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6章 阿戚,我在,一直都在

习习凉 | 发布时间:2021-04-08 | 阅读次数:15001

“扫把星,好大的胆子耍我!”狼狈倒在地上的戚美惠勃发大怒。她争扎坐起,伸出手扯住叶冰离的头发,狠狠地往地上砸。似是要溅血于此,分成个你输我赢。叶冰离没反抗意识,任凭戚美惠对她她挣扎坐起,伸手扯住叶冰离的头发,狠狠往地上砸。似是要血溅于此,分出个你输我赢。。...

“扫把星,竟敢耍我!”狼狈倒在地上的戚美惠勃然大怒。

她挣扎坐起,伸手扯住叶冰离的头发,狠狠往地上砸。似是要血溅于此,分出个你输我赢。

叶冰离没反抗,任由戚美惠对她施暴。这种简单的冲撞,她不在乎。

但如果能让戚美惠减轻痛苦,她就顺手推舟还人情吧,毕竟当初戚日濡对她很好很好。

立在一边的戚月染大步上前,拉住戚美惠的手,对她默默摇头。

戚美惠懊恼丢开叶冰离的黑发,气鼓鼓别过头。被丫头片子耍得团团转,她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披头散发的叶冰离摸了摸有些酸麻的额头,抬眸看向愤愤不平的戚美惠。

“阿姨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我知道那场车祸,对您影响很大。但我不是受益者,我父亲溺死,我和日濡婚事泡汤。您一己之见恨我,我不怪您,您是长辈。

只是凡事都有分寸底线,因为我们是活在世上的人。日后,我会来照顾您。不过,您要想好,您到底要什么,又隐瞒什么。这场车祸死得到底是谁,我希望您坦诚相待。”

叶冰离看到戚月染来了,才会说这些话。她必须让戚月染知道,他自己是谁!

“死得是谁?死得是我儿子!满意了吗?满意了就滚,我不需要你来献殷勤,给我滚!”戚美惠像只暴走的野兽,张牙舞爪扑向说风凉话的叶冰离。

戚月染扣住戚美惠的手,给管家戚伟使眼色。

戚伟点头抱着破口大骂的戚美惠离开,心痛戚美惠的遭遇,痛恨巧言雌黄的叶冰离。

“阿戚!”叶冰离欢天喜地爬起来。

他竟然为了帮她,把戚美惠赶走了。他终于想起,他是谁了吗?

“闭嘴!不要以为,我会轻易原谅你!”戚月染看到叶冰离笑,厌恶至极避开视线。

她凭什么笑?有什么资本教训戚美惠!

“阿戚,你看着我,看着我!你不是戚月染,你是戚日濡。你骗得了谁,也骗不过我。我不信整容可以让你像自己,又不是自己。你就是我的阿戚!”

叶冰离扯住戚月染的衣领,踮脚逼他和自己直视。

戚月染听到叶冰离一直在他耳边说,他是阿戚,她的阿戚。

他胸口起伏不断,脑海里仿佛电闪雷鸣般,闪着光亮又炸响轰鸣。他急忙闭上眼,颤栗摇头。

“阿戚,我在,我一直都在……”叶冰离抱着戚月染苍白的脸,揪心呢喃,替他擦汗。

她会陪他,陪他走过风雨,记起所有。

戚月染倏地睁眼,抛开脑海中所有叫嚣。

那天的车祸,他坐在副驾,死的是主驾上的戚日濡。戚日濡因为去找叶冰离而死,是,是因为叶冰离!

“不!我是戚月染,是你害死我哥!”

“不,我清楚地知道,你是阿戚!”

叶冰离和戚月染揪着彼此的衣领,互不相让。

戚月染近距离观察叶冰离吹弹可破的皮肤,左心口激烈冲撞。她是美的,每每盛放都那么自信不疑。

那他,就亲手摧残这自信,又如何?

