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二章 遇袭

旦夜 | 发布时间:2021-04-09 | 阅读次数:3317

然悲鸣着侧倒,立刻人猝还来防之下,随着马匹砸在沙地上,仅有几个身手最好是的来及在马倒之后飞身。但这也并也没让他们逃出这一次攻击,在他们落地实施的一瞬间,就像那些倒地不起的马儿像,沙地里一闪而过的刀光,将他们的双脚削断削掉。与此同时,靠马车较近在那些商人口中,沙漠里的强盗和马贼,都只出现在漠道周围,袭击那些从沙漠另一边回来,带着满满黄金的商队。而夏雨晨她们,是为了完成她父亲的任务而来,并没有带太多值钱的东西。所以连重伯也没有想到,在离无名集已经近在咫尺的地方,会遭到袭击。。...

  人在高兴的时候,难免就不会那么警惕。

  在那些商人口中,沙漠里的强盗和马贼,都只出现在漠道周围,袭击那些从沙漠另一边回来,带着满满黄金的商队。而夏雨晨她们,是为了完成她父亲的任务而来,并没有带太多值钱的东西。所以连重伯也没有想到,在离无名集已经近在咫尺的地方,会遭到袭击。

  护卫们正在为即将到达的终点欢呼,重伯的水壶刚接触到嘴唇,异变骤生!

  二十三名护卫,加上重伯,共二十四马。最外围的十马突然哀鸣着侧倒,马上人猝不及防之下,随着马匹砸在沙地上,只有几个身手最好的来得及在马倒之前跃起。但这也并没有让他们逃脱这一次攻击,在他们落地的瞬间,就像那些倒地的马儿一样,沙地里一闪而过的刀光,将他们的双脚齐根削掉。

  与此同时,靠马车较近的内圈八人,像约好了一样齐声惨叫,只是这惨叫极为短暂,仿佛被硬生生掐断了一样,突然就没了声息。他们也是连马一起倒下去的,一把细长的尖刀从他们的马腹下捅进去,从马背穿出,再由他们的下身刺入,将他们的身体与马连为一体。重伯遭到的就是这种袭击,但在马的第一下颤抖时,他已觉出危险,一掌拍在马背上,将自己送上半空。饶是如此,锋利的刀锋仍在他的大腿上划出了一条既深又长的刀口。

  这一切的发生,从马匹倒地到重伯跃起,只是两息的时间。就在这两息内,二十三名精锐家丁护卫,十八人毙,其中包括马车车夫,重伯伤。而幸未遭受第一次攻击的另五名护卫,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夏雨晨在听到车外异响的第一时间,拔剑,刺破车顶雨篷冲出,但待她在车顶站稳,只看十八具再也无法动弹的尸体和倚靠在车边的重伯。

  另外五名还活着的护卫,此时也反应过来,纷纷拔出武器,下马,背靠马车形成一个圈,并缓慢向马车靠拢。

  此时,还没有一个人见过敌人的影子。

  然后敌人就这样凭空出现了,准确地说,是从地里冒出来的。共三十余人,从他们之前藏身的地洞中跃出,全是一身黑色劲装,头带面罩,手持长刀,一种奇特的长刀,刀身窄长,自刀刃中段便开始收刃,所以刀尖极为锐利,刀身基本无弧而刀背甚厚,这种形状的刀,在刺击时可以把力量集中在刀尖一点之上,而在刺入体内后不易弯折,几乎就是为这种伏击所特制的。他们所出现的地点也正好形成一个圈,将夏雨晨她们七人围在当中。

  夏雨晨握剑的手心渗出了汗滴,眼前这三十多人,从刚才的伏击时一击毙命的手法和狠辣来看,绝非一般盗贼。各可怕的是,这里的地形可以说一马平川,敌人设伏于此而不被她们发现,说明他们起码已经潜伏在这些地洞里一整天了。而且这些地洞的方位,完全就是依她们的队伍中人马的位置所设,也就是说,在更早以前他们已经盯上了自己,并且将自己的行程和人员,甚至每个人走的位置,摸得一清二楚。这一下,有心算无心,己方只余七人,而且重伯脚上血流不止,身下一片沙地都已被染红。敌人兵强马壮,又是有备而来,只怕这一次……

  咬了咬牙,夏雨晨将心一横,不管对方待如何,总不能任其妄为,拼了便是。

  这时,黑衣人中走出一人,此人也是一身黑衣,手中长刀拖在地上,看起来与其他人没有任何区别,但是,一旦看到这个人,就再也难以去注意其他的敌人。夏雨晨觉得这个人身上的煞气是她毕生所见最甚,也不知他的刀上流淌过多少人的鲜血。重伯,五名护卫,看着此人头脑里也只有一个念头,“危险!”。

  但夏家这几十年在江湖上的名号,终究是真刀真枪打下来的,夏家家主亲自挑选来护送他女儿的护卫,自然不会是一般角色。离走来的黑衣人最近的一名护卫定下心神,挡在他和马车之间,横刀护住胸前,大喝道:“前面是道上哪位朋友,可知这是江南夏家的车队?”

