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二章 脱变(二)

崎岖的路 | 发布时间:2021-06-20 06:02:48 | 阅读次数:3312

开心呢?”随着几道戏虐的声音响了,源的身影显现出了出“返老还童,这也返的太小了吧!”吴道嘀咕道。“小有什么好,你现在的挺很好看的呀。”源望着大约一两岁的吴道戏虐道。吴道现在的变的仅有一两岁的模样,长的很是嫩白好看,像个瓷娃娃通常。建木空间里突然传出了一道奶声奶气的说话声。。...

  第二章脱变(二)

  星空之中,还是那么的宁静。

  建木空间里突然传出了一道奶声奶气的说话声。

  “师父,你确定我不会再变小了吧!再变得话,我就真成婴儿了。”吴道看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胆战心惊的疑问道。

  “不会了,你都问了八百遍了,你已经融合了真我之力,肉身已经相当于万物的本源一样,真我之力已经影响不到你了。再说了,返老还童可是世间无数修士的梦想哦,别人做梦都想的事,发生在你身上,你怎么不感到高兴呢?”随着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源的身影显现了出来

  “返老还童,这也返的太小了吧!”吴道嘀咕道。

  “小有什么不好,你现在挺好看的呀。”源看着大概一两岁的吴道戏谑道。

  吴道现在变得只有一两岁的模样,长的很是白嫩漂亮,像个瓷娃娃一般。他挥舞着嫩嫩的小手臂,且步伐蹒跚,摇摇摆摆的说道:“身体变小了我也认了,怎么连声音和本能也退化了。”

  “回归本源,当然不是只有身体,如果不是你的灵魂有着星辰图保护着,你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听着师父的话语,吴道心里一阵后怕。如果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那太悲哀了。同时也对真我之力的威力,有了一定的了解,对它的理解也多了一分。

  突然,一道无形波动在建木空间里涌动,吴道转过身子一看,只见源浑身发光,不断地有着石硝脱落。吴道心里一痛,眼睛发红,就要跑过去,却发现身子一动也不能动,大眼睛里一阵迷雾,却咬着小嘴巴不哭出来。心里一阵发賭,这是才发觉早已经习惯了师父在身边的日子。

  空间里只剩下石硝落在地上的刷刷声,吴道睁着乌黑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光团,心里祈祷着师父平安。良久,那团光晕慢慢的变淡,最终,光晕消失。只见哪里露出了一个小小的铜人,铜人并不大,如同婴儿的拳头大小。但是,就是这么小的铜人却是栩栩如生,有手有脚,有眼有鼻。

  就在这个时候,小铜人的双眼睁开,一道紫芒电射而出,紫芒一出,天地变色,如天崩地裂一样,挟着无上神威,如同是远古王者架临一般,威不可侵。

  “耶,才一会不见,小子你怎么要哭了,怎么不舍得为师么。”小铜人开口道。

  话音落下,吴道感觉自己能动了,看向小铜人疑惑道:“你真是师父么,怎么变成了铜人?而且变得这么小,好可爱哦!”

  铜人一晃,来到吴道面前,伸出手指在他老门一弹,吴道就飞出了七八米远。说道:“第一,我的确是你师父。第二,这就是我的本貌。第三,为师这叫威风,不叫可爱。”

  说完,就对着还在地上爬动的吴道挥了挥手,吴道就如被一根绳子捆着带到了它面前。他跳上吴道的头顶,双手枕头的躺了下来继续说道:“为师以前受伤严重,于是自封在源石里面,以求慢慢恢复。这几天才恢复了一点实力,这才破石而出,还有为师的名字不叫源,而叫昊天。源这个名字是为师遇到你随意取得,逗你的。”

  吴道听着师父的话语,嘴角微微抽搐,刚想开口。

  昊天却翻身从他头顶跳到地上,伸手示意吴道盘膝坐下。昊天背负双手,来回渡着脚步,开口道:“你已经把童子功修炼到了十二重了,感觉怎么样。”