“呵,二少带你去金域湾,让你看看阿戚是什么人!”戚月染狭长眼眸眯起,勾手抱住小蛮腰,狞笑离开。

叶冰离忽然想挣脱戚月染。他眼中冷意她接受,可他嘲弄地如此自然,她无法把他和戚日濡联系到一起。

是她,错了吗?

——

“甘姐,新头牌好得很,今天让她继续伺候我。”戚月染风尘仆仆走进金域湾,心情好得一塌糊涂。

叶冰离默不作声跟着,她又回来砸场子,甘以微的脸一定很复杂。

“好好,我们冰灵能得二少青睐,三生有幸。”甘以微活络和戚月染说笑,没忘给叶冰离换称呼。

这丫头,昨天眼睛都快挤瞎了。

又想起什么,甘以微多嘴插话:“二少您向来大方,可别亏待我们冰灵啊。她父亲欠债不少,您多帮衬,冰灵自然感激不尽!”

叶冰离惊讶抬头瞪着甘以微。

她是说过家里欠债,但她是因戚月染经常出入金域湾,才会来。可甘以微怎么对戚月染说这些?

完了,他又找到戏弄她的理由了。

叶冰离死死低头咬唇,不停掰弄手指,局促不安。

戚月染冷冷回头打量手足无措的叶冰离。

这样慌张的她,他瞧了畅快。可爽快后的空虚,无所适从。

“话不必说两次,昨晚不是说过她穷得要出来卖吗?”戚月染冷哼转身,好心情一扫而空。

叶冰离当头棒喝,戚月染昨晚知道她欠债?

“昨晚你走了没多久,二少回来找你。哦不,他说找钥匙。我顺嘴一说,别怪甘姐多嘴。”甘以微拍拍叶冰离肩膀,推她上前。

“冰离啊,机会要把握。二少不吝啬,伺候好了,好处少不了你。既然出来做这行,放开点。今天衣服选得好,男人就有些特殊癖好。”

甘以微赞许点头。叶冰离这身佣人服,有点味道。单纯又不简单,果然是可栽培的好苗子。

叶冰离的目光紧盯背脊挺直的戚月染。他还是爱穿白衬衫,还是设身处地维护她。

他是得知她欠债,所以留她做保姆,刚好也能应付戚美惠。

这样处心积虑为她考虑,还说不是她的阿戚。

“切,躲猫猫很好玩吗!”叶冰离脚踢地面,嘴角梨涡抑制不住上扬,小手兴奋捏裙摆。

她的心飘飘然,可又害怕面对。

他不会再拒绝她了吧?

“哟,二少来了啊!可想死静静啦!”

“梅梅啊,来二少抱抱。”

“二少,你喊我呢?梅梅来了!”

看到戚月染又左拥右抱,畅快地好不快活,叶冰离抬起的脚重重落下,双手紧攥成拳。

“叶冰离?这么巧!”韩静音扭小腰走来,斜睨失魂落魄的叶冰离,又看看正风花雪月的戚月染,捂红唇笑了。

“二少,你的老同学想请你喝酒,给个面子呗。”韩静音故意提高音量,余光里叶冰离面色一沉,她更乐开了花。

“韩静音?”戚月染回眸看向衣着不凡的韩静音,勾唇笑道,“韩大美女也来喝酒?走吧,今儿不醉不归!”

“甘姐,把我珍藏的82拉菲拿来。就她吧,来服侍我和二少。”韩静音挑衅盯着叶冰离,趾高气昂走向戚月染。

叶冰离感觉自己一定看错了,她的阿戚怎会抱着韩静音走进包房?

可天黑了,她视力再好不过,怎会看错?

“去吧,记着,顾客是上帝。”甘以微将价值不菲的拉菲塞进叶冰离怀中,叹气离开。

叶冰离闭眼深呼吸,只当她是图钱不图人的陪酒女吧。

只有这样才能更靠近他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