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第3章 真的很欠揍

方然 | 发布时间:2021-02-23 | 阅读次数:3191

她不喜欢这种被人需的感觉,出了狄岩,除了谁是离开了了她就不行啊的呢?她但是是一叶孤舟,飘摇不定在风雨之中,一个浪头下去将她没入水中,就再也没人记得我。和闺蜜想的相反地,她很和闺蜜想的相反,她很清楚地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又是什么禁锢住了自己的脚步。但是她心甘情愿,甚至不愿意去想更遥远的事情。。...

她喜欢这种被人需要的感觉,出了狄岩,还有谁是离开了她就不行的呢?她不过是一叶孤舟,飘摇在风雨之中,一个浪头下来将她没入水中,就再没有人记得。

和闺蜜想的相反,她很清楚地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又是什么禁锢住了自己的脚步。但是她心甘情愿,甚至不愿意去想更遥远的事情。

“木小姐?”一声温润的男声响起。

木子轩惊醒,抬头看见一个正微笑着看她的男人。

木子轩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认识了这样一个人,迟疑地问道:“请问你是……”

男人微笑,金丝眼镜下的双眼温和无比:“您好,我叫凯森,受人所托前来。”

“啊,凯森先生,”木子轩还是不太明白他的来意,“受人所托?”

“是的,木小姐,有一个病人需要您的看护,”凯森指了指医院外面,“请问现在方便吗?”

木子轩苦笑,因为险些酿成大错,她被暂时停职了,急功近利反而适得其反,讽刺得要命。于是她点了点头,跟着凯森出去,走向医院外面的咖啡厅。

凯森坐定了,点了两杯咖啡,才从文件包里取出文件来,递给木子轩。木子轩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疑惑地接过来,发现是一份协议书。

凯森微笑着说:“我想,木小姐最近可能比较需要钱。”

木子轩惊然抬头,警惕地看着凯森。

凯森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反应,继续说:“我家老爷派我来找您,给我家少爷做看护,试用期一年,一个月工资两万,包吃包住,过了试用期工资还会再涨。”

木子轩听见这么好的条件几乎目瞪口呆,随即加倍的戒备起来:“究竟是什么样的工作才会有这么高的工资?我希望你能够把工作的所有内容都告诉我,不要有任何隐瞒。”

“我们家少爷每三个月都有一段时间非常虚弱,这段时间就需要一个有专业素养的人来做看护,平时只需要陪着少爷就行了,在他有需要的时候给予一定的看护,没有需要的时候您可以保有自己的私人生活。当然了,我也会保证您不会受到任何虐待。”

“但是,试用期期间不允许辞职,只能等一年之后才能不做。在这一年里,您不能和外界有联系,就是离职之后也不能和任何人提及在任职期间的遭遇,在任职期间您看到的和听到的,都不能有半点泄露。这一点,我们会派人对您进行长达一年半的监听监控,如果有所违反,我想后果您应该知道,不会让人太轻松。”

木子轩听了才明白,难怪这么个看护工作怎么会工资这么高,原来是这样。

木子轩一言不发地搅拌着面前的拿铁,上面漂亮的奶油已经被她搅得乱七八糟。

凯森也不着急,等她思考了一段时间之后,才缓缓地说:“木小姐,在来之前,我们对整个市里所有的医生护士都做了详细的调查,其中不管是性格还是本事,您都是很适合的一位……”

“因为我缺钱,所以就变成了最适合的一位,对吗?”木子轩自嘲地笑了笑。

凯森也笑了起来:“是的,确实是这样。因为这个条件有些苛刻,所以能够答应的人并不多。我想,木小姐既然都能够一天做五台手术了,这么点小困难怎么能难倒您呢?”

木子轩不答话,抬眉看了他一眼:“你是你主家的律师?”

“不,并不是,”凯森优雅地笑了笑,镜片下的眼睛温润如水,“其实我和木小姐是同行,我是医生,在您工作的地方附近开了诊所,平时也是老爷的私人医生。”

“你很年轻。”木子轩喝了口咖啡。

凯森说:“年龄并不能成为判断我专业水准的标准,木小姐您说呢?”

木子轩笑笑:“那为什么你不去给你家少爷做看护?”

“嗯,因为我家少爷……脾气有一些特殊,可能需要有人长期跟在身边,我不能给少爷最完美的照顾。”凯森的话说得十分漂亮。

木子轩心想,好嘛,又多一条脾气差。

木子轩开口道:“这个协议我会签,不过在此之前,我能知道我即将看护的人是谁吗?”