  “弟子,感觉身体很是舒畅,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但是这些力量我使不出来,弟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吴道疑惑的说道。

  “不这很正常。”

  昊天接过话语,回到道:“虽然你现在修炼了童子功,还不算是踏入了修炼的门槛。修炼分为肉身、蕴灵、聚灵、问道四大境界。问道这一境界我们先不用说,这个境界不是现在的你所能了解的。肉身、蕴灵、聚灵相当于人的精、气、神,当你精气神合一了之后,才能踏上问道这一境界……”

  听着师父的话语,吴道对修炼的境界有了一定的认知。

  肉身是修行的第一个境界。人们是通过猎杀凶兽,取其精血、筋骨,混合药草按照药方在大鼎里熬制成宝药,肉身进入其中进行药浴,洗礼肉身,这样可以强筋健骨。然后通过锤炼肉身,参悟灵纹古经来触及天地本源。这样,在你锤炼肉身时就会产生神秘的纹络,化成大道碎片,融入血肉中,不分彼此。而修行灵纹古经时,则是化成神曦,滋养肉身,熔炼于一炉。

  肉身这一境界需调动全身的精血,滚滚如雷鸣,熔炼灵纹,在血液中催发出神曦,从而淬炼天地造化,滋养肉身。

  简单来说,肉身境就是血与灵纹凝结,化成神曦,而后滋养肉体,夺天地造化,强壮己身,从而达到修行的目的。

  肉身境初期拥有的破坏力就已经很惊人,如果非要以数值来衡量的话,肉身境初期最少也要有一万斤的破坏力。

  吴道按着师父对于肉身境修炼的介绍,对比自身的情况。反问道:“师父,不对呀!我都修炼了童子功,怎么和你描述的境界不一样,我现在有力使不出,就和没修炼的小孩子一样。”

  “呵呵,这很正常。由于先前你身体里的真我之力带动着你回归本源,现在,你全身的精元血气都化为乌有,精元气血才是肉身的根本。你还能活着,是因为你已经融合了那道真我之力和建木所散发出的生生之气滋养肉身。你现在的身体就如初生的先天本源一样纯净,等你将童子功修炼到圆满境界,你的精元气血就会恢复如初,融入肉身,精元气血生生不息。甚至,堪比那些太古凶兽幼崽,可以让你在肉身境走到极致。这套童子功很是玄妙,它能保精元,让你的气血永远旺盛。只要一点精元还在,就算你毁了修为,也能很快修炼回来,而且你阳气不灭,哪怕受了再重的伤,都有希望救活。”昊天停下脚步一脸羡慕的说道。

  “嘿嘿,这童子功果真是变态。不过还是师父你厉害,先知先觉的让我修炼这功法。”吴道赶忙大拍昊天的马屁。

  “那是自然,你师父我是何等人物,想当初……”昊天得意的说道。

  吴道看着昊天那一脸得意的模样,心中一阵无语。

  过来一会,昊天回过神来,满脸严肃的对着吴道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抓紧时间修炼童子功,争取在到达荒古之前,修炼到圆满,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吴道看着师父严肃的神情,点头应下。

  就这样,吴道沉浸在建木空间里,修炼童子功。而昊天则在一旁为他护法。

  昊天看着吴道小脸端庄的样子,心里很是满意。他本来以为到了荒古世界,要花大力气寻找灵药让吴道脱胎换骨,没想到,一场无意间的举动,让吴道有了和那些圣地世家传人比拼的肉身,甚至更强。因为只有到了它这种境界,才会知道,肉身才是一切修道的根本。古往今来,有多少人不能更进一步,就是因为在肉身境的时候,没有将肉身淬炼到极致,导致后来根基不稳,无法问鼎强者之列。

  它现在之所以让吴道修炼童子功,不单单是因为功法的玄妙。而是为吴道铸就问鼎强者之列的根基。童子功本来就是夺天地造化,而吴道融合了真我之力身体发生了异变,身体就像万物之源一样。修炼童子功正好可以激发出身体的本源,觉醒本质。这样吴道就有了同那些天生的神体、圣体一争高下的本钱。