  黑衣人笑了,但他的笑声就像漏气的风箱一样,让人只想捂住耳朵。

  “夏家?夏家又怎么样?让夏青城那老东西来沙漠里找我吧。你们中原武林那一套,在我这里没有作用。”黑衣人说起话来,声音突然又变了,变得很怪异的尖锐,就像两把刀在互相摩擦,让人心脏一阵颤动。说话的同时,他并没有停下脚步,仍是不紧不慢地走向他们。

  夏家的护卫都是经过重重选拔,第一标准就是忠心。喊话的护卫见对方辱及家主,更不把夏家放在眼里,又恨对方卑鄙无耻,伏击伤人。不禁怒火中烧,一个踏步,手中刀借身体前冲之力,自上而下,斜劈对方胸口。

  黑衣人手中长刀弹起,反握刀把,刀身紧贴自己前臂,迎向来刀。金铁交击,那名护卫只觉得一股莫大的反弹之力自刀上传来,将自己身子的去势生生刹住,手中刀也被荡向一旁。此时黑衣人手臂前探,掌中刀把旋转,刀锋从护卫被荡开的空门中切入,划过他的咽喉。

  只一招,这名护卫就失去了生命,和,也许拥有的梦想。

  夏雨晨出手了,她已看出这名黑衣人是敌方的头领,也许布置下这个陷阱的,也正是此人,如能一举格杀此人,再对付他的手下,希望就会大很多。

  夏家剑法名“听雨”,乃前代在无数场拼杀中创出,所以不似其他各门派剑法招式变化繁多,“听雨”只得十式,讲究的是极静与极速的转变,每一式发出,都如暴雨般骤然剧烈。

  夏雨晨从车顶挺剑刺向黑衣人,用的正是“听雨”第一式“飞花落叶”,这一剑,本就是为居高临下的攻击而生的,剑势如闪电般刺向对方。前一秒,黑衣人刚将刀式收回,夏雨晨还在车顶上,这一秒,她已经越过了十多尺的距离,剑尖挟破空之声直指黑衣人的咽喉。黑衣人所能看到的,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和闪亮的剑尖,出刀格挡已是定来不及,而无论左右,都难以躲避这一无无返的一剑。

  于是黑衣人倒下了。

  他迎向夏雨晨,在剑尖触及他的前一刻,他倒下了,以一种十分怪异的姿势,他的双脚还站在地上,但从膝盖以上,直直地就向后倒下。夏雨晨的剑险险从他鼻尖掠过。

  夏雨晨也确是了得,一剑未中,马上以剑刺地,收住去势,一个旋身面向还没起身的黑衣人,一口气攻出七剑,剑剑势如破竹,剑剑不离要害。

  黑衣人躺在地上挡了三剑,乘夏雨晨剑势一滞,起身。再挡三剑,却是越发从容,最后反攻一刀,逼得夏雨晨生生收住第七剑以自救。

  “夏家的‘听雨’好像也不是那么没有用”,黑衣人抹掉鼻尖上渗出的血滴,说,“但是你还是只有两个选择,放下剑死,或者打输了死。”

  夏雨晨没有回答,一剑刺向黑衣人持刀的右手肩膀,黑衣人刀长,越是长的兵器,就越难防守最近的地方。

  黑衣人没有守,他一刀砍向夏雨晨持剑的右手手腕,夏雨晨只有缩手,否则这一剑刺中对方,自己的右手也要被砍断了。她缩手的刹那,黑衣人消失了,只见他一挥手中刀,突然卷起滚滚黄沙,将自己包裹在其中。夏雨晨的眼中,只见一片风沙四起,哪里还有敌人的影子。

  然后一刀就从风沙之中砍来,狂风的声音完全掩盖了刀风,飞舞的黄沙遮挡了她的视线,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一退,险险避过这一刀。

  刀又缩回风沙之中。

  夏雨晨突然有些害怕,从来没见过的诡异刀法,让她觉得不知如何去战斗。就在她心神不定的一刹那,长刀再次出现,这次是直刺她的腋下,这一次刀势更快,等夏雨晨发现时,已经来不及做任何动作。

  “叮”,一把剑刺在刀上,刺的位置十分巧妙,正是长刀受力点所在,刀势立刻被破。

  “小姐,退回去。”救下夏雨晨的正是一直注视着场中的重伯,他一剑破去长刀来招,一口气不停向黄沙中刺出数剑,每一剑都将风沙逼退一步,同时另一只手抓住夏雨晨的肩膀向后一带,两人一齐退回马车边上。

  “老头子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一拼我的狂沙刀,夏家也不尽是窝囊废。只是可惜,不用我收拾你,你自己也要死了。”黑衣人从风沙中迈步走出,风沙渐渐平息。

  夏雨晨回头,重伯的脸色由于流血过多,已近苍白,加上刚才一动再牵引了伤势,此时已经要靠着马车才能勉强站稳。

  “重伯,你撑住,待我杀了这些贼人,前面集中肯定找得到大夫.”