凯森礼貌地笑道:“木小姐,这些都是主人家的隐私。不过我能告诉你的是,这是一个身材很棒长相英俊的优秀青年。”

木子轩脑补一个病娇暴躁、八块腹肌、相貌英俊的……优秀青年,发现自己完全脑补不出来。世界真奇妙,居然还能创造出这种自相矛盾的人来。

当她签完协议才半开玩笑地问凯森的时候,凯森说:“我们的少爷,姓冷。”

木子轩:“……”

“我能后悔吗?这个当我没签可以吗?”

凯森的笑容纹丝不动:“抱歉,不能,您在落笔的那一瞬间,这份协议就已经具有法律效力了。对待法律,我们可不能如此草率,木小姐您说呢?”

木子轩发现自己真的好想把面前的男人暴打一顿,这偷换概念换的简直不能忍。

然而当她当天下午刚和狄岩告别完就被凯森接走,送到冷府的时候,木子轩再次沉默。

世界敢不敢不要这么小!难道世界上的总裁CEO黑道白道只有冷泽一个人吗!难道她要和那个恐怖的男人相处一整年吗!

凯森看出了她的畏惧和抗拒,笑道:“木小姐,不用紧张,您和我家少爷见过面了,比起陌生人来肯定要熟悉一些,这样不是更顺手一点吗?”

木子轩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不要笑了,你这样笑我真的好想打你。”

凯森:“……”

木子轩:“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被坑了呢?你告诉我,是不是一上来你就准备好要坑我了?”

凯森再次礼貌地微笑:“木小姐,您想多了。”

木子轩:“告诉你不要笑了!真的好欠揍啊!”

进冷府的时候,木子轩真的有种想要泪流满面的冲动。她战战兢兢地在凯森的陪同下上了楼,看见了穿着一身衬衫站在床边的冷泽。

房间里没有开灯,昏暗无比,从窗外打进来的光线将他的侧脸照亮,从额头到下巴一直到脖颈的线条流畅而漂亮,他看着窗外,身上的戾气被无意中收敛起来,好像只是一个俊美的青年一般。

他穿着雪白的衬衫,饱满有力的肌肉线条从衬衫里勾出形状来,让人浮想联翩。下身就是一条西装裤,和上次看到他的时候穿的差不多,但是因为角度问题,这一次更加显得他的身材挺拔高大。

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冷泽缓缓地扭过头来,看见了屋里的两个人。

当目光落在木子轩脸上的时候,冷泽连一点停顿都没有,就问:“这是谁?凯森,我都说了我不需要看护。上一个看护走了就走了,有什么都不了的?”

木子轩:“……”

凯森说:“少爷,这位小姐您应该见过的。这是A市第一医院的护士,专业素养非常好,我相信她能够给您最好的照顾。”

冷泽仔细地看了看木子轩,恍然大悟:“哦,就是那个被渣男骗得团团转还不知道的蠢女人啊?”

木子轩:“……”

凯森微笑:“是的,这说明她的脾气好,很快就能和少爷您磨合好。”

冷泽冷笑:“你在说我脾气不好?”

凯森仍然在笑:“少爷,您和我们不一样,不需要迎合他人。”

木子轩:“……”

冷泽不耐烦地挥挥手:“走吧走吧,最讨厌你这张嘴了,说什么都这么圆滑,黏黏糊糊的听着就难受。”

凯森顺从地退下了,木子轩也战战兢兢地跟在他身后想走,身后冷泽扬声道:“你站住!”

木子轩立刻停住了脚步,转身不安地看了看冷泽。

冷泽不耐烦地说:“你的房间在后面的屋子里,没事不要来打扰我。每天晚上看到我回来了自己机灵点儿上来,看到不该上来的时候就别来,听见了没?”

木子轩心想,什么是不该上来的时候?她怎么区分啊?但是她也不敢直接问他,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说:“那……我能下去了吗?”

冷泽挥挥手,木子轩就圆润地滚了。

一边整理东西,木子轩回想起来那天那个尴尬的吻,不禁脸皮发烫。她不由嘀咕起来,和狄岩接吻怎么都没有这样的感觉?真奇怪。

晚上她睡了没多久,就突然被吵醒了。吵醒她的是一阵杂声,好像是从前院传来的,木子轩本来不想起床的,但是想一想说不定冷泽有什么需要呢,于是还是勉强爬起来了。

然而刚刚感到前院,木子轩就怔住了,站在原地,浑身血液倒流,手脚霎时间冰冷下来。

前院灯火通明,一个人被按在长条凳上,浑身血污,另一个人拎着鞭子,一鞭子下去,就是皮开肉绽外加一声惨叫。

冷泽穿着衬衫马裤皮靴,双腿伸直搭在面前的脚凳上,锃亮的皮靴在灯光下闪烁着冰冷的光芒。而他的手中浑不在意地玩弄着一把枪,手指灵活地上下翻弄,神色冷漠,浑身上下散发着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那种逼人的压迫感,完全没有染血,却比地狱修罗还要可怖。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