  昊天面色柔和的看着吴道低声沉吟道:“小子,我现在为你造就无上的道基,你可不要辜负我的希望呀,你可是炎黄一脉最后的希望了……”

  随即,一道道七彩的神光在昊天身上环绕,周身散发出一股霸绝天下的气势,如同一尊神人,横推九天十地,唯我独尊一般。一页薄薄的金色纸张在它胸口浮现,昊天神情凝重的看向那页金纸。

  就在这个时候,昊天一步跨出,一拳轰向金纸。小小铜人,它的拳头比人的手指还小。但是,此刻,它一拳轰出,就如打破九天十地,六道轮回,神魔易退,诸邪易辟,一拳破万法,直接可把天穹打出一个窟窿来。

  “轰——”的一声巨响,金纸一震,刹那间,万道仙光显现,如同一尊圣王屹立于天地之间,脚踏万川,头顶九天,横扫六界。

  但是,昊天依然是一拳不停,依然是直轰而上,一拳轰出,万法破碎,诸天破灭,杀神屠魔,任何事物都不能档这一拳之威。

  “呯……”的一声,在这霸道绝伦的一拳之下,万道仙光瞬时湮灭,化作了无数的星星点点,消散于空。

  一拳轰破仙光,只见那页金纸化作了无数的灵纹字符,这些灵纹字符就像最原始的道与理,演化出天地初开,仙魔横空弑杀,凶兽、神禽对决……

  “镇……”昊天一声大吼,抬手抓向那些灵纹字符,一掌伸出,宛若时空倒流,星空转换,镇压在灵纹字符的上方,随即将它打入不远处吴道的体内。

  随着灵纹字符的进入,吴道的身体涌现出万道仙光,如同一尊太古仙王,可怕的气息刹那席卷天地,仿佛它一睁眼为白天,一闭眼为黑夜,诸天万界倒,六道轮回在它身后演化。

  只见,吴道体内的真气快速的运转,如海啸般激荡汹涌,脑海里的星辰图散发出庞大的星辰之力,汇合着建木逸散出的生生之气波涛汹涌的融入真气之中。童子功的心法快速的突破,如坐火箭般的上升,第十重、十一重……。

  三个时辰过后,盘膝而坐的吴道缓缓睁开双眼,一跃而起。只见周身气血沸腾,体内血液流动如雷鸣一般,浑身散发出一股炙热的气息,血气冲天,恍如炎炎烈日,神魔戒惧,鬼怪易退。即便太古神禽幼崽的气血也不过如此。

  吴道双拳一握,只觉得周身气血汹涌而出,感觉可以力抗诸天,横推万古,心中顿时涌出万丈豪情,不觉得仰天大笑。

  这声音,怎么听着都感觉怪怪的,奶声奶气的,把刚才那股无敌的气势破坏的干干净净。

  正在意淫的吴道被一巴掌拍醒了过来。

  “师父,干嘛呀!”吴道面带委屈的看着昊天。

  “修行路上,你才踏出第一步,有什么可得意的。再说,有着我的教导,就算是头猪也早就该完成这一步了,你耽误了这么多时间才做到这一步有什么可骄傲的。”昊天轻蔑的说道。

  “师父!我没有那么不堪吧,我觉得我已经很努力了……”

  昊天面色不善的盯着吴道,语气不善的说道:“这么说,是为师错怪你了。”

  吴道听着师父冰冷的话语,心底暗叫一声,坏了。连忙舔着小脸,露出一副自认为乖巧的笑容,大拍师父的马屁。

  “怎么可能,弟子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师父教导有方。弟子对师父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一般……”

  “虽然知道你说的都是假的,但是为师听了心里还是感觉蛮爽的。”昊天戏谑的看着吴道轻笑的说道。

  吴道一脸无语的看着师父,感觉,自从自己拜师了以后,师父就经常以打趣自己为乐。想到自己以后和师父生活的日子,就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