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一章 漠中行

旦夜 | 发布时间:2021-04-09 05:59:31 | 阅读次数:18837

后悔当初了。原本嘛,又也不是非自己来不可以,也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帖子发回去那么多路,即使要出去走走,也不需要非看准了这一路,跟到大漠来。虽是女儿身,但自小茁壮生长在世家,父亲又从不溺宠,不但教功夫还鼓励支持她多在外穿行。因为夏雨晨也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做那些埋藏其实,每个人都会说这样的话,使用同样的格式,述说不同的内容。。...

  很多从大漠里回来的人都说,没有去过,你永远不会理解什么是真正的可怕。

  其实,每个人都会说这样的话,使用同样的格式,述说不同的内容。

  事实也确如此,大漠也好生死离别也罢,很多痛苦,从来都不能被想象真实的描述。

  从小长在江南,满眼都是秀弱的烟雨,在真正到达大漠地区前,夏雨晨一直对那些来家里拜访的叔叔伯伯们口中那幅“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画面充满向往。但此刻坐在马车里,夏雨晨热得简直要开始后悔了。本来嘛,又不是非自己来不可,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帖子发出去那么多路,就算要出来走走,也不用非认准了这一路,跟到大漠来。

  虽是女儿身,但从小生长在世家,父亲又从不溺宠,不仅教功夫还鼓励她多在外行走。所以夏雨晨也从未把自己当作那些深藏闺中,刺绣待嫁的普通女子。江湖说大也不大,加上她一年倒有十个月在外走动,渐渐地也传开了些名声。尽管这些名声有一半是冲着她父亲的鼎鼎大名,但她手下着实有硬功夫,为人处事也挑不出一根刺,这些年,确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说到她时,会竖一下大拇指。

  “重伯,都走了一天半了,怎么前面连个集市的影子都看不到?”夏雨晨忍不住拉开窗帘,询问策马走在她马车边上的老人。

  被她称为重伯的老人是夏府的管家,夏姓上几代旁系所出,自幼就在夏家帮忙,做事兢兢业业,为人又极为忠厚,上代夏家家主甚是喜欢他,教儿子武功时毫不藏私地一起也教给他,又一步步让他做上了夏府的管家。夏雨晨有记忆起,重伯就一直为她打点各种事情,因此她心中对重伯也很是尊敬。不过她一直很好奇重伯的武功有多高,按道理来说,既是她爷爷亲自传授,自然不是一般,但这么多年,重伯的确就像个完全不会功夫的普通老人一样,没有人见过他出手。

  实际上,也是实在没有机会让他出手,一年到头也没见他出几次府门,夏家几代在江湖上地位显赫,威名之下,就算偶有几个不怕死的上门找麻烦,也早就让家丁护卫料理了。所以这几年,夏雨晨也就渐渐忘记了这事。不过这次,自己提出要跟这一路帖子来大漠,父亲虽然是答应了,但史无前例地叫重伯跟自己一起来。想来一是父亲想必也知道大漠处处有危险,二来父亲的确实很信任重伯的身手,要不然,为什么会叫他来而不是府中那几个身手不凡的护卫头子呢?

  重伯在马背上俯下身子,将头伸到窗边说:“小姐,我刚问过向导,再走两个时辰,我们就该到了。”

  “总算是要到了,这沙漠里也太热了,你看这马好像都不敢把蹄子往地上踩了。”

  “小姐,其实我们还在沙漠外面,你看,地上的沙子还很薄,只是将将覆盖了地面,下面都是硬地。要不然,马也没法在这上面走。等到了目的地,就是真的到了沙漠边上了,那里边比这里恐怕要凶险好几万倍。不过所幸我们不用进去。”

  “唉,真觉得这地方和家里不是一个世界。重伯你喝点水吧,叫大家都喝点,还要撑两个时辰呢。”夏雨晨说完,又把窗帘放了下来,火辣辣的太阳晒在脸上,几乎可以感觉到皮肤在迅速粗糙发黑,虽说行走于江湖,可哪个女子不爱美呢?

  真不知道他这几年是怎么在这鬼地方过来的,夏雨晨在心里叹了口气。一晃眼就是三年了,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碰上他。要是不巧他不在,帖子自然有办法转交,可自己就算是白来了。

  所以,夏雨晨后悔归后悔,要让她再选一次的话,十有八九,不,应该是一定还会要来的。只是,距离越来越近,心里却开始有些慌张,等真正看到他的时候,自己会有什么感觉呢?他现在又是什么样子呢?还是以前那样,脸上永远挂着懒洋洋的诙谐,随时会讲一个让人听了三天后想起来还是会大笑的笑话么?

  见到他的第一句话,该说点什么呢?

  你好?太生份

  真巧啊?太虚伪,自己这一帮人,可不就是来找他的么?

  还是看他先说什么吧。夏雨晨笑自己,真是,怕什么,从来都是他怕自己的,再说,还不一定就能见到呢。虽说这几年见过他的人说碰到他的地方,都是前面这个无名集,但是也没有人能肯定他就是住在那。那些被他所救的商人,说起他的行踪来也没个准,几乎整条漠道上都有可能遇上他。

  漠道,顾名思义,是沙漠里的道路。其实沙漠里黄沙万里,根本不可能有路。只有最有经验的向导,才能靠着几里几十里的一个不起眼的路标,靠着风向和太阳的方向,找到这条能穿过沙漠的道路。几年前,有商人活着从沙漠里回来,从此关于沙漠那边的传说就吸引了不计其数的商队走入这片死亡之地。

  传说穿过沙漠,再走过几千里的戈壁,可以到达另一个国度,在那里,丝绸可以换到十倍于中原的黄金。

  能穿过沙漠的,只有这一条漠道,有人成功了,一夜暴富,但更多的人就再也没有出来过。在里面,再好的向导也不能保证任何事情,一旦失去方向,满眼毫无差别的沙丘会变成一个巨大的迷宫,人只能不停在里面兜圈,直到耗尽最后一滴水,最后一丝体力。风沙会迅速掩盖住尸体,人就像被吞噬了一样,什么都不会留下。

  地平线的尽头,终于依稀出现了一些模糊的影子。重伯轻轻敲了敲马车,说:“小姐,我们要到了。”

  夏雨晨把头伸出窗外,太阳已经离开头顶很远了,所有人都影子都长长地拉在身后。看着前仿佛废墟的小集市,夏雨晨吐了口气。

  “重伯,天黑前我们能到了吧。今天晚上总不用再住帐篷了。也不知道那破地方有没有客栈。”

  “大概再走半个时辰就到了,我想,既然往来的商人都会在那里歇脚,客栈该是有的,也许条件还不会很差。”

  夏雨晨心想,只要有热水能让她好好洗个澡,其他就都不是问题了。这两天在这种地方赶路,水又如此宝贵,她连脸都没洗一下,只觉得全身都镶满了沙子似的。一想到能洗个热水澡,她几乎迫不及待要赶向前方了。

  不只是她,周围所有的仆人,护卫,一个个都不见了连日在暴晒中奔波的疲倦,只有满脸的喜出望外,有几个兴奋得放开了缰绳,在马上举手欢呼。连一向沉着稳重的重伯,脸上也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喜悦,从马背上解下水壶,准备好好地喝两口。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