  重伯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转向黑衣人,问:“朋友到底是谁,为何要针对夏家?”

  “我不管你是夏家是冬家,我们拦路抢劫,自是求财。只是,我这人抢劫的习惯,是把人全杀光。”

  “你既然有把握我们一个都逃不了,何必还要遮遮掩掩?不如痛快说出来,也让我们走得不冤枉。”

  黑衣人沉默良久,突然叹了口气。

  “知不知道,都是死,何必又多生事端?”

  说完他朝手下挥了挥手,“都杀了。”

  一声令下,周围的黑衣人团团围上,一场混战。

  剩下的四名护卫誓死护着夏雨晨和受伤的重伯,虽是英勇,无奈敌人也是凶狠之极,加之寡不敌众,瞬间又倒下一个,其他三个,也都挂了彩。仍是死命拼杀,黑衣人一下也被这搏命的气势所阻。

  重伯一把拉住正想上去拼杀的夏雨晨,说:“小姐,等下我拖住那个头领,你就趁机冲出去,冲到集里去,那里没人敢惹事。再想办法通知老爷,让他派人来接你。”

  夏雨晨咬牙,摇头。

  “重伯,侄女乃夏家之后,夏家从未出过贪生怕死之人,自是尽力拼杀,决不独自逃生。”

  说完,一挽手中剑,向黑衣人冲去。她武功较这些敌人,自然是高出不少,敌人虽是奈何不了她,但毕竟人多势众,往往是几把刀从不同方位斩来。夏雨晨也只能游走在敌人中,无法全力击杀。眼看着剩下的三名护卫又倒下一个,夏雨晨心中越来越急,手中剑也越来越快,但是破绽也越来越大。一不小心险被一刀划中手臂,连忙收敛心神。这一下,战局出现胶着,夏雨晨和重伯冲不出去,敌人一时也奈何不了他们。

  在一旁观战的黑衣人头领似乎不耐烦了,一提手中刀,飞身砍向重伯。重伯正格开一刀,伤腿一阵剧痛,头脑也是一晕,眼看这砍向他的一刀,已是避无可避。

  夏雨晨正缠斗于一圈黑衣人中,见重伯形式危急,手中剑忽现变化。在此前打斗中,她多以刺、挑为主,而这正是“听雨”的精髓所在,以迅疾的点刺直取敌人要害。然而“听雨”十式的第十式却是和其他九式大相径庭,其名“断风斩”。这一式以剑为刀,配合夏家武功身法劈向敌人,自有可断金铁之势。

  此时夏雨晨使出的正是这一式“断风斩”,无比迅速的三剑劈出,在肉眼看来,就仿佛她的剑忽地变成了三把,分别劈向隔在她和重伯间的三个黑衣人。这三个黑衣人正因为她的突然变招有些许诧异,剑光已到胸前。

  三尺青锋,却能使出有如大刀般一往无前的气势,夏家“听雨”确是了得,夏雨晨确是了得。

  三个黑衣人中反应最快的,还来得及横刀格向来剑,其他两个在想到反应之前,已然中剑。剑气由胸前直透脊背,衣物均是完好,但人却是当场气绝。那名横刀格剑的只听见一阵金属破裂的声音,接着就是一股沛然大力击在自己胸前,不由得口吐鲜血向后仰倒,虽然侥幸不死,却也是出气比进气多了。

  夏雨晨一剑了结三名敌人,身势停也不停,即刻从缺口中掠出扑向重伯,左肩以柔劲撞向重伯,要将他送出刀式范围,右手剑斜斜上刺,直取黑衣人小腹,攻其必救。

  如是这一战被江湖中人所见,以后夏雨晨的名声中,因为她父亲的成份会少去很多。且不说她手中已现精髓的“听雨”剑法,就这一瞬间的决绝果断,已足够让多少江湖男儿汗颜。

  而此刻夏雨晨根本没机会去想这么多,她所想的只是如何能够脱困。

  扑向重伯的黑衣人头领突然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把锐利的剑,他停住了,不可思议地在空中将自己的身体生生顿住,紧接一个旋身,剑尖贴着他的身体刺空。同时他手中刀借着旋转之力,狠狠扫向夏雨晨。

  这一刻,夏雨晨的剑还指向空中,重伯被她送出几丈外,还未落地,剩下的两个护卫更是全身带伤,自身难保。

  刀已至,夏雨晨一缕秀发被刀气所断,纷扬落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