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第四章 助鬼为虐

夏成蹊 | 发布时间:2021-01-14 15:11:17 | 阅读次数:21953

但夏狸非常讨厌那扇大门后的一切。  杀戳,憎恨,愤怒的,无助,除了死亡……。  连昏黄的灯光,都熄了。战斗中的狂气能量波,被干扰了电磁波的正常地运行,爆走的电流,将也可以催毁的一切,都通通催毁了。  “跟随我干什么?的话你会觉得我好上身的话,我会不介意杀了但一切的前提皆是,他们能够从五维世界不断的召唤中,一直存活下去。。...

  持有狂气的人类,不管是否去过五维世界,都有一个令人忌惮的特殊名字,那就是——觉醒者!

  他们觉醒了五维世界的力量,在现实的世界中,几乎拥有了对普通人生杀予夺的特权。

  但一切的前提皆是,他们能够从五维世界不断的召唤中,一直存活下去。

  真正的五维世界,并不是觉醒者共鸣出的血色静止领域——那充其量就是四维世界与五维世界的夹缝,真正充满神鬼魔怪的五维世界,需要打开那扇血色的魔鬼大门,进入其中。

  但夏狸讨厌那扇大门后的一切。

  杀戮,憎恶,愤怒,绝望,还有死亡。

  连昏黄的灯光,都熄灭了。战斗的狂气能量波,干扰了电磁波的正常运行,暴走的电流,将可以摧毁的一切,都统统摧毁了。

  “跟着我干什么?如果你觉得我好上身的话,我不会介意杀了你!”

  与呼啸的警车擦肩而过,夏狸停下了脚步,回视一眼身后缀行的女鬼。

  他的眼神很慑人,普通的灵体根本不敢与他直视。

  树叶哗哗的响。灵体的阴气会让空气的温度降低,让空气发生对流,形成阴冷的风。

  “夏狸,你是个好人。”女鬼拨开了自己垂下的鬼发,那沾染了阴浊的灵丝,像是湿掉的海带一样缠绕在一起,让人觉得很恶心。

  一根根显眼的青筋,遍布在女人的脸上。那是阴气行走的脉络,破碎的妆容,只依稀能看见当初的容貌。

  “呵呵,陈小姐你真会说笑。”夏狸认识这个女人,三个月前跳楼自杀的女护士,年前还因为大门给她开慢了,而被骂了一句“穷吊丝,土包子”。

  但他夏狸,真不是一个记仇的人。

  “守门去了。”夏狸也不纠缠,虽然女护士生前还有几分姿色,但她已经死了,而且死后的样子不敢恭维。

  “我不是自杀的,是陈子聪害的我!是他把我推下楼的!”女鬼追了上去。

  她不甘心,她要揭发陈子聪在她身上犯下的罪行,要让他身败名裂,不得好死!

  “哦,这事我知道。那天我巡过住院部,正好在楼下看到。”

  女鬼原本就散大的瞳孔扩张到了极限,几乎不敢相信夏狸说的事实。

  “……你死的样子真是惨,头部先着地,啪,四分五裂,恩?……那画面太糟糕,还是不要想起的好。”

  夏狸摇着脑袋离开,女鬼却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这个男人,真的是人吗?

  想起方才他瞬间用“赦令”锁住自己,杀向那些人类觉醒者的样子,一股子寒气从头凉到了她的脚底。

  “你还是赶紧去报仇吧。今晚,陈医生也正好要留下看护一个病人,他的阳气很弱,正好一个人呢。”

  夏狸微笑着怂恿道,女鬼却神情一怔,双眼瞬间放出兴奋的绿光。

  “真的?”

  “急诊栋,五楼302病房,快去让他也享受一下,飞翔时以脸着地的快感吧,我看好你喔!”

  夏狸难得幽默了一会,因为“推狗下茅坑”这种龌龊事,一直都是他爱好,可不能丢掉。

  更何况,人在其位,就要谋其事。

  他是医院的劳工。院长儿子陈子聪在医院里的口碑并不好,不仅有勾引人妻的恶名,而且还喜欢恃强凌弱、欺负各种小护士,严重影响了第三人民医院的整体形象。

  他得为第三人民医院这个大花园除除草,否则,到发工资的时候,他会觉得羞愧,不能理直气壮。

  “请你帮我!我进不去!”女鬼盯着那犹如伏在黑暗中的巨大鬼影。那里是她死的地方,生死那一瞬产生的恐惧磁场,会扰乱她的灵体,抗拒她的进入。

  “哦,是哦,你就是死在那里的。”夏狸拿住猎刀,让女鬼恐惧了一瞬,然后以女鬼为载体,画出一枚赦令,用阴阳之力完全混乱了她的灵体场能。

  赦令,是一种战斗技巧的演化。五维生物将能量以流动的形式刻在某个介质之上,便是赦令。

  赦令的种类无限,力量与铭刻者的力量成正比,增幅量随赦令的精密程度一同成长,系数待定。

  不过,夏狸并没有系统的赦令知识。他的赦令,都是从一本“魔鬼之书”上学到的,而那本书的主人,现在不知所踪。

  “去吧,孩子。今晚是个复仇之夜。”打乱女鬼身上的狂气气场,夏狸头也不回,去了医院正门。

  赦令成功的刹那,姓陈的女鬼,感觉自己身体某种东西被解放了。发出一声凄厉鬼嚎,兴奋得整个鬼影都化成一道阴风,吹进了阴气沉沉的第三人民医院。

  门卫室被狂气的余波擦了边,点燃了烛火。再往医院内部走,就能隐隐听到发电机组的声音。

  因为电力突然中断,让第三人民医院的用电,自觉的缩减了一些。远远只看到正在使用的住院部,灯光常亮;而住着病危着的急诊楼,则影影绰绰,只有几盏恍若长明灯般,稀薄清冷的灯光。

  “钱大叔,我来替你班了。”

  门卫室里,一个中年在狭窄密闭的空间中走来走去。

  听到声音的刹那,他猛得蹦跶了起来,一把拉住夏狸,惊魂未定道:“夏狸,你听到刚才的声音了吗?”

  “吼!”夏狸张开嘴,舞着爪子,装腔作势地的嚎了一声。

  “是这样吗?”他天真无邪的问。

  “……”

  “嗨!说了你也不信。”钱大川一跺脚,急急忙忙又套了一件便服。

  “今晚邪乎得很,你最好别去巡逻了,就在门卫室里睡一会吧。估计院部的那几个家伙,也不会到处去逛。”

  钱大川给了忠告,撒腿便跑了路。

  这天气真是莫名的冷,还是回家抱媳妇的好。哎……希望媳妇不要再吵着要离婚……

  夏狸咂了咂嘴,淡淡的看着钱大川远去。

  黑暗中,一道阴影沿着急诊栋照在院中草坪上的日光灯线,缓缓飘了上去。

  像是一张浅黑色的幕,轻轻地盖在了封闭的盒子上。

  刹那间,急诊部四面参天的大槐树,统统都摇晃了起来。

  栖息其中,几十上百,没有智慧的灵体,像是什么受了指引,全都汇聚在了一起。

  鲸吞江河,一口吸入。

  门卫室的风铃,晃得山响。

  刹那间,一股能量混杂的怨念勃发,狂气滔天!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