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第两百六十六章 风无相

笔为峰 | 发布时间:2021-04-08 05:59:38 | 阅读次数:28257

本网提供更多了笔为峰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踏烂玉京》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两百六十六章 风无相微信在线深度阅读。不二庄主笑道:“这是一个问答游戏,您只需回答我几个问题,如果答案让我满意,你就可以见到我,我们便可把酒言欢。”。...

“什么样的游戏?”屠小刀一直在用神识探查躲在暗处的庄主,但毫无所获。

不二庄主笑道:“这是一个问答游戏,您只需回答我几个问题,如果答案让我满意,你就可以见到我,我们便可把酒言欢。”

“假如我回答得让庄主不满意呢?”屠小刀问道。

“如果你的回答让老朽不满意,那么你将会死无葬身之地。”不二庄主冷冷说道。

“那么我尽量回答得让庄主满意吧。”

“你是否进入过轮回塔?”不二庄主问道。

“进去过。”

“你修习了‘般若心经’?”

“不错。”

“酒肉和尚将佛珠手串也传给了你?”

“是。”

“好,很好。”不二庄主的语气间带着喜悦之意。

“庄主,我的回答让你满意吗?”屠小刀问道。

“满意,很满意!”不二庄主说道。

“那么,我是否可以和庄主‘把酒言欢’了?”

“哈哈哈……”不二庄主笑道,“可以,自然可以。”

这时,听雨轩外突然走进来一个童子,那童子对屠小刀说道:“屠公子,请随我来。”

那童子说罢,领着屠小刀出了听雨轩,沿山势向上而行,屠小刀突然以密语对那童子说道:“我感觉你很眼熟,我们之前在哪里见过?”

那童子头也不回,也用密语说道:“公子此前来过不二山庄?”

“没有。”

“那我们之前就没有见过。”

“无双盗!”屠小刀突然冒出了一句。

“公子说什么?”童子转头看向屠小刀,目中闪过一丝狡黠之意。

“你和引我来此的易言不就是无双盗吗?”

“我不知道公子在说些什么。”

“原来你们一直在跟踪我,”屠小刀说道,“药神山上的严虚和严实,水晶囚牢中花市上的刘川和臧井,如今你们又在不二山庄现身,你们到底有多少身份?”

“嘻嘻……”童子笑了,对屠小刀说道,“屠公子,你绝对看错人了。”

“‘不二’、‘无双’这两者听起来仿佛有什么关联。”屠小刀喃喃说道。

童子自知言多必失,便不再言语,不久之后,前方出现一座小亭,名曰:临风亭,亭中坐着一人,容貌清瘦,头大额凸,其貌不扬,看来当是庄主。

童子领着屠小刀进入了亭中。

屠小刀冲庄主抱拳道:“庄主久候,还未请教庄主名讳。”

“老朽姓风。”庄主抬手道,“屠公子请坐。”

“谢庄主。”屠小刀说毕,便落座了。

童子过来替两人斟酒,屠小刀问道:“在下和庄主素未平生,庄主缘何说我们是故交?”

“哈哈,”庄主笑道,“老朽常在屠公子左右,只是屠公子对老朽视而不见罢了。”

“哦?”屠小刀听不二庄主所言,甚感诧异。

“屠公子,满饮此杯。”不二庄主举杯说道。

“庄主请!”

两人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屠公子与佛有缘。”不二庄主停杯说道。

“庄主此话怎讲?”

“屠公子,你小小年纪便能进入轮回塔修炼佛法,难道这不说明你与佛有缘么?”

“哦,经庄主这么一说,在下与佛倒真有一段机缘。”

“屠公子是否知道佛的缘起?”

“还望庄主赐教。”

“世上修道之人,开口闭口便是大道法则、神通功法,只求知其然,却不求知其所以然。”说至此,不二庄主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庄主之言振聋发聩。”屠小刀也饮下了杯中之酒

“这样的修道之士,到头来不过是大道的傀儡罢了,他们永远也走不出大道的困局。”

屠小刀凝神倾听,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所以修道一途,若要有所建树,则需真正感悟大道,而非被大道局限和左右。”

“嗯。”屠小刀点头。

“但这方宇宙都是由大道所化,我们身在其中,故而难以认清大道的本来面目,这又当如何?”

“是啊,”屠小刀点头,“我们目之所见,鼻之所闻,耳之所听,体之所感,心之所想,无不皆由大道而来,可惜的是,全都是盲人摸象,以偏概全。”

“非也,”不二庄主摇头道,“屠公子你可知道,我们的目、耳、口、鼻无不受大道蒙蔽,固有‘道可道,非常道’之言,但作为人族,独有一样东西却不受大道的羁绊,屠公子可知晓是哪样?”

“在下不知,”屠小刀说道,“还请庄主赐教。”

“在我们的心灵之中,有一所在,清净无垢,不生不灭,圆满自洽,能生万法……”

屠小刀听不二庄主此言,眼中立时放出光来,连忙问道:“庄主,那是什么样的所在?”

“那便是吾等之‘本心’,不受色、欲、相的困扰,能跳出大道之外,感悟大道,审视宇宙。”

“在下懂了,”屠小刀说道,“这便是佛法的缘起了。”

“哈哈哈……”不二庄主大笑起来,“屠公子果然一点就通!”

“在下随师尊修道之时,尝闻佛教中有两位赫赫有名的尊者,其中一位尊者法号风无相,不知庄主可识得他?”

不二庄主对屠小刀所问之事避而不答,反问道:“屠公子你能否告知老朽,在轮回塔中你都经历了些什么?”

庄主问毕,双目瞬也不瞬地盯着屠小刀。

“在下不过随着师尊在其中修行了一年而已。”

“屠公子的‘般若心经’是何人所授?”

“自然是家师。”

“是酒肉和尚传你‘般若心经’?”

“自然。”屠小刀举杯道,“庄主,在下敬你一杯。”

不二庄主举起酒杯,却不饮酒,对屠小刀说道:“屠公子说谎。”

“庄主何出此言?”

不二庄主说道,“老朽虽不知轮回塔内的情形,却也能推测出个大概,当是佛祖传你‘般若心经’,否则,酒肉和尚何以会对你如此看重,居然将七十二门的掌门之位传于你,甚至连佛珠手串都传给了你?”

“在下何德,能让佛祖传我佛经?”

“所以,你究竟做了什么,居然能让佛祖传你心经?”不二庄主盯着屠小刀说道,“屠公子,可不要对我说谎。”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