爷。”

  乌承风闻言,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叫骂道:“都跟你说了我不是乌鸦,我是金乌,三足金乌。”

  “管你什么乌,反正都是只鸟,乌鸦、金乌不都是鸟么。”大长老不屑的说道。

  众人闻言,皆是哈哈大笑,吴道更是笑的直打滚。心里想到,乌鸦和金乌都是鸟没错,但是能一样么。

  乌承风气的指着大长老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知道论嘴皮子,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知道今天在小辈面前让他丢了面子,有些理亏,自认倒霉。随即,指着少女对着大长老们介绍道:“她叫凤瑶,是我们妖皇殿的圣女。”

  “凤瑶,这几位是蛮族的五大长老,还不过来拜见。”

  “晚辈凤瑶见过诸位长老。”凤瑶乖巧的行了一礼道。

  “呵呵,”大长老笑道,“你也不用在我们面前装了,谁不知道,你凤瑶就是一个小惹祸精。疯起来,差点将妖皇殿都烧掉了。我们跟乌殿主都是老朋友了,不用在意那些虚礼。”

  凤瑶闻言,神色一僵,吐了下舌头,面色绯红,退了下去。

  乌承风对着凤瑶满脸无奈叹息。

  “你看看,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你这都传了好几万里了。说了多少次,你现在是圣女,要淑女,要端庄,结果呢?还是成天像个疯丫头一样。妖皇殿,列祖列宗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凤瑶低声嘀咕道:“我本来就是疯丫头,又不是我要当圣女,谁爱当,谁当去。”

  乌承风是何等实力,怎么会听不见,面色铁青的看着凤瑶,只觉得怒火在心中燃烧。当即就要发火,而凤瑶也不甘示弱的看着乌承风。乌承风看着她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倔强模样,像是想起了什么,心中一软,浑身的怒火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着凤瑶的眼神里,充满了无限的溺爱,一阵沉默。

  蛮族的五大长老看着这样的情形,面面相觑,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这时人家的家事,他们身为外人也不好插嘴。特别是大长老暗自骂道,自己好端端的说别人的糗事干嘛,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一脸歉意的看着凤瑶,凤瑶轻笑着摇了摇头,不以为意。

  “风爷爷”

  一道稚嫩的声音打破了这满是诡异的场景,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凤瑶更是一脸感激的看着打破这平静的吴道。

  乌承风低头看着扯着自己衣角的吴道,他只知道这是蛮牛的孙子,但是据他所知,蛮牛从来都是孤身一人,哪里来的孙子。并且,一看知道这孩子没有蛮族的血统。

  乌承风不露声色的抱起吴道,面带笑容的问道:“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蛮牛和你是什么关系?”

  当大长老几人听到乌承风与吴道的对话,心里一阵忐忑,互相对视了一眼,暗自将乌承风两人围了起来。毕竟,吴道的来历很是神秘,一旦吴道话语中露出破绽,就合力将乌承风、凤瑶两人擒下。虽然,他与乌承风年轻的时候互为知己,但是自从他接任蛮族大长老的职位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联系了,而且这些年乌承风的风评并不是多好。甚至,有些不择手段。更何况这件事关系到蛮族以后的发展,他不能冒这个风险。至于交恶妖皇殿的后果,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叫吴道,我家人进入了‘鬼哭林’深处,长老们都是我的爷爷。”吴道不敢相信这个所谓的风爷爷,于是颠三倒四的回答道。

  乌承风听得没头没脑,于是看向了大长老。

  大长老他们听到吴道的回答,顿时松了一口气,脸上没有丝毫异样。回答道:“这小子是我们蛮族的一位朋友的后辈,你也知道几天前,‘鬼哭林’发生的异象,疑似有神品灵药出现。那位前辈寿元不多,进入其中,冒险一搏,寻求突破。将这小子留由我们照顾,结果,他拜了我们几个老家伙做爷爷。”

  乌承风眼睛一亮,问道:“是那位人物,如此厉害。”

  大长老摇了摇头答道:“我也不知道,他拿出了我们蛮族的一位老祖宗的信物,你也知道,那等人物还不是我们可以接触的。”

  乌承风听了也暗自点头,正要问吴道叫他有什么事,忽然,看着大长老几人的位置,心里一动,对着他们喝道:“你们撒谎。”

  大长老看到乌承风发现了他们的破绽,就要强行动手,以便将吴道解救下来。

  ‘这时,四长老冷锋用眼神制止住大长老,开口道:“还是被你发现了。”

  “小吴子,露一手给乌殿主看看。”

  吴道心里也知道,现在自己遇到了麻烦,如果这时不能将乌承风忽悠住的话,自己有可能小命不保。

  连忙从乌承风怀里跳了下来,凝神聚气,只见周身荡漾着朦胧的亮光,头顶直射出一股炙热的气血。这股气血宛如艳阳一般,照射这九天十地,仿佛他就是天地间的主宰。

  乌承风看到这种景象,惊叫道:“天生神体……不对,没有异象,这不是神体。也不是其他的体质,怎么气血堪比少年至尊。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